想象中的北京胡同,是静谧、整洁、和谐和安详的。当我进入胡同区,坐在人力三轮车上,伴随着清脆的铃声,穿梭在齐整的四合院中却少了这种感觉。

我的北京胡同之旅是从北京最早的胡同烟袋斜街开始,却全然没有印象中的影子。除了古旧的凸凹不平且积满泥水的青石板证明着它的历史,两边的房屋则丝毫看不出岁月的沧桑。房屋虽极力想保持古朴的风格,但看起来格外别扭。家住与店铺混杂着,内衣毫无遮掩地晾在街边,嗡嗡的苍蝇肆无忌惮地戏虐着墙角的垃圾。

穿过了烟袋斜街进入胡同区,才慢慢地找回了一点感觉。午后的阳光照在胡同里几棵稀疏的杨树上,又从叶隙间漏下来,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鸟儿、蝉儿似乎也不忍打破这份宁静,默默地不做声。远离闹市的胡同,有种清幽,仿佛隔市般。没有地图,只知道所有的胡同都“透气儿”,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瞎走。也正因这样,才令胡同之旅惊喜不断,充满趣味。比方说,拐两个弯儿,碰到了钟鼓楼,再走一段,摇曳风骚的柳阴后竟是恭亲王府,也就是大贪官和砷家的后花园。还有北京市第十三中学,竟是涛贝勒爷王府。嘿!坐在百年的老式建筑里学习现代的科学文化知识,大概别有洞天。这所学校,将古典与现代完美地结合了起来。

在江南长大的孩子,对细雨绵绵的青石板小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青花布小伞,撑开了头顶一片成长的蓝天。伞尖的水滴总是随着银铃般的笑声一同飞溅出来,在雕花窗棱之间刻出年轻的痕迹,掷地有声。

胡同就是北京的巷子,但胡同和江南的巷子不一样。胡同不适合旋转,不适合撑青花布伞,不适合飞奔和肆意地欢笑。北京的胡同是屋宅之间挤出来的无法称之为路的路,是被现代都市越挤越窄的黑白年代。

远看狭窄不可过人的胡同,走过去了,居然还能伸开双手,感受一下青砖碧瓦上苔迹斑斑的沧桑,感觉一下凝固在斑驳之间的苍茫岁月。胡同虽窄,两面的窗瓦虽多,却没有摇摇欲坠的感觉。墙灰一层一层地覆盖着无数个过去的时代和过去的人的灵魂,他们在无声无息中保佑着胡同里的匆匆路人,一路平安。坚实的墙带来家的温馨,走进去就感到宁静和安全。

走着走着就会来到拐角、三岔口或者热闹的街口,眼睁睁地看着红门青瓦暴露在繁华都市的背面。热闹、繁华、喧嚣是与胡同格格不入,可是现代生活就意味着热闹、繁华、喧嚣,黑白年代的胡同被庞大的历史车轮越碾越窄、越碾越脆弱,就像慈祥安逸的老人,静静地等待着那个注定时刻的到来。

时间斑驳在砖缝瓦沿,岁月褪色在和风清雾之间。

胡同就这样被现代孤立着,孤立着。对于喧嚣来说,街头巷角到底意味着什么?胡同的岔口通向繁华,岁月的岔口又通向哪里?

我喜欢随随便便地站在胡同的某一个犄角旮旯里,抬头看天。胡同的上空有数不完的云彩、零零落落的鸟雀和白猫闪过墙头的背景。喜欢凝望胡同两侧屋顶刻画出来的天的形状和风采。屋顶排列成什么样子,那一线天空就是什么形状,只取它应得的那一部分,没有一丝的贪婪与张狂――也许这是胡同才有的朴素与魅力――浮华都市的上空被错落不齐的高楼大厦划得支离破碎,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形状,是破碎还是完整;纵然有无数的霓虹点缀,也无非是残缺不全的罢了。城市的天空被如箭的高楼逼迫着后退到无穷高远的地方,凄楚寒冷地远离人的世界,只在遥远的地方畏畏地看;而胡同上空的天却温柔地附在胡同顶上,温暖着胡同里的每一方天地,温习着胡同里每一丝和谐的气息。

可是为什么,胡同只剩一线天空,都市却还将这条线越减越短……

胡同里数不尽的是红门旧锁,矮房旧居。皱纹深陷、颤颤巍巍的独居老太太,袒露着干涸的泪眼,平静地怀念着早已离开的老伴,把一腔思念洒在旧窗外盆栽的红花绿叶上,久而久之竟也播洒出一片漫溢的馨香来。我一直诧异于老妪们的神力――那么矮小的窗架上下、方寸之地,竟能种下五六十盆花草,而且盆盆花香四溢、绿意醉人,是什么力量让她们轻而易举地做到这连花匠都难以完成的奇迹?扬着脸蛋儿的花花草草在舒展的花瓣和新叶上写下了答案:是一代代人续写的胡同文化的神韵,是续写胡同文化的代代生命的力量。

植物吐着新鲜的气息,从胡同角的矮窗架一并蔓延开去。这些现代物质是在装点着胡同,还是在慢慢地吞噬着一切?红门旧锁尘封了什么,胡同文化又被尘封在哪里?

我的双手顺着藤蔓,在红门旧瓦上细细摩挲,父辈年轻时飞驰在自行车上的样子又复映在斑斑墙之上,岁月在车轮下飞驰而过,停在白发苍苍的今天。小小的颓废,是藏匿在胡同角落里的原始和曼美。胡同的命运会怎样,我不知道,也不忍知道……

细雨黄昏,我又回到江南的青石板小巷,那个刻着我的童年的地方。一时间竟难以习惯雨巷的宽阔和喧闹;我想我是融进胡同的沧桑里去了。突然就明白了胡同角上屋檐滴水的意义:滴水穿石,滴不破的是时光的积淀。每一个走过胡同的清晨黄昏的人都可以了解,你可以,我也可以的。

谁有关于胡同的作文500字

老北京的胡同传承着历史的文脉,而南锣鼓巷是其中的一条老胡同。

人都说北京人不喜欢去著名旅游景点,但是我却对南锣鼓巷情有独钟,童年的记忆把它从海底推到沙滩上。

也许是4,5岁时,妈妈一下子兴致大发,说想带我去南锣鼓巷逛逛。那时的我,内心对一些事物都充满好奇。年幼的我猝不及防地与它相遇了。古老而呈灰黑色的四合院,幽静的街道,时有时无的树荫...... 这一切宁静的事物,让本来就喜欢安静的我,一下子对它的好感值倍增。这时的南锣鼓巷虽然安静,但他却也是丰盈的,是充满了古朴和人文化底蕴的。那颗寻找了许久安静的心与南锣鼓巷相遇了。那里,饱含了着浓浓的老胡同中的那份自然和宁静。

如今,我也时常去南锣鼓巷。而每次去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原来的感觉。我知道,在如今这个经济繁华的北京,那种景象再也不可能出现了。

一个或者几个人的南锣鼓巷之旅,我一直期盼着,期待着在这数以万计地尝试中,我能在一瞬间中体会到那份宁静,哪怕只有一瞬间。

在五一假期时,我一个人到南锣鼓巷去,它还是原来的那个它,古老的四合院,时有时无的树荫,可那幽静的街道却被人山人海的各地而来的游客取而代之。而那些原来没有的现代化商店也不断涌出——创意服饰,花式咖啡,甜品,奶茶,酸奶等等,应有尽有,无所不有。而原来那些老北京的食物已不剩几家了。这些商业化销售物品的商店,把南锣鼓巷的古朴给掩藏起来了,我默默走入人海中,感受到的并不是热闹,而是从心底由内而外的落寞。其实,我才发现,有时候热闹只是表面上的,而心中的寂寞人再多也改变不了。这个南锣鼓巷虽然热闹,但远不是我找寻的那个。

寒假时,与同学结伴而行,南锣鼓巷也因为寒冷而人烟稀少,有了一些安静的气息。而各种小店放出的音乐,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商业化的,纯粹为了招揽顾客,丝毫没有当年的感觉。我的心却还惦记着童年的那条宁静的街,它安静,也只能仅仅算是安静。

现而今,北京的发展迅速,而它的那种古老的味道却一天一天地沦陷。我赤脚也追赶不上它发展的脚步,前方是高楼林立,回头,渺无人烟。

北京胡同游记 作文800字

胡同是北京旅游特别的景观,深圳旅行社为您总结一下北京胡同游的精典行程: 1、追循老北京的脚步乘三轮车到市中心有700多年的古代北京报时北京乘三轮车到后海银锭桥,浏览传统特点的市井生活,参观古老的胡同,参观百姓居住的古老的四合院和居民家庭。乘三轮车返回。这可以一般地了解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和居民生活情况。享受乘坐三轮车观光的乐趣。 2、中心―――鼓楼,登上高高的鼓楼俯瞰旧北京城和远处的新北京城,参观鼓楼。乘三轮车到什刹海燕京八景之一的银锭桥下车,到古老的胡同里漫步,参观百姓居住的古老的四合院。乘三轮车到过去贵族生活的场所恭王府花园参观,并喝茶、小吃。乘三轮车返回。这是很受游客欢迎的安排,能直观地了解北京城市历史和现状。了解胡同、四合院丰富的人文内涵,了解旧时贵族生活同普通百姓生活的区别。享受乘坐老北京人力三轮车观光的乐趣。 3.深入北京过去和今天乘三轮车到市中心有700多年历史的古代北京报时中心―鼓楼。登上高高的鼓楼俯瞰旧北京城和远处的新北京城,参观鼓楼。乘三轮车到后海银锭桥下车,参观古老的胡同,参观百姓居住的古老的四合院,到居民家喝茶吃北京小吃聊天,乘三轮车到胡同里的小学校或幼儿园参观。乘三轮车返回。这是很值得推荐的安排。能使人较全面地了解北京城市的历史沿革。深入体验胡同、四合院和居民的生活方式。享受乘坐老北京人力三轮车观光的乐趣。 4.感受胡同生活乘三轮车到市中心有700多年历史的古代北京报时中心―――鼓楼。登上高高的鼓楼俯瞰旧北京城和远处的北京城。参观鼓楼。乘三轮车到后海银锭桥下车,参观古老的胡同,参观百姓居住的古老的四合院。乘三轮车到过去贵族生活的场所恭王府花园参观,喝茶。乘三轮车到胡同居民家做客,包饺子吃饭。饭后参观小学校。乘三轮车返回。这也是很受欢迎的安排。除了具有第二项的全部内容外还能享受到胡同里普通老百姓家进餐吃饺子的乐趣,使您亲身感受北京市民的生活,从而充分了解北京。 5.夏季傍晚逍遥游每年5月5日―9月30日傍晚,游客乘三轮车,绕过风景秀丽的什刹海去胡同,参观丰富多彩的傍晚的居民生活,参观胡同人家。之后乘三轮车到前海小公园,参观各种自发的民间活动(打牌、下棋、扭秧歌等)。能享受三轮车上纳凉观光的舒适和乐趣。

一早醒来朦胧中听到楼下发出装修的声音,随着意识逐渐清醒刺耳的电钻声让人烦躁,大周末想睡个懒觉也没戏了。翻身下床在没什么节奏的电钻伴奏中洗漱完毕,看到桌上的博物馆通票,到年底就作废了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大概翻了一下,简单的排列组合了一下今天的行程就准备出发了。想了很久的炒肝和包子我来了!吃饱了才能逛不是!!

炒肝和包子是我的最爱,不敢说全北京城的庆丰都尝过,但是我最钟爱的还是白塔寺的总店,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味儿!听着有点像做广告似的。。。

中午饭点儿准时赶到,里面已经有N多人在排队了,老规矩-排队。现而今爱吃咱来北京这口儿的人越来越多了,其中不乏才咿呀学语的娃娃,现在不是什么都流行从娃娃抓起吗!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占座的小姑娘(后来才知道是女孩),尽责的帮排队的爸爸占着紧张位子,高度眼镜后面的大眼睛看着来往的食客,耐心的等待。我的午饭来了,光顾着吃了,没来得及留下罪证就已经盘干碗净了。

路过的广济寺免费开放,我也进去参观了一下,本人现在还是中共共青团员,所以信仰还得是共产主义,看看有着各种个样神话传说的佛家胜地也算是一种教育吧!

在向白塔寺行进的过程中还路过了地质博物馆,博物馆通票里虽然票,但也是半价的还要掏腰包,权衡之下还是进军白塔寺吧。

出来转还就是长见识,大家俗称的白塔寺其实应该叫妙应寺白塔,至于北海里面的白塔并不是我今天要看的,此塔非彼塔哈!

求一篇关于老北京胡同的作文。

希望你满意。

想象中的北京胡同,是静谧、整洁、和谐和安详的。当我进入胡同区,坐在人力三轮车上,伴随着清脆的铃声,穿梭在齐整的四合院中却少了这种感觉。

我的北京胡同之旅是从北京最早的胡同烟袋斜街开始,却全然没有印象中的影子。除了古旧的凸凹不平且积满泥水的青石板证明着它的历史,两边的房屋则丝毫看不出岁月的沧桑。房屋虽极力想保持古朴的风格,但看起来格外别扭。家住与店铺混杂着,内衣毫无遮掩地晾在街边,嗡嗡的苍蝇肆无忌惮地戏虐着墙角的垃圾。

穿过了烟袋斜街进入胡同区,才慢慢地找回了一点感觉。午后的阳光照在胡同里几棵稀疏的杨树上,又从叶隙间漏下来,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鸟儿、蝉儿似乎也不忍打破这份宁静,默默地不做声。远离闹市的胡同,有种清幽,仿佛隔市般。没有地图,只知道所有的胡同都“透气儿”,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瞎走。也正因这样,才令胡同之旅惊喜不断,充满趣味。比方说,拐两个弯儿,碰到了钟鼓楼,再走一段,摇曳风骚的柳阴后竟是恭亲王府,也就是大贪官和砷家的后花园。还有北京市第十三中学,竟是涛贝勒爷王府。嘿!坐在百年的老式建筑里学习现代的科学文化知识,大概别有洞天。这所学校,将古典与现代完美地结合了起来。

胡同的由来 作文

胡同,是北京的一大特色。当一北京日益现代化现代化的时候,人们在担心:胡同是否会消逝?大概正因为如此,有人又拣起了一个似乎陈旧的话题:胡同是怎么成为街巷的名字的?这个词是怎么造出来的?

一、“胡同”最初不是汉语

胡同一词最初见诸元杂曲。关汉卿《单刀会》中,有“杀出一条血胡同来”之语。元杂剧《沙门岛张生煮海》中,张羽问梅香:“你家住哪里?”梅香说:“我家住砖塔儿胡同。”砖塔胡同在西四南大街,地名至今未变。元人熊梦祥所著《析津志》中说得明白:“胡通二字本方言。”何处方言呢,元大都的。明人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进一步说:胡同本元人语。既是元人语,那就不能是汉语。元代将人划分为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所谓汉人,指北方的汉人、女真人、契丹人、高丽人。这四种人并非同一民族,也不使用同一语言。那么“元人语”也肯定不是“南人语”,至于色目人,包括的民族更多。故此“元人语”只能是蒙古语。

二、胡同与井关系密切

有的学者认为,胡同是从“忽洞格”———井转变过来的。笔者赞同这个观点。因为从大都的实际看,胡同与井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先从胡同的形成看。元大都是从一片荒野上建设起来的。它的中轴线是傍水而划的,大都的皇宫也是傍“海”而建的。那么其它的街、坊和居住小区,在设计和规划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到井的位置。或者先挖井后造屋,或者预先留出井的位置再规划院落的布局。无论哪种情况,都是“因井而成巷”。直到明清,每条胡同都有井,这是毋庸置疑的。

再从胡同的名字上看。北京胡同名字的成因,不外乎这么几个:以寺庙命名的,以衙署、官府机构命名的,以工地工场命名的,以府第、人名命名的,以市场命名的等等。但是,为数最多的,是以井命名的,光“井儿胡同”就曾经有过十个;加上大井、小井、东西南北前后井、干井、湿井、甜水井、苦水井……不下四五十个。这说明,胡同与井是密切相关的。

三、奇怪的名字原于音译

北京有些胡同的名字令人奇怪,因为用汉语无法解释。但是,如果把这些胡同的名字成蒙古语,就好解释了。试举几例:屎壳郎胡同,这名字多难听、多丑陋!当初此地的居民为什么要起这么个名字?其实这个名字译成蒙古语是“甜水井”!朝内有个“墨河胡同”,蒙古语的意思是“有味儿的井”,大概是被污染过吧。此外,如鼓哨胡同(或写做箍筲胡同),苦水井;菊儿胡同或局儿胡同,双井;碾儿胡同或辇儿胡同,细井;巴儿胡同,小井;马良胡同或蚂螂胡同,专供牲畜饮水的井……

北京还有不少“ 帽胡同”。“帽胡同”蒙古语是坏井、破井的意思,前面加上一姓氏,表明这个坏井是属于某家私有的。这不是牵强附会,白帽胡同旁边,曾有个“白回回胡同”,说明这里曾是白姓穆斯林的住宅。而“猪毛胡同”附近曾有个“朱家胡同”,说明这里确实住过朱姓人家。杨茅胡同附近就是杨梅竹斜街。

年代久远,有些发音被念走了样,这也不足为怪:汉语地名念走了样的难道就少么?不过有些蒙古语的地名难以考证了是真的。

胡同是井的音译,这一点应该没有什么疑问了。但有几点还必须强调一下,胡同和井,在元大都时代都有了“市”的意思,沙络市也可以叫沙络胡同,是珊瑚市的意思。在古代汉语里本来就有“市井”一词,“因井而成市”嘛。同在元大都时代,胡同和井也有了“大街”的意思,《析津志》钟楼:“楼有八隅四井之号,盖东西南北街道最为宽广”。意思很清楚,“井”等于大街。

《胡同的未来》作文大全

漫步在古老的胡同里,

一阵阵微风吹过我的脸颊,

一股古老的乡村气息弥漫着我们,

前方弯弯曲曲的小路和阵阵小猫温柔的叫声,

伴随着我们愉快地旅行。

已经生锈的铁门上雕着美丽的小花。

春天的到来让这个古老的小巷更加充满风趣,

墙边长着许多小草

提着便桶的人哼着小曲在小路上大步地走着。

光着屁股的孩子也探出了脑袋。

绣花巷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百年老井,

百年石榴树,

百年铁门,

百年理发店……

小鸡小鸭们也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玩得可开心了……

整个胡同充满了大家的欢声笑语。

求一篇写关于胡同来历的作文 600字

第一篇:

位于东城区东南部,东起朝阳门南小街,西至东四南大街,南与东、西罗圈胡同相通,北邻内务部街,属朝阳门街道办事处管辖。据传是以当地史姓大户而得名。

史家胡同,明朝属黄华坊,清朝属镶白旗,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京华、官学大院并入,“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十八条,后恢复原名。

该胡同建筑整齐,房屋较好,多为大宅院,据老住户讲,清末中法银行董事长刘福成、名妓赛金花(傅彩云)都有宅第在此胡同内。胡同内51号院为章士钊先生故居。章土钊辛亥革命后曾任教育总长,1949年曾作为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成员参加北平和平谈判,因国民党政府拒绝签订国内和平协定,遂到香港。后又回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随后全家也来到北京。开始住在东四八条朱启钤家,由于两家人口都比较多,居住比较拥挤。1959年,周恩来总理在探望章士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便亲自出面解决章的住宅问题。章夫人选中了史家胡同51号院,是一个三进院。章士钊认为,一家人住太大了,便将第三进分了出去。章士钊去世后,由他的家属居住。1984年定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胡同内55号院,大门影壁上有砖刻和亲王诗,两边还有对联

史家胡同

位于东城区东南部,东起朝阳门南小街,西至东四南大街,南与东、西罗圈胡同相通,北邻内务部街,属朝阳门街道办事处管辖。据传是以当地史姓大户而得名。

史家胡同,明朝属黄华坊,清朝属镶白旗,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京华、官学大院并入,“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十八条,后恢复原名。

该胡同建筑整齐,房屋较好,多为大宅院,据老住户讲,清末中法银行董事长刘福成、名妓赛金花(傅彩云)都有宅第在此胡同内。胡同内51号院为章士钊先生故居。章土钊辛亥革命后曾任教育总长,1949年曾作为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团成员参加北平和平谈判,因国民党政府拒绝签订国内和平协定,遂到香港。后又回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随后全家也来到北京。开始住在东四八条朱启钤家,由于两家人口都比较多,居住比较拥挤。1959年,周恩来总理在探望章士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便亲自出面解决章的住宅问题。章夫人选中了史家胡同51号院,是一个三进院。章士钊认为,一家人住太大了,便将第三进分了出去。章士钊去世后,由他的家属居住。1984年定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胡同内55号院,大门影壁上有砖刻和亲王诗,两边还有对联。

第二篇:

北京老的街苞,民间俗称“胡同“。

北京的胡同,绝大多数都是正东正西,正南正北,横竖笔直的走向,从而构成了北京十分方正的城市。也表明了北京这座古城是经过充分规划,依照棋盘形的蓝图而建筑的。又由于住宅是座北朝南的四合院,相互排比而组成胡同,所以东西向的胡同多,南北向的胡同少。而这种规划正是吸取历代帝都的建造经验,体现了我国历代建造城市的传承特色。

“胡同“,这两个字原是蒙古语的译音。《析津志》载称:“通本方言“。是一二六七年元代建大都沿袭下来,至今已有七百多年历史。

所以,北京胡同是有久远历史的产物,它反映了北京历史的面貌,是有丰富内容摘编肖多少胡同?《析津志》载,当年元大都只有二十九条“通“。到了明代除了大街外,原来三百八十四火巷也叫胡同了。明嘉靖《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记载,内城有胡同九百多条,外城三百多条。光绪年间统计,内城有一千二百多条,外城六百多条。一九四六年统计,北京共有胡同三千零六十五条。

北京许多胡同富有历史意义。作为元、明、清三代帝都的北京,如司礼监胡同、恭俭胡同(内宫监变音而来),织染局胡同、酒醋局胡同、钟鼓司胡同、惜薪司胡同、蜡库胡同、瓷器库胡同等等,都是历代内府太监的监、局、司、库,作各衙门所在地,显示了当时皇城的范围。

从前众多的衙署也遗留下不少胡同地名,如东厂胡同是明代有名的锦衣卫所在地,是太监残害忠良的地方。

南、北太常胡同,是以太常寺而取名。贡院胡同,为明清的考场,等等。

许多权贵第宅所在地,也成了胡同名字,如李阁老胡同,《长安客话》说即李东阳的居住所在。武定侯胡同为永乐年间功臣郭英的住宅所在。汪家胡同原清雍正、乾隆时宠臣汪由敦的居住所在,等等。

同时,手艺好的手工业者、买卖公道的商贩,也因居所被人叫熟,慢慢形成了胡同。如刘兰塑胡同、磨刀儿胡同、粉房刘胡同、豆腐陈胡同、砂锅刘胡同等。

甚至一般老百姓名字也成了胡同的名称,如王老胡同、石老娘胡同、宋姑娘胡同,等等,据说这类以贫贱者命名的胡同大大超过权贵命名的胡同,这是北京胡同名称值得称道的地方。

这是两篇文章,你自己看着挑吧,希望对你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