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我小时候最早从曾祖父那里学到的一些诗歌,曾祖父念过私塾,我是他的第一个长曾孙女,大约我三四岁时,依稀记得他最爱抱我、带我上街去玩,教我一些古诗。我也喜欢他摇头晃脑像唱歌般念古诗的样子(根据平仄来念的声调)。曾祖父出生于1895年光绪年间,身上留有晚清人的印迹,16岁(19XX年)时积极响应晚清政府“割辫子剃西式头”的要求而遭到他守旧传统的母亲的责骂,念诗歌的样子也是遵循“五四”前的那种古体模式,他一生信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传统佛学原理。但他也是个日子过得相当悠闲自得的人,喜欢画画,喜欢垂钓,每年元宵节的龙灯会上有他的水墨画大作,或兰梅,或花鸟,画得栩栩如生。

曾祖父89岁过世(1984年1月),那是我人生中第一个亲人与我的永生离别,我当时哭得泪眼迷离。曾祖父的葬礼很隆重,爸爸喜好书法,亲笔写了大大的横幅黑挽联,上面有苍劲雄浑的隶书四字“一别千古”,以表示对其祖父的惜别和不舍,并让这个大大的横幅走在葬礼队列的最前列。

爷爷则亲自动手为他做了一个美丽的仙鹤驾在灵柩上,亲人们还自己动手做了好几个美丽的花圈。送葬队伍很长,大录音机一路放着哀乐,山很高,灵柩不太好抬,都是我父亲那辈的亲人们亲自一起把他抬上了墓地。墓地上,爸爸在墓前亲手刻下了“源远流长”几个柔中藏刚的的篆字,尤其“源”和“流”两个字的“水”字旁,看去特别的柔美,宛如水流,延绵不断,这就是篆字的写意和老爸优美的书法所体现的一种意蕴。

每次清明节到曾祖父墓前扫墓,看到爸爸当年那老道的篆刻笔迹,都会为爸爸的字震撼(我们后辈没一个人的字抵上我父亲)。如今,爸爸也已过世10多年,这根“源”已经不断地从曾祖父这代延伸到了我女儿这代,故人已去,但“源远流长”。

“源远”是后人对自己追根溯源的一种希冀,寄希望于自己的祖先历史悠长。而“流长”则是先人的愿望,先人会因自己的仙去而寄希望于自己这根血脉得以永生相传,代代不灭,从而达到人类的亘古和延绵。这或许就是父亲当年刻写这几个字的本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