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凛冽的寒风,还在肆虐着大地

街道两旁的树木,被冰冻地瑟瑟发抖

我面对着灰色的天空,面对着久别的情人

心里满是对于落叶的悲愤,却不能说是遗憾

对于每一个男人而言

每一年都会有一次绿帽的加冕

站在冬天的立场,我努力摆脱春天的角色

那是仅对于生命的一种崇高敬意

与女人无关,也与爱情无关

曾经我将自己的信仰和一块强壮的石头

一同扔进了那滚滚的长河

想让它们自南向北,注入雪山

并不希望它们进入河流不明的分支

或者沉入那陌生的深渊的湖底

却飘逸在了风中,从春天吹向了冬天

此刻我站在猛烈的北风中

面对着冰冷的天空,面对着昔日的恋人

我的信仰过于轻浮,石头却又过于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