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是一个大型、尴尬、荒谬、自相矛盾、自嗨的、私人举办的庙会。

《奇葩说》


站在树上往下看都是笑脸 站在树下往上看都是屁股。

《奇葩说》


我跟你举一个大的团啊,纵贯线,人家李宗盛大哥为了进纵贯线,人家伪装自己了吗,人家拿自己的才华说事儿,你明白吗;张震岳他去了纵贯线,能说:”哎,怎么全是中年老哥,就我一个玩hip-pop,那我也别玩hip-pop,我跟他们也打扮成那样。“他们有吗?不,是拿才华说话,你明白吗。

《奇葩大会》


努力的成为更好的自己之后 周围的人才更愿意跟我发行社交货币。

《奇葩说》


我从小过得不好,经受过很多质疑。那我怎么坚持下来的呢?告诉你一个方法,就是我要老的时候想起我自己,我得瞧得起我自己。

《奇葩说第四季22期》


你看我现在老成这样,我玩摇滚快30年了,我当年叫“滚圈任贤齐呀”这两年改了两个字,改成“滚圈刘佩琦”就是一瞬间……

《奇葩大会》


咋们在哪儿,这是“奇葩说”,你明白这是“奇葩说”,“奇葩说”是干嘛的,就是,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跟别人不一样怎么了?!我们才来到这儿的,你明白吗。

《奇葩大会》


我们知道我们有一天都会变得很老 动也动不了 场景有可能是这样的 你被一个轮椅推到院子里 这个时候 你看着 树上落叶 黄了 掉下来 你的一生 会像电影一样在你眼前掠过 我回顾我一生的时候 我觉得我不能瞧不起我自己

《奇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