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易初/诗


通过盛开的冬季相遇


从背影中,感觉我只是一个路人


风,像一匹马


越过河床,越过野芦苇,向我奔驰而来


激动当然无存


鬃毛在季风中颤抖,黄色的头发在季风中颤抖


没有什么,比这种情形更让我感动


必须得承认,诗很神奇


必须得承认,我只是路过


必须的承认,这个背影不会属于我


2017-12-平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