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那曲 《霸王别姬》

他是京城有名的花旦,名叫倾城。


那时候,唱戏必须是反串。


她家乡遭了灾难,逃难出来,途经繁华街市,看见正在戏台上唱戏的他,瞬间 动了芳心。


散了戏,她不顾女儿家矜持,忘了自己衣衫褴褛,一天未进水米,去后台找他。


人家都以为她是讨饭的,扔给她一个馒头,便要赶她走。


她死活不走,吵着要见倾城。


倾城正卸妆,头都未回,清逸的声音从里面飘出来:留她在我身边伺候罢! 从此,倾城身边多了个小丫鬟。


帮他梳洗,为他上妆,卸妆,熨洗衣物,他唱戏,她便痴痴的听,他练嗓,她在旁边跟着学。


短短几年,她竟然唱的和他一般无二。


他问她,你想唱戏? 她摇摇头,我只想记住你。如果能和你唱一次,也好。


他应了她的愿望,那天,他亲手为她上妆,极尽温柔,眼里是化不开的柔情。


上了妆的她,竟然比他还要美上三分。


戏台上,她和他对唱一场《霸王别姬》,她丝毫未见紧张,因为她眼中,她的整个世界,只有他。


曲罢,满堂喝彩! 从此,她成了第一个唱戏的女人,他为她取名,倾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她一曲成名,他却不见了。


她满世界疯了一样找他,也没心思唱戏,老板不忍,告诉她,倾城回老家成亲了,让你别再找他了。


她整个人都傻掉了,她知道他对她没有情,可没想到,他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消失了。


戏台上,她执意要独自一人唱那曲《霸王别姬》,声声啼血,字字决绝。


从此,倾国也消失了。


可某个荒山野岭,却总能听到凄厉的戏曲,还是那曲《霸王别姬》 京城几百里开外的山岗上,一座新坟,孤零零的立在草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