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夜半蝉孤鸣,凉枕月高院幽暗。 悠悠静静觅深深,隐隐靡靡音点点。 长梦轩辕华胥国,轻舟渔父桃花源。 尽头少女姿曼妙,裙落神社色斑斓。

《东方project》


寒冬纷雪下,初春淡花前。 蝶绕八分寂,墨染一缕闲。 独树如今日,空枝似旧年。 谁知残樱里,华胥正愁眠。

《东方project》


夜樱绚烂,对月独酌。 彩蝶纷飞,舞于夜空。 烟火如幻,浮花何从? 梦载涟漪,竹水一空。 悲从中来,落樱成风。 把酒对风,啜瓣苦浓。 星河渺渺,明月孤舟。 夜樱灿烂,及君几何? 昙花一现,瞬华之歌。 樱出樱落,墨染几何? 翩跹幽蝶,素白胜鸽。 西行一舞,黯淡山河。 死生契阔,生死两隔。 落英纷纷,烟花易冷。 彷徨无措,心若散舟。

《东方project》


墨樱落无痕,白楼寂无声。 永夜迷蝶舞,幽幽亡者魂。

《东方project》


东风霡霂冥界悠,行歌散落白玉楼。 不识芳魂何处寄,似道幽来暗无声。 华庭曾宴余筷箸,璃从有梦藏宝刀。 未言樱屏掺挽笑,闲坐围廊山水低。

《东方project》


清雪初落点墨华,夜往春来染明霞。 梦蝶幽舞忽望月,樱漫时节又葬花。

《东方project》


细竹蝶影迤逦开, 谁取小径自徘徊? 银辉月满须臾梦, 永夜独坐话蓬莱。

《东方project》


千年一思思永月,万千萤火,小径盲歌却。狂瞳一缕真如血,吹得竹林满星屑。 春日如冬冬不灭,待到春来,歌舞几时歇。谁知此情做何解?西行花落樱如雪。

《东方project》


亿年古月人浮现,忧者无意比非显。东乘流年离物华,默动无遥终来见。 迷久众神心俱恐,月梦长天仙归空。芳年沦荡谁去痛?相照年年情不通。 衣带飘零驻星海,泯影洒泪散残彩。独舞旧地梦徘徊,飞烟无颜佳人哀。 地坛传绵千里青,月影扑朔人不经。天云故园仅默怀,地树妖梦是无情。 幽梦伤感念昔窗,思我玉楼半尺床。明月仍是不愈伤,绸带半解落衣裳。 旧年停思新年到,竹林幽暗炮仗倒。纵离万里来思祷,可使百愁向月吿? 独步环环皆满青,独女靡靡发乱倾。妄图招手留晚霞,没觉孤舞死夜情。 现世东游尽奔忙,梦里西走可是怆?苟得岁月痴迷笑,岂能逍遥尽离藏。

《东方永夜抄》


妙手回春是本务 一箭响破永夜锢 当年月中辅佐臣 自命思兼已不复

《东方project》


倾国倾城似落华 惊鸿姿态如桂芽 不见当年琼阁里 晓是月落竹林中

《东方project》


忽闻有动人于庭院翩翩起舞, 原是有老妪惺惺然作处子态。

《东方project》


幽幽高阁临杳冥 杏雨柳风绽墨樱 远寺朝飞反魂蝶 白楼暮舞盼花灵 冬离大地寒霜去 春下高云急变平 樱下华胥今何在 乡中花气空西行

《东方project》


刀光煞人无剑影 樱落阁台芳扑萤 佛说无量斩红尘 我道修行在人心

《东方project》


花间早来醉清觞,露水湿处,淡旭春微凉。梦幻门前日悠长,掬水折芳献幽香。 此情试问寄何处,华鸟风月,也依旧消长。静待云破吐月光,今生无悔幻想乡。

《东方project》


变化万般狸尾后 酒不离身称老朽

《东方project》


西行望 独坐寺宇上 小阁锁春樱未放 朔风猎猎雪苍苍 蝶舞白楼窗

《东方project》


千古不变,风吹去,尽览万山红遍。波涛江上,曾记否,一片风雨原野。海开水分,五谷丰登,奇迹重再现。神风不变,亘古落花红叶。 山间瀑飞千丈,静潭浪抨起。水波渐息,湖光天色,凭栏笑,山翠蛙鸣风雨。梦回旧乡,落花难拾,料峭风吹醒。应明了,幻梦终醒人亦老

《东方project》


太宰有梅树,千载赋人形。 深秋伴金菊,仲夏抚孤松。 春朝随樱舞,东风画扇屏。 扇开花尽散,起舞动倾城。 扇合花亦落,渐闻泣成声。 问梅因何泣,为起故人情。 故人留余恨,含悲化怨灵。 为解心头怨,夜夜唤雷鸣。 飞梅生有意,故人死有情。 愿赋黄泉路,重与故人行。 携梅入幻境,故人却相迎。 东风又吹起,相会泪纵横。

《东方project》


遗忘千年有归处,一鸣惊人起红雾。 十三代有人才出,破罢洋馆神威露。 又遇春风吹瑞雪,迷途各处邪魔阻。 雾雨同途开大道,路遇楼观剑刃出。 西行有树名曰妖,前世记忆深埋处。 假亦为真真亦假,暂蔽朗月谁来捕。 长生不死万事愁,竹林深处有白兔。 当年竹取又为何,几段人生苍茫路。 曾有宴会时时举,今朝醉酒寄何处。 一朝花开阔如海,皆是亡魂归处无。 曾有夜雀名碎骨,上有天狗居高处。 自有要石镇万物,两度神社被拆除。 可闻守矢居二柱,莫冻青蛙引神怒。 地下亦有新洞天,猫鸟同居有觉悟。 恋恋不舍去冒险,求问口授谁续书。 曾居山海今人里,天上飞船虎鼠伏。 乡内传教有高士,河边亦有河童出。 勿弃旧物于不顾,时逝百年丧神付

《东方project》


花开八咲终散尽,幽幽华胥西行樱。

《东方妖妖梦》


竹林娑影随风平,八方绮丽明月升。 飒飒破云千万里,何方幻想须臾情? 虫鸣声残转清风,萤火纷飞漩涡卷。 夜莺枭鸣暗青空,竹中幽篁思旧梦。 林隐人里白泽沉,皎皎空中孤月轮。 三神四器灵通神,吾辈岂是蓬莱人? 人间代代无穷已,蓬莱岁岁用相似。 不知玉兔去何从?但见纷飞荣华梦。 雾雨连绵落悠悠,红魔馆见墟清愁。 神社少女欲留此,白玉楼中逐相思。 谁言壶中天地宽,系谱天人谁复观? 永远亭中路远去,五色枝上绮玉来。 此间月光明光没(mo),何等虚伪的仏钵。 楼观海潮起潮落,龙神之顶玉难夺。 丝绢织绮丽绮罗,锦帽貂裘不耐火。 刹那星明流年过,永夜于终玉枝落。


桜舞夜芷晚风息 稀竹翠柳人不离 香风遥过茨歌仙 媃骨渐突咎儿怜 秋实又奉金阁顶 蓬莱玉枝月上民


十六夜咲夜:大小姐,很好呢。不管赢了或输了满月都会复原。 蕾米莉亚·斯卡蕾特:说什么天真话?不好好回敬一下之前被轻蔑的份,那我在幻想乡的威严就不保了。现在满月已经不重要了。

《东方永夜抄》


蕾米莉亚·斯卡蕾特:咲夜,我没叫你一起来啊。 十六夜咲夜:您在说什么啊,我很担心您呢。要是又有刚才那样的虫子出现的话…… 莉格露·奈特巴格:说曹操曹操到!好了,我出现了。把那个大小姐交出来吧!

《东方永夜抄》


是呢。又硬又黑的…… 肝硬化?

——藤原妹红

《东方永夜抄》


蓬莱之药,人类绝不能入口的禁忌之药。 若吃了一次,就长不成大人。 若吃了两次,就会忘却病痛。 若吃了三次……你们也为这永远的痛苦轮回而苦闷吧!

——藤原妹红

《东方永夜抄》


那种事……地上人只是要看看的话本来也没问题……可偏偏有人要特地跑到月亮上来,最终还插上旗子,就好像说这是我们的东西了,如此愚蠢的地上人。就因为这样,地上人不论再过多长时间,都只能是下贱的。

——八意永琳

《东方永夜抄》


铃仙·优昙华院·因幡:这次,我承认力量上我输了……但师傅可是月亮上第一有头脑的人。像你们这样的傻瓜们根本不可能和她抗衡的。 雾雨魔理沙:啊—?打弹幕需要头脑?你傻吧?弹幕要的是力量。

《东方永夜抄》


大半夜忙碌的家伙全是不干正经事的人。 是吧,我的同行。

——雾雨魔理沙

《东方永夜抄》


啊啊,好啦。我放弃了。不错,这没完没了的夜晚,歪曲的月亮,消失的人类村落,还有跑了一圈给很多地藏都打了伞,全部都是爱丽丝干的。快,给我让开那里!

——雾雨魔理沙

《东方永夜抄》


那边只有人类,像我这样善良的。

——雾雨魔理沙

《东方永夜抄》


夜雨楼台目生花 青藤紫苑凭依华 求闻口授深秘录 最后一句你来答


像这样的我自己 会有什么未来吗 在这样的世界里 我是否还活着呢 现在自己难过吗 现在自己悲伤吗 看着镜子里的人 答案依然不清楚 继续迈步走向前 只会感觉更疲倦 什么别人的事情 也都不想去了解

《BAD APPLE!!》


如何诉说亦无用 深藏着的真心话 悲伤也是无意义 只会让人更疲倦 干脆什么都不想 重复一天又一天 就算碎语和闲言 始终萦绕在耳边 我的心也早已经 不会起一丝涟漪

《BAD APPLE!!》


我发现,在读取人心后会输在无意识上 即使去看别人的内心,也只会沮丧罢了 不会发生任何好事的

——古明地恋

《东方地灵殿》


魔理沙:「你不觉得寻找古屋很有意思吗?」 爱丽丝:「谁要和你一起啊?真麻烦。」 魔理沙:「那么不跟着来也可以。」 爱丽丝:「一个人会迷路的,这样的竹林。」

——ZUN

《东方永夜抄》


悲伤只会使人更累,干脆什么也不想如此度日就好。

——东方project

《同人曲BAD APPLE!!》


两个毫无关联的平行世界要联系在一起需要巨大的能量,而我只是一个孤独的观测者,只能远远地望着另个世界的你。

——八意永琳

《东方无限螺旋》


竹关长相顾,夜空银河星满布, 月独孤 莫道蓬莱苦,千年寻死谁可助? 怜人无 藤原妹红


夜未殇,月未央,辉辉夜还长 竹取短,须臾长,蓬莱是望乡 蓬莱山辉夜


唯有到黯然独处之时,内心的脆弱与孤独才终于四溢得难以摆控,内心深处决心要变得更有力量的信念这时方才伴着决堤的泪水——在颤抖难止的双肩之上,在散乱蓬松的、太阳般光芒夺目的金发之间,在写满不屈与桀骜的双颊,在隐隐悸痛的森林深处,在幻想乡某处潜伏着挣扎与体温的空间,汹涌的倾斜而下……

《幻想乡人物简评》


在那与你一起走过的山道上,花儿们是如此美丽的绽放,回忆是人们心灵的支柱,因为有彼此的回忆,我才有勇气直面死亡,即使,我已经不再是那时候的我了····我仍希望能够再一次与你一同创造回忆······创造出你我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雨水

《幽子的信》


愿于春日樱下死,阴历二月满月时

——西行寺幽幽子


想要一直爱着某物的话,以妖怪之死来说太长了;想要实现一切梦想的话,以人类之生来说太短了

——雾雨魔理沙

《魔法少女与魔法使的境界》


爱上妖怪的人类太过自私,而爱上人类的妖怪……不过是笨蛋罢了


此生无悔入东方,来世愿生幻想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