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有时候会涤荡所有的苦难,只留下温情,有时候却磨灭掉曾有的欢乐,唯剩下苍白和丑陋。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冷静!冷静!只在需要的时候愤怒,然后把所有的怒火用更冷静的方法表达出来!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谁将新樽盛旧月,那时浮华染流年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千夜,你有没有想过今后的路怎么走?” “如果只有一条路,那就往前走,如果有几条路,那就选一条往前走。” “怎么选呢?” “通往结果的那条。” “如果分不出哪个才是想要的呢?” “最靠近脚边的那条。”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无知不是任性的理由,无辜也不是肆行的借口。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全文)


在遥远星辰照耀下的偌大世界,如此众多的大陆,数以亿万的生灵,两个人放在其中,比大海里的两粒细砂还要不起眼。在这漆黑的海中,两粒随波逐流的砂,一旦分开,就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再见。 也许分别,就是永远。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野心这种东西,只要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就算你自己不想,周围的人也会逼着你有的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人生百态皆世间,歌尽年少行不欢。 谁将新樽乘旧月,那时浮华染流年。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少年时代的岁月,即使拥有相同的过去,记忆最深的细节也会出现趣味性差异,那就是属于每个人的,不会重复的时光。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胜利,从来都是建筑在牺牲之上。 无论黎明还是永夜,任何一位大人物的煊赫声名,都是以白骨为基石,以鲜血做粉饰。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再卑微再渺小的人都有一段独立的人生,在那里他就是主角,死亡,意味着一个世界的崩塌。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原本被忽略的人有崛起之势时,必然会经历打击和压制,那是因为人们真切地意识到了威胁。而当他一飞冲天,再无可掣肘,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俯首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众生繁芜,而大道至简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拾荒者循着传闻而来,梦想着好运会特别落到自己头上。只是现实永远很残酷,好运不常有,危险却是永恒的主题。 每年死在黑沼里的拾荒者数以千计,真正能够发财的不过寥寥数个。可就是这数个幸运儿的事迹被广泛传颂,反复说得多了,人们也就把这几个幸运儿的事当成了普通规律。至于那死去的数千人,则被贪婪之心彻底遗忘。 黑泥镇外的坟场就是无声的见证,里面埋葬着能够找到的尸体,可大多数死于黑沼的拾荒者,都是尸骨无存。 人们在对待幸运的态度上,总如被蒙蔽了眼睛的恋人,只追求浓烈一刻的欢乐,而不去想长久保持的代价。说起来,好像掺杂了多种因素的感情就不纯粹,然而没有担当和责任的感情难道就是对的吗?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该记得的总会记得,会被遗忘的在墓碑上刻多少字都没有用。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每一份想念都是一份牵挂,每一份寂寞都是在期待重逢。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高门嫡女生来富贵,光鲜生活背后也有相应责任,联姻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家族给予她们的任务。就以婚约为例,争到了就进入新的生活,有新的权利和义务,从此海阔天空,争不到又要从头来过。 什么两情相悦,不计出身地位,甘愿委身寒门,那都是话本和歌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她们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家族,为将来的子女去争个出身。 即使真的遇见喜欢到不顾一切的人,甘心舍弃所有,那也不是安于清贫就能够了事的。高门世族绝不会容忍这种挑战宗法,败坏门风的行为存在。不光小姐们会被禁于深宅冷院,那些敢和她们暗通款曲的穷小子更会被追责,甚至是追杀。 这就是生而享有一切的代价,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想要跳出这个桎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足够强,强到可以挣脱出身的束缚。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黎明和永夜之间的距离,是整个世界。

《永夜君王》


人心是最多变的土壤,只要埋下一颗小小种子,就有机会长成参天大树。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宋子宁叹了口气,轻声道:“天不会亡人,人都是自取灭亡。”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恨天不容情,人力有时而穷,徒呼奈何!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晨曦载耀,旦出启明,万物煌煌。 霞光初曦,启明星动,正是晨曦启明。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以前是我想错了,我曾经希望她不要改变,一直如此随心所欲,肆意张扬,永远能够保有本心。但是如果不能掌握最高的权力,无论是什么样的愿望都只会是奢望而已。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只要长得够好,做什么都好看。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全文)


底层大陆的人,没有过去和未来,他们只活在当前。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牺牲不仅仅是阵亡,还包括改变。一些人牺牲了时间,一些人牺牲了生活,另外一些人则牺牲了命运。他们的一生都因为战争而改变。就象这座城市,看上去很是欢乐繁荣,可是若你一直坐在这里,当时间一天天过去后,就会发现老面孔会少很多,又会增加许多新面孔。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再伟大的天才,如果变成了尸体,那他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全文)


登临绝顶,方知天地之大。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做事不能迷失本心,以至于忘记最初的目标,手段如何其实并不重要。”

《永夜君王》


肖令时道:“有句老话叫做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七公子身份贵重,真要自履险地?”        “如果千金之子说的是高门大姓,那在初时是助力,到了后来只有束缚。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要靠自己双手去挣,成或败,一肩担之,岂不比争那点余荫来得自由自在。”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铁幕限制伯爵以上进入,其实很好理解。 比如千夜自己,若有一群蚂蚁从脚边路过,不管它们在搬食还是厮杀,都不会多看一眼,就连踩死一片,那也是它们恰好出现在自己的落脚点上,只能算是倒霉。可若有几只大虫子晃来晃去,甚至出现猫狗老鼠,惹得心烦,那可就不会再放任,而是会随手轰杀。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原本被忽略的人有崛起之势时,必然会经历打击和压制,那是因为人们真切地意识到了威胁。而当他一飞冲天,再无可掣肘,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俯首。”赵君弘静静注视着自己的四弟,道:“这是强者之路,没有人能够替代。”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魏破天又道:“我从小就被教育,魏家第一,老子第二。如果有人拦在我路上,不管那家伙是谁,又秉持什么大义之道,都要一脚踢开,最好再上去踩他妈的两脚!”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前情已断,若有来生,当与你决一死战。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周统领低低地咒骂了一声,然后拔高了声音,喝道:“想用这么几句话让我投降?就凭你一个人?死了这条心吧!” 千夜冷冷道:“在黑暗种族面前卑躬屈膝,但是面对我却敢于一战?我不明白你的勇气从何而来,仅仅因为我也是人类,一个你们更加熟悉的同族吗?”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只有敌人滚热的鲜血才能浇熄他胸膛里燃烧的火!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辜负此时欢宴散,棠棣寂寂不同看。”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白空照知道,惟有自己才最可靠,如果她突然浮起什么念头,那就是真的,其它严密的逻辑,丰富的理由全是假的。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天不会亡人,人都是自取灭亡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不能制定规则无非是不够强大。

——张伯谦

《永夜君王》


羁绊就是这样一层一层产 生的,有些是他想要的,有些并非他的本心,有些是他的责任,有些却是他决定承担起来的。在不知道是否有明天的世界里,千夜越来越有种强烈感觉,想要靠自己建立起一处小小乐园,一片可以给身边人遮挡风雨的地方。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


总有那么一些人,哪怕是生命中最后的一段余晖,也比无数人正午的阳光都要耀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千夜微笑,说:“这些都不重要。我绝对无法容忍有人要伤害你,就是想也不行!” 夜瞳轻叹一声,“笨蛋。” 千夜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说:“以前很笨,不过以后我会尽量让自己变得聪明。我会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有这样,才能给你安静生活。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千夜忽然感觉胸口堵得厉害,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发冷,心莫名的慌张。就象做错了事的孩子,行将面对长辈。或许在大人们看来那只是小事,可在孩子的心中,这就是能让世界崩塌的大事。

《永夜君王》


在永夜,血脉就是门第,力量就是阶层。帝国有所谓门当户对,永夜也同样如此。 腾蛇不与森蟒共游,天鹰不与燕雀同飞。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那一年,新任皇子侍讲略带清冷的声音犹在耳边:何谓君王?生守国土,死殉社稷耳。 一载教导,一生圭臬。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这就是血脉,这就是天赋,黑暗之源就是如此的不公平,有一些存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无比强大,注定要将芸芸众生踩在脚下。然而就是这样的不公平,让黑暗子民们深深敬畏,并且全心谋求它的眷顾。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人族在这永夜世界的无尽黑暗之中踽踽而行万年,直到一千两百年前才看见一缕微光。先行者披荆斩棘,承继者薪火相传,筚路蓝缕至今,星星之火即将燎原。从来没有不需要牺牲的权利,也没有不需要流血的尊严。逝去的英烈被载入丰碑, 亲人或余悲戚,生者惟长歌当哭。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浮空艇下方的世界,依然是一片不见天光的灰暗。就象此时千夜的心情,他已经不能选择黎明,但也不想堕落永夜,惟有在永夜与黎明间的灰色中栖息匍匐,等待命运的宣判。

《永夜君王》


我有万千世界想和你分享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不要总把别人的事情那么放在心上自己的事情却只一个人承担。朋友,就是拿来用的。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我宋子宁自幼身入黄泉,长大从军,一路走来,所过之处皆是战场。此许名声,全是靠着敌人的尸骨而来,所以谁要是以为我宋子宁不会杀人那可就错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人族每每到了绝境,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千年以来,更是不知有多少先烈以燃烧自己的方式与敌偕亡,这才在黑暗领地中硬生生耕耘出一方养育人族的水土。可以说,大秦现今每一寸山河国土,都是他们用血肉铸就。 现在,赵君度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赵君度年轻英俊,身家背景无可挑剔,自身又是惊才绝艳,踏平神将天关只是等闲,哪怕如张伯谦一样英年晋入天王至境,也不是虚妄。 这样的年轻人,有着如此灿烂前途,于此关键一役,却从未想过自己逃走,而是自始而终,血战到底。更于最后时刻燃烧生命,从容赴死,以一代永夜最杰出的年轻天才作为自己墓碑上的点缀装饰。 只是,灿烂前程,哪是那么容易放得下。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这一下,就连宋子宁也不淡定了,惊道:“你疯了不成,这会影响今后根基的!” 然而赵君度淡然回道:“天王太远,敌人却近!”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张伯谦环顾四周,再是一声叹息,道了声“如此山河”,就踏空而起,倏忽远扬。 如此山河,可值得为之碧血洒长空?若是不值,为何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拿惯了,占惯了,见利亡命之人从来不少。”宋子宁低头看了看双手,突然嗤笑一声,“我倒不怕沾血亲的血,但是有人怕,怕得不得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他本可以在星穹之上俯视众生,却宁愿落于泥地中燃烧成灰。为了那些蝼蚁般的的生命。我不能理解。”“我们只尊敬强者,他却只认同同类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就像一个绝望的人挥刀自残,最疼的是持刀的手,还是被刺穿的心?

——江南烟雨

《永夜君王》


赵君度哈哈一声,道:“有我赵君度在,哪能让弟弟妹妹们在阵上拼命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两人都神色平静,语气如常,一人向前,一人转后。张伯谦前方是无尽虚空,皓帝脚下是青灰色秦陆轮廓。 魔皇的最终出场,预示了一种最坏的可能性。陨落在那位掌控着最接近本源黑暗的至尊手下,任何黎明生物都是神魂俱消,彻底湮灭,连一粒尘埃都留不下来。 皓帝朝着秦陆一步一步地稳定走去,大地在他视野中一点一点展开。 外虚空的战争尚未波及内陆,眼前依然是一派岁月静好。山峦绵延,河流奔淌,大城小镇,星罗棋布,端的是繁华世间。可那个人却怕是连尸骨也回不到家乡了,只余热爱这片土地的心意葬于天地之间。 而皓帝自己,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去往虚空深处,帝国边疆就是他最远的战区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而明天......明天在这里是一个太过奢侈的词,没有人会去想明天。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你知道的,为了最终能够送你登临圣山,我已经不能更快了。如果只看眼前,我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到血族公爵,但到了那里之后,就再难寸进。对于圣山来说,公爵也只是山脚下的一颗石子而已。所以我说,你要给我时间,而且我想,也不会让你等太久。现在无论帝国永夜,与你我同一代的人,就算加上魔女,我打不过的大概也最多只有三五个。难道这样,也还不够?也不能给你信心,再多等我一段时间?”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随后夜就褪去了颜色,冰晶流光不再绚丽,白云苍狗也被时光凝固。 在所有人眼中,夜已变成了昼,只因为, 那冉冉升起的光翼。 几乎所有人的眼中,整个世界就只剩下那双光翼,再也不见其它。他们看不到千夜,也看不到千夜手中射出的三道流光。 那是三根羽毛,三根孔雀一生中最艳丽的翎羽。 冰晶流光的冲势突然停滞,光芒一而再,再而三的削弱。到得最后,冰晶流光光芒只剩少许,有若群星连成的项链,继续飞射。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人皇一击,众生俯首,深红之缚,天网之束,皇者所向,无人能逃。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对大多数普通人,无论市民还是战士,争位之战看得多了,或者至少听说过很多。这是上等人的战争,是王公贵胄的争夺,无论谁赢谁输,和他们都没多少关系。该交的税一分不会少,该负的责都在那里,惟有发财,那是没影的事。 每每争位之乱后,新王登基,初期还会装模作样的大赦一下,减减税赋,清理贪官污吏。过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到以前,甚至收的税还要更多:前面减掉的税,总要想办法再拿回来。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千年帝国屹立至今之道,这个庞然大物负重前行之路注定曲折、坎坷、跌撞,当先祖在黑暗中起步时,谁也不知道正确的路究竟在何方,况且人心即使向背一同,仍有千差万别。惟如这般自错自纠,自省自正,坚守初心,才能凝聚亿万人族,开辟和守护一方黎明之土。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在中立之地,到处充斥着一夜暴富的传说,至于传说真假根本无人关心。在这朝不保夕的世界,永远都不缺乏愿意搏命冒险的人,反正早晚都是一死,为何不试一试?说不定好运就砸在自家头上了。

《永夜君王》


“总会有人的。”宋子宁语声低沉,“帝国千年以降,世族兴衰就像日升日落般寻常。有支系被连根拔起,保住主干重抽新芽,也有斩断主干,旁系深埋土壤,寻隙再现生机。”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战争最白热化的时候,所有规则都已崩塌。上位者退的只是一步,下位者承担的就是绝望。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在这最后时刻,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觉,这些年的生命中,从来都是一个人。就算是有几个身影靠近过他,也转眼间就离开。 从垃圾场那个曾为幼年的他挡住大雨的身影,在一次转身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到伸手握住他并给予他姓氏的林帅,然后是红蝎的长官们,遗弃之地的赵公子、余仁彦……一点点莹然都是黑暗中的微光,并不如何璀璨,却照亮了他看不到未来的世界。 现在,终于一切都要结束了。 “如果回归冥河后还有下一世,不要再这样一个人了吧......”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经过两天一夜后,他一度枯竭的黎明原力也已缓缓回升到原来的水平线。此时在千夜体内,黎明潮汐沿着血脉流淌,而腹下丹田处却有着一团黑暗漩涡。当黑暗原力彻底完成凝练,将会与他体内本就存在的凝练过的黎明原力发生什么反应,马上可见分晓。 是人族用一千两百年实践所证明的冰火不能同炉,还是宋氏古卷上令人匪夷所思的黑暗与黎明的平衡? 千夜并没有过多去思考或恐惧即将到来的结果,走到现在其实并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宁愿赌一把生死,也不愿什么都不做地束手任由黑暗原力侵蚀。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赵雨樱一拍魏破天肩膀,道:“行了,你也无须多想,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早晚要有这么一出的,栽在老娘手里,你也不算太亏。不管怎么说,你多少也算我的人了,以后有打不过的架告诉我,我一炮轰飞了他。” 魏破天哭笑不得,道:“我……” 他才说了一个字,就又被赵雨樱打断:“你怎么你?就这么点事,老挂在嘴上,烦不烦?一年三百多天,老娘才睡了你一晚,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想怎样?老实告诉你,你想什么都没有用。等出了这鬼地方,你不妨去打听打听,老娘当年可是出了名的掀被无情。”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顿了一顿,张伯谦又道:“然则为人族尽力,无须身在帝国。我也不希望你象熙棠那样,事事想着大局,全然忘了自己。熙棠这样的人,有一个就够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他们还小,等他们长大了,就会明白,即成天王,哪里敢死?”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蒂格心中暗叹,人族每每到了绝境,总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千年以来,更是不知有多少先烈以燃烧自己的方式与敌偕亡,这才在黑暗领地中硬生生耕耘出一方养育人族的水土。可以说,大秦现今每一寸山河国土,都是他们用血肉铸就。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如果有其它人想要打主意,那就帮我劝劝他们。” “劝?” “你狼王劝服别人的手段不是挺多吗?” “可是最有效的从来只有一种。” “哪种有效就用哪种。” 狼王道:“如果实在劝不下来呢?” 千夜淡道:“我现在不是一个仁慈的人。等我回来,不管是谁,伸手的剁手,伸脚的砍脚。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斩尽杀绝,全族拔起!”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弱?我差点就没命了,这还叫弱?”宋子宁没好气地说。 千夜淡淡一笑,道:“有我在,你怎么会死?你的伤要紧吗?”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阳光正好,可是谁又能听见世界在哭泣?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在真正的王者面前,尊严都是浮云。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刚才有机会,为什么不逃?” 本笑了笑,道:“逃?怎么能逃?” 我是战士,必须……站着死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领袖应该是什么样子?” “制定规则,维护规则,做出选择。”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宋子宁过来,也拍拍千夜的肩,劝慰道:“别想了,我也躲不开。” 以姬天晴的手段,瞬间将原力提到极致完全不是问题,这也意味着顷刻间可以下重手重创千夜和宋子宁。 七少对此似乎已经坦然接受,所以过来安慰千夜。 没想到千夜白了他一眼,道:“你躲不过去,我可没说躲不过去。” 宋子宁顿时一呆,问:“那你为何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 “为了让她少说两句。” “...千夜,你学坏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有我赵君度在 ,哪能让弟弟妹妹们在阵上拼命?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当初给我的承诺,也并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论战力晋阶,或许整个永夜都没什么人比你做得更好。如果给你时间,也许……也许有一天,你真能伴我同返圣山。”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从来没有不需要牺牲的权利,也没有不需要流血的尊严。逝去的英烈被记入丰碑,亲人或余悲戚,生者惟长歌当哭。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老师曾经对我说过,星轨每一刻都在变化,未来可能更好,也可能更坏,可能对一部分人更好,可能对一部分人更坏。天机术做出的选择都只是当下最优,而不是最优,所以他从不介意声名,也不介怀失败,只希望能够有更多选择。” “而我在幼时,从未向往过那个大位。我在坐上大位时,也一刻没想过做一个英主。我现在唯一的愿望,是想替他去看一看载曜的结果。” 临江王蓦然闭上眼睛,抬手掩去自己所有表情。 那个人总是这样,眼中有整个世界的星云,唯独没有自己的身影。贵子也好平民也好,他一路救了无数人,却从不回顾,无论身后留下的是感激也好,怨恨也好,都丝毫不会让他眼中星云明亮一点,暗淡一点。

——皓帝

《永夜君王》


“也没要你答应,只是让你知道,我迟早会回来,还有回来之后会做什么而已。” 狼王耸肩,“说不定有人心存侥幸,觉得情况不妙还可以跑。” 千夜森然道:“在我面前,败就是死,还有人想跑?”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唐尼忽道:“有些事,我本以为自己想明白了,现在才发现,依然没有答案。” 多米尼克一怔,问:“都是什么?” 唐尼缓缓地道:“我在想,人族只用千年就崛起的秘密究竟是什么。我也在想,荣耀和尊严是否可以计算,它与几百年或者上千年的生命相比,孰轻孰重?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呆在囚笼里,我们所能看到的天就那么大,其实囚笼之外还有极广阔的世界。这就是历代那些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宁可冒着陨落风险,也要探索虚空的原因吧。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骆冰峰脸色灰败,忽然一声凄厉长啸,道:“我自问没有丝毫对不起大哥的地方,他何以如此待我?” 瑞翔冷冷地道:“自从有了这个女人,你修为就突飞猛进,更有望先行一步,踏足天王至境。如狼子野心,以为天王不知道吗?” 骆冰峰脸色阵青阵白,缓道:“就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大哥与我有恩,就算我成就天王,他也永远是我大哥。这又何必?” 瑞翔心中似有所感,语气放缓,道:“真到那时,世人眼中必然只有你骆天王,谁还会记得张天王?”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身为强者,若不能庇护自己的族人后裔,又有何用?

——哈布斯

《永夜君王》


这就是属于战争年代的世界,每次离别都可能是永远,而心有牵挂实则是一种奢侈品,因为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无能为力。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也许多年以后,他们重归故地,再聚首时,都已能够各自擎起一方天空。也或许有人会永远留在途中,只给朋友送来一捧回忆。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最后一句话很沉重,千夜却没有放在心上。他已经学会了不去为不可控制的事情烦恼。 不管机会有多少渺茫,只要存在,千夜就会全心全意地去争取。如果没有这份韧性和专注,在垃圾场中,年少且受过重伤的他早就化为泥土。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恨天不容情,葬心于此 人力有时而穷,徒呼奈何。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太祖当年筹谋‘载曜之始’,自斩腾蛇双翼,负重曜轮,从此姬氏图腾缺失,帝血代代受压制。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人族?难道结果就是强者保不住自己的血脉和传承,人性总是善忘而贪婪,没有人会记得最初的牺牲。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我本以为血族都是追求荣誉和信仰的真正贵族,没想到也有贪生怕死之辈!你们看看,看看对面,看看那个人族,你们还好意思自居上等种族吗?”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吾道即吾心,外物与我何干。

——张伯谦

《永夜君王》


他珍惜所有得到的友情和善意,因为那并不是能够理所当然拿在手里的东西。在这战乱的大时代,在这朝不保夕的大地上,保护自己都是个艰难的任务,何况兼顾他人。 然而,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告诉他,人生原本可以是另外一个样子? 千夜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甚至笑出声来,说:“我不是。”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骆冰峰一声长啸,道:“大哥,你当日将圣山和通道托付给我,我曾说当以性命护得它周全。今时今日,我想我做到了。” 张不周微微动容,旋即又转为平静。 骆冰峰举剑齐眉,道:“这剑上有你的力量,形如你的化身。所以这一剑,就还了当日的救命之恩,也了断你我的兄弟之情。” 说罢,骆冰峰掉转剑锋,竟一剑反刺自身,洞穿心脏!扑通一声,骆冰峰终于倒下,一代强者,陨落尘埃

——骆冰峰

《永夜君王》


我大秦姬氏负黎明气运,起事于洛水之畔,自太祖始,世系三十三支,传承至今还余一十七支,先人碧血浇灌这片土地,在此开花结果,繁衍传承。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骆冰峰怔了怔,忽然大笑,“天王之路只在脚下,何尝听说能够假手外人”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他容得下帝国,帝国却容不下他。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我宋子宁就是要照顾兄弟,你等能奈我何

——宋子宁

《永夜君王》


骆冰峰却丝毫不理严阵以待的千夜,径自走向端坐不动的女人,伸手去扶。在指尖触到她衣衫的刹那,她忽然化作无数流光,随风而去。此刻骆冰峰似是仍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伸手连抓,可是每点流光都如风般穿透他的手掌,飞向高处,然后消失。直到最后一点流光也消失在天际,他才放手,怅然有失。 不知过了多久,骆冰峰忽如从梦中醒来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未来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当前则是实现了无数个可能性中的一个。说到底,所有生物都渴望窥伺天机,难道就是为了认命吗?还不是为了逆天改命。 而既然改了命,那么曾经看到的未来还是不是未来?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


我大秦姬氏负黎明气运,起事于洛水之畔,自太祖始,世系三十三支,传承至今还余一十七支,先人碧血浇灌这片土地,在此开花结果,繁衍传承。您贵为宗室最长者,扶持我族走过百余年,为何要做出同族相残的事,然而先人立于洛水之畔,想的是不再被如役豚犬,太祖定下以帝血为国奠基,想的是承载黎明之曜,如今都已经实现。这才是先祖初心!”

——烟雨江南

《永夜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