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发生在四川的一个极为感人的往生故事(逆缘)

我的皈依恩师北京法源寺镇明老和尚与我是同乡,都是四川省梓潼县人,一生专修净土。一九九二年,我尚未出家,为了劝我专行念佛,他老人家经常牵着我的手,指着墙壁上莲池大师的一段法语念给我听,至今记得:“大藏经

我的皈依恩师北京法源寺镇明老和尚与我是同乡,都是四川省梓潼县人,一生专修净土。一九九二年,我尚未出家,为了劝我专行念佛,他老人家经常牵着我的手,指着墙壁上莲池大师的一段法语念给我听,至今记得:“大藏经所诠者莫过戒定慧而已,念佛即是戒定慧,何必寻文逐字!光阴迅速,命不坚久,愿诸行人以净业为急务。”并亲口告诉我一个就发生在他老家梓潼县自强镇“虽遭恶人破坏,念佛照样往生”的实例,因为极具说服力,给人启发,给人信心,所以至今记忆犹新,唯当时只顾听动人的故事,未留心人名;而老和尚一九九六年已经往生,故具体人名已不可详考,颇感遗憾。

四川省梓潼县有一对农村夫妇,年纪约在四十左右,无子女。

一天,妻子很高兴地回来对丈夫说:“告诉你一件大喜事!”

丈夫问:“什么喜事?”

妻子说:“我今天听了人家劝说,也准备吃素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丈夫素不信佛,满以为是得到金银财宝之类的喜事,听妻子这么一说,心中很不以为然,心想:我的老婆必须和我一样,怎么能像一般人那样迷信什么佛呢?不行!我得想办法阻止她。

丈夫心里打定了主意,嘴上便说:“我们俩人一口锅灶吃饭,你要吃素,难道还要分锅分灶不成!反正我是要吃肉,你嫁给我做老婆,就要做给我吃。”

妻子说:“你放心,不会影响你的!”

做饭的时候,便先将丈夫的一份做好端到桌上,然后再做自己的一份素菜饭。丈夫见状,便浇一勺猪油在妻子的素菜里,让她吃不了净素。而他每次吃完,还会故意抹抹嘴说:“吃肉的没罪,做肉的有罪。”如此二次、三次,妻子只好放弃吃素。

丈夫见计得呈,很是高兴,口中喃喃自语道:“这就对了嘛!两口子活得好好的,吃啥素念啥佛嘛!信佛连话都说不到一起,太没意思了。”又想:吃素已让我止住了,我还得想办法把她的念佛给止住。但是念佛随时随处都可以念,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止住。左思右想,丈夫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有了!我要让她做坏事、造罪,她就念不成佛了。”丈夫虽然不信佛,但是也知道念佛的人要行善积德,要做善人。要是她做不了善人,不就是没有资格念佛了嘛!不能吃素,不能做善事,光念佛,佛祖也不可能要她;那她自己就会自动放弃念佛了。

丈夫便干起杀猪卖肉的行当,每天清早强制妻子帮他按住猪腿。妻子无奈,心惊肉跳地按着猪腿。丈夫杀完猪,又故意说道:“杀猪的没罪,按猪的有罪。”妻子听到,如同肝肠断裂般的伤心。

果然,当天就没听到妻子的念佛声了。丈夫很得意此招灵验,而每次杀猪照例要妻子按住猪腿。从此猪遭惨杀的嚎叫声代替了念佛声,再也没听到妻子念过一句佛号了。

这样过了三年。一天,妻子把家中里里外外、床单被褥,都洗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像大过年似的,满心欢喜。丈夫觉得很奇怪,便问:“看你这样子像是要出远门,你要做什么?”妻子说:“我要回家了。”丈夫莫名其妙,说:“你的父母早已不在,娘家已没人了,这儿就是你的家,你还要回哪个家?”

妻子说:“我实话告诉你,我要回的家,不是你说的家,我要回西方极乐世界去了。你这个人存心太坏。我本来想做一个吃素念佛人,你让我不能吃素。不能吃素,念佛也好!你又叫我帮你按猪杀,而且每次都要说:‘杀猪的没罪,按猪的有罪’就是故意存心破坏我念佛。我见你坏得不可理喻,还不知要做出何等坏事,所以再也不当着你的面念出佛来。几年来,我一直在心里念佛,我按住每一头猪时都在心里念佛祈求:猪啊!我实在是罪业深重救不了你,就让阿弥陀佛快快把你接往净土吧!一直念佛直到猪断气为止。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几年经我手按的每一头猪都已往生极乐世界。为了感谢我给他们念佛,三天后他们全部都要跟随阿弥陀佛一道来接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

丈夫一听,简直是天方夜谭,还以为妻子神经不正常,便用手探探妻子的头说:“你是不是发高烧烧胡涂了,说别人我不知道,说你我还不清楚吗!我杀猪你按腿,你还想去极乐世界?”便当笑话一般,出去对邻里四处人说:“我老婆头脑不正常了,说她三天后要去什么极乐世界,还说猪也去了,还要同佛一起来接她。真是闻所未闻!谁都不愿死,都想好好地活着。哪有这种人,还高高兴兴地去死呢!”

乡下人好奇,听闻此言,都想到时候看个热闹,也好一探究竟。

第三天,丈夫一起床便闻到满屋异香,觉得很纳闷,满屋找遍不知香从何来。忽然想起这天正是他老婆说要走的日子,难道还真有点???偷偷地看看他老婆,正在整整齐齐,梳妆打理,其它并无异样。

但是无异样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氛让他觉得不一般,便在心中思忖:“我一辈子没拿老婆说的话当真,今天不妨也试着相信一次,看她到底怎样回极乐世界老家去?”所以丈夫一直暗中观察。

再说邻里乡亲存心要看热闹的,当然记着日子。我的家乡都是四合小院,这天一大早便有人佯装路过,从门缝、墙头向里探头探脑地张望。

妻子梳妆完毕,默不作声,一人端了一把椅子就坐在了门口中央,面朝围观者,平放两脚,双手合掌,闭目念佛,不到十声,红光满面,就地坐化走了。

丈夫一见,当下傻眼发直,原以为老婆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她还来真的,就这样扔下我走了。眼前活生生的、突如其来的事实令他不知所措!一瞬间,佛祖的伟大与真实存在像一道闪亮的光线,射入他的内心,完全照显出他的罪恶,残杀生灵、坏人修行、谤佛无信等等。“哎呀!像我这样的人还不要直落地狱吗?怎么办?”转而又想:“我老婆既未吃素,我杀猪她按腿,这样念佛就到佛国了,那我念佛不是也能去吗!不行!我不能再干这个杀猪的行当了,下地狱太可怕了,我要跟着我老婆去。”

从此以后,丈夫也成了念佛人。

我毫无保留地把当年听闻到的这道丰盛法餐奉献给同行念之人,共享弥陀没有任何条件的救度。极恶之人,念佛必救。这就是弥陀的慈悲!

演明法师口述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