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旧物

母亲总是说我败家,我自然是不服的。我想着,这些东西放在这里那么久都不去用,那说明以后也不会用到的,留着倒是累赘。我就怀着这样的想法,理所当然的丢掉了一件又一件的东西。母亲是与我相反的,她总是愿意去留着

母亲总是说我败家,我自然是不服的。我想着,这些东西放在这里那么久都不去用,那说明以后也不会用到的,留着倒是累赘。我就怀着这样的想法,理所当然的丢掉了一件又一件的东西。母亲是与我相反的,她总是愿意去留着很多东西,把他们满满的堆放在一起,可一不留神,就会被我嫌弃的丢掉了。

当然,我也并不是把所有不常用的东西都扔掉。我知道朋友送的礼物是不能扔的,即使只是一张有寥寥几字的祝福贺卡;学生时期叠的小星星、千纸鹤是不能扔的;还有母亲的那件老式旗袍也是不能扔的。

母亲把那件老式旗袍深深地锁在了柜子里,不会轻易的拿出来。母亲却总是在初春的时候打开那个沉重的红皮箱子,我也只有能在这个时候能够看到这件旗袍,我惊叹,热情奔放的火焰里竟能开出朵朵纯洁精致的水仙花,引得几只蝴蝶飘然而舞,趁着夕阳的余晖显得越发迷人。然而,母亲只是看看、摸摸这件旗袍,最多也只是拿到镜子前比在身上看一会儿,大多时间只是看着它发呆。我想也许这是母亲想起了疼爱她的母亲吧。我知道这是外祖母送给母亲的嫁妆。我也从没有见过母亲穿过。如今,外祖母在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母亲唯有睹物思人。

树欲止而风不静,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知道母亲不愿丢弃旧物是对过去的留恋,现在母亲年纪大了,越发的珍惜身边一点一滴。母亲疼惜我,努力的掩饰伤感;我心疼母亲,不愿让母亲一直沉溺于感伤之中。

我带着母亲在世界各地留下我们的回忆,只愿此生无悔。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