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2)

维持婚姻的,并不是爱情,而是……

1.

到三十多岁的年纪,朋友们大都结婚生子了。

婚姻嘛,总是少不了鸡毛蒜皮、鸡飞狗跳。

于是,聚会的话题之一是:男人这玩意,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话题之二是:当年都想啥呢,为什么要结个婚?

傅首尔写了一篇《结婚有个狗屁意思》,里面说:

“在我看来,爱一个人就像做春梦,醒来发现落叶满地,不知不觉已是秋天。而嫁一个人就像对棋,入阵方知落子无悔,穷心穷力求个和局。”

读来真是满纸悲凉。

说起来,婚姻确实不同于爱情的洒脱和明艳,它落实到房子车子、柴米油盐,落实到赡养老人、抚育孩子,落实到谁拖地、谁洗碗,落实到吵架了谁先转脸,吃完饭谁来付钱。恋爱时的风花雪月,全变成硬邦邦的现实。

可也正因为它事关一粥一饭,浸润在旷日持久的庸常生活里,反倒褪尽浮华,从你侬我侬化为同仇敌忾,从小情小爱里长出侠肝义胆。

胡兰成写情诗给张爱玲:因为相知,所以懂得。张爱玲回他: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要说婚姻有什么让我最动容,那就是这两个字——慈悲。

慈悲是什么呢?慈悲是不舍、是不忍、是甘愿;是历经诸多考验之后,生长出的与对方休戚与共、血脉相连的情感;是在某一刻,你愿意承担风险、牺牲利益、控制欲望、委屈自我来成全和保护。

这不仅关乎情爱,更关乎情义。

2.

《庄子·大宗师》中写: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泉水干了,两条鱼吐沫互相润湿,得以存活。这就是“相濡以沫”的由来。

庄子说:两条鱼相濡以沫虽然感人,却不如两条鱼徜徉江湖彼此相忘。

就境遇来说,确实如此。可是若没有在困境里相濡与沫的携手相助、肝胆相照,只怕它们都等不到湖水涨起、得以脱身的那一天。

婚姻里的慈悲,就是愿与你共同面对命运坎坷和生活困苦的情义。

虽然明知前方几多风雨,却也不舍你独自承受。

1944年,一代才女张爱玲与大汉奸胡兰成相遇相爱,颇受非议。

年底他们登报结婚,却碰上时局动荡,胡兰成避走武汉,随后与17岁的护士周训德相爱;隔年潜逃温州,又结识新欢范秀美。

1945年8月,张爱玲到温州寻夫,得知胡兰成情事,分别之际让他做出选择。胡兰成终是不肯,张爱玲叹口气道:

“你到底是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够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至此,他们的情感已走到了辛酸的尽头。

但在此后的几个月间,张爱玲却一直用稿费接济他,唯恐他在流亡中受苦。

1947年6月,时局日渐平稳,张爱玲才给胡寄去诀别信: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这次的决心,是我经过一年半长时间考虑的。彼惟时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信中张爱玲还顺带给胡兰成寄去了30万元钱。

即使情爱早已走到尽头,却仍不舍他吃苦受难;

即时被薄情伤害至深,却连提分手也考虑到他正面临厄运,而不愿意增加他的困难;

即使已经决意离开,也希望给他最后的帮助。

张爱玲用行动诠释着她那一句: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小时候认识一个阿姨,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生孩子;后来又得了严重的肝病,为治病花了十几万。那时候的十几万听起来好像天文数字。因为身体不太好,她还不能工作。

身边总是有人揣测她老公什么时候会抛弃她。然而一直都没有。

知道她有先天性心脏病,没有离开她,坚定的娶了她;

知道她不能生孩子,反而安慰她,要不要孩子无所谓;

知道她得了肝病,花光了所有积蓄给她治病,总说只要人在就好,钱可以再挣;

知道她生病之后身体虚弱,所以不让她做一点家务,每天拉她出门散步锻炼身体。

情爱可能是卿卿我我的闺房缱绻:我爱你白的面,乌的发。

情义却是:我知道你病弱、贫穷,可我不是怕被你拖累,而是心疼你受了太多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