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是不幸福,没有什么心理阴影,也没吃过很大的苦,相比许多人,我这些经历并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人生路有点坎坷而已。只是,光是活在这世界上,我就已经很吃力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辈子就跟我在一起吧 不行的话我再等等 还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有朋自远方来,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然后鞭数十,驱之别院。孔子曰:不亦悦乎!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是个不算幼稚,又只能假装世故与成熟的尴尬年纪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世界上的道理就是,虽然你尊重别人,别人未必会尊重你,但是别人尊重你的时候,你就应该尽量尊重别人。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赵永臣忽然说道:“大圣此去何为?” 吕树愣了一下笑道:“踏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吕树大步走向身后的黑色雨夜中,消失不见。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听君一席话,浪费十分钟。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远浮于世烟云外,似若钻石夜空明。 烈阳燃尽宙合静,落日不再星河清。 漫漫长夜路何寻,直到炽焰长歌行。

《大王饶命》


这个世界很虚伪,也很冷漠。 人们每天面对着无数的谎言,阴谋,战争,血腥,甚至不知道自己其实想要活成一个什么样。 大家慢慢不再去看夜晚如何降临。 也不再去看自己是否得到了曾经期待的人生。 心里的真话,最终只能在365分之一的愚人节去说。 而这一时一分一秒,不管吕树还是卡洛儿,都在这纷扰的世界里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本心,说着自己真心想说的话。 吕树说跟我走,卡洛儿就跟他走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生活就像是一道选择题,可有时候你没有选择。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生小常识:冤冤相报何时了,所以我劝告大家如果有仇,就一定要一次把对方打死。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其实,越炫耀什么,心里就越缺什么,这句话是有点道理的,炫耀通常就是为了自身的存在感与优越感,真正的富人大部分不会刻意的去炫富,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错了,不一定要改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推理真的是一个看细节的事情,我上初中的时候同学们老是讨论柯南和福尔摩斯,结果我一看福尔摩斯的原名是“holmes”,我就觉得按理说这应该翻译成H开头的霍姆斯或赫尔墨斯,怎么就变成F开头的福尔摩斯了?我就想,这翻译者是不是个福州人啊?怎么H和F还分不清楚呢,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哈哈哈,我一查,福尔摩斯翻译者叫林纾,近代文学家,翻译家,福州人……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瞥了石学晋一眼:“听说你立志贯通三教寻一条出路,只是那么多书,那么多道理你一个普通人有生之年能看完吗?” 石学晋优哉游哉的笑道:“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我认为人的一生中总会有某个时刻会对自己说,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的选择。”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个伪命题,谁都得不到统一的答案,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不是活一生的,而是活某几个片段,就在那几个片段里一切都是美好的,而你拥有着最强大的勇气,还有最可靠的战友,以及最炽烈的信仰。 如果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吧。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李弦一无意中打开一本数学课本,只见扉页名字下面比别的课本多了一行字:杀人须就咽喉着刀,吾辈为学,当从心髓入微处用力,自然笃实光辉。 句子必然不是吕树原创的,可这是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少年人该有的心境吗? 那个时候,他似乎还在为生计而苦恼吧? 李弦一随手一翻,只是闲起无聊想从这书中的笔记去窥探一下这个少年的内心,当他翻到这本书的最后一页时,竟发现尾页下方有三个极小的字。 活下去。 顿时间,那少年抿嘴倔强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小明刚把蜡烛吹灭还没来得及许愿就被赶出了灵堂。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曾说过这个世界其实是有恶意的,一个一直做好事的人可能便因为一件事情被人误会,就坠落深渊。反而那些一直做坏事的人偶尔做了件好事,就会被人冠上“原来人还不错,以前都没发现”的标签。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昨日新绿蚁,今日亭中酌,绿蚁是好酒,新亭是好刀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天不生我吕小树,贱道万古如长夜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希望朋友过得好,这才是真诚的友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一根软软的绳子放在桌子,你从后面推它,只会弯曲。 从前面牵着走,才能让它去往你想要它去的地方。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小明被父母长期蒙在鼓里,最终导致窒息死亡。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光明消失不见,只剩下海底深处的黑暗虚无。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不知道多少人都梦想过自己可以双手结印,可以像动漫里的那些主角一样强大。 然而慢慢长大了,每个人面对的是庸碌的工作,是复杂的人际关系,是社会的险恶。 想的都是功名利禄,还有升职加薪。 直到某一天大家忽然回首发现,原来自己睡觉时,梦里都不再有屠龙的勇士,也不再有年少时午夜梦回中的某个身影。 有人说这是成熟,吕树觉得倒不如说是死去。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嗯……吕树,你以后还会这么为我挺身而出嘛?” “会啊,肯定会的!” “要是有人骂我,我还可以打他吗?我是说简单的教训一下,跟今天不一样。” “可以!” “那要是有人打我呢?” “那就揍他!” “那要是有人想杀我呢?” “那就杀他。” “那要是全世界都想杀我们怎么办?” 吕树愣了一下,他看着天边最后一抹晚霞坚定道:“那就杀他个天翻地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很高兴见到你” ——“你高兴的太早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个世界很虚伪,也很冷漠。 人们每天面对着无数的谎言,阴谋,战争,血腥,甚至不知道自己其实想要活成一个什么样。 大家慢慢不再去看夜晚如何降临。 也不再去看自己是否得到了曾经期待的人生。 心里的真话,最终只能在365分之一的愚人节去说。

——纯情犀利哥

《大王饶命》


圣人上过战场么?如果上过,他早就被杀掉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世上随着时间的变迁,一个个英雄出现,然后一个个英雄在消失后被取代,这好像是一种荣耀。 可世界上这个世界其实从不曾有一个人能取代另一个人的位置,所谓的取代,只是以前的那个人被遗忘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大家慨然赴死不是被逼的,于是英雄这个词汇才有了意义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战场中,最重要的武器不是你的智慧也不是你的手中的制式长剑,而是豁出去的决心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就是一个快餐时代,人们都善于遗忘,善于告别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只要活着,就总能发现有好事发生……在别人身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这一辈子,必须要有点后路才行,不然孤注一掷的把自己整个人生都压上去了,谁知道你压的人靠不靠谱啊? 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在某个阶段拥有至交好友或者闺蜜,可再过一段时间呢?很可能就不是了。 也许你们是最好朋友的时候他还能为你保守秘密,可万一有一天因为什么事情产生嫌隙了呢?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层次越高,自由度也就越高。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不能光看别人的外表,也要看看自己的外表。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每个人都必须活在自己的节奏里,千万不能因为别人而乱了自己的节奏。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当时吕小鱼说其实买那种两毛钱的就 好了啊,吕树说不行,都说巧克力好吃,人 生的第一块巧克力一定要吃好一点的,万一 买了劣质的不好吃,岂不是对这个世界就太 失望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权力是一种很让人着迷的东西,一旦拥有过,就很难回头了。 有些人握住了权与力,好像把整个世界都握在了手中。 如临绝顶,俯瞰群山,呼吸天地,逆者皆亡。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个世界好大啊,大到……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就是这么没出息,见到好吃的就想带给吕小鱼

《大王饶命》


卡洛儿哭着笑道:“那句话我说了,但是你好像没听到,我就再说给你听一遍。” “吕树,这辈子就跟我在一起吧,不行的话我再等等,还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那年春,一贱东来,万贱归宗。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自己家大白菜长腿去拱猪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一个人如果太过出众是会影响到身边其他人的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强者对弱者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关怀。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没有寄人篱下过的人不会太明白寄人篱下是个什么感觉,住在那里你像是个客人一样,使用什么物品都会有些担心损坏或者主人家不让你用,久而久之,哪怕在那个小小的一方天地之内,你也会把自己的生存环境收缩的更小,小心翼翼的小。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保持着自己的本心,说着自己真心想说的话

《大王饶命》


人生问题的解决之道不是躲避,而是让这个问题消失,或者……直接去杀掉制造这个问题的人。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如果都因为太危险就选择不去的话,那还有谁去?” 吕树乐呵呵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笑着说道:“我去。”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很高兴见到你!”——“有多高兴?”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有时候罪恶便需要暴力来清洗,如果这世界不能给你公道,那你就需要自己给自己一个公道。

《大王饶命》


那一团团血花在空气中盛开而来,犹如破晓之时断绝一切生机的蔷薇从地狱中生长出来,身处黑暗,向往光明。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想了想,这种对自己释放出善意的人,别管人家爱好怎么样,吕树觉得自己都不应该说特别让对方为难的话,而且个人爱好这种东西,你不喜欢,并不代表你就要去否定。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但正因为他清楚这种不公平的存在,才会更加的努力去争取一切他能争取到的东西。 别人在睡懒觉的时候他在卖煮鸡蛋。 别人晚上可以玩游戏,但是那会儿他得出去打工,在烧烤摊儿上当服务员,一忙就是到凌晨2点。 这些过程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结果。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他咳了两声:校长您别怪我说话直啊……李一笑顿时眯起了眼睛冷笑道:那你也别怪我下手重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聂廷平静面孔下隐藏的波澜,聂廷说道:“这个时代,人们向往金钱与名利,很多人已经不愿意吃苦。他们关心升职与否,薪资几何,至于保家卫国的事情,就让别人去做好了。” “既然他们不愿意去做,那我们便责无旁贷,我很庆幸与诸君共事一场,能够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依然秉持着我们的信仰与热血。” “今日刘修站出来了,明日可能便是我聂廷站出来了,然而我聂廷会死,但天罗地网与祖国却不会死。” “我惟愿天罗地网的所有将士都能在这个将乱的世界中逆流而上,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两个相依为命的人本应该互相体谅互相信任,如果这都做不到,以后能走多远呢?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待吾主归来,王座之下尽皆走狗,尔等当永世不入轮回!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以前的吕树憧憬自己未来是个什么样子?正常人是什么样,他就什么样,毕业以后朝九晚五的工作,结婚生子,这就算完事了。 想想都会觉得有些暗淡啊…… 这是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可对于有些人来说,普通本身就意味着一种悲剧。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个伪命题,谁都得不到统一的答案,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所谓的孤独是什么,大概就放眼望去身边茫茫人海,却无人可与自己同行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小院石桌,天朗气清,蝉鸣不止。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往往大部分人的意识会在对某些人或事形成固有的观念时,就会忽略其他的东西。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生命在战争中显得那么脆弱,信任也无从提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女人的眼泪都是她脑子里进的水,这脑子里的水要是流干了,以后可就不好对付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人们老是说,层次不一样的话,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慢慢变远,直至消失于彼此的世界再无交集,吕小鱼今天就一直在想,她得跟吕树的进度保持一直,起码距离要近一些。这样,吕树就不会忽然哪天从她的世界里消失掉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自己作为一个已经算是身经百战的人非常清楚,一场战斗如果只是点到为止的话,将会和“不死不休”的战斗有多大的差别。 当战斗进入不死不休的那一刻,一切美观与套路都成了多余的负担,如果能杀死敌人,即便让吕树用牙齿去咬敌人,他也愿意。 战场,本身就是一个只有疯子才能活到最后的地方。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有朋自远方来下句是什么?”“虽远必诛”“对,虽远必诛”

《大王饶命》


等吕树哭笑不得的拿回手机时,他手机的壁纸神马的,全都是吕小鱼的照片了……而吕小鱼的手机里,都是吕树的照片。 吕小鱼一脸担心的看着吕树,生怕他把这些设置都给改了,结果发现吕树没有半点要改的意思,才重新笑眯眯的抱着手机玩了起来,她平躺在沙发,小脚丫子踩在吕树的身一晃一晃的,得意极了。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世道艰难,未知世界在眼前血腥展开。 吕树哪怕学会了修行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某一天直面如此惨烈与杀气浓郁的战斗,想的最多的还是如果以后变强了,要带吕小鱼去哪里玩。 可现在他别无选择。 就像是当初他从孤儿院出来苦苦挣扎生存一样,就像是他蹲在小锅旁边卖白水煮鸡蛋一样,吕树的人生好像从来都缺少了太多选择的权力。 可是他的心里唯有三个字,活下去。 认真的活下去!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刘修这样的人,他存在的意义便像是黑暗里的灯塔,我们行走在黑暗里,身边冷漠又冰凉,不需要谁来告诉我们前面还有多少欺骗、谎言、丑陋,而是需要有人来告诉我们,其实我们还可以成为另一种更美好绚烂的模样。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好像这个人就是独立的,并没有打算融入哪个集体,不管谁面对他都好像有着很强的隔阂感和距离感。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看着聊天记录,一句话都没说,仿佛置身事外。这群人从来没有想过要接纳他进入这个群体,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融入进去。 彼此就像是熟悉的陌生人一样。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一刻,卡洛儿可以毫无怨言的听着吕树讲些烂了吧唧的笑话,没有负面情绪值,而毁灭气氛大魔王吕树终于遇到一个在这种时刻不会对他产生负面情绪值的女生了。 因为…对方确实觉得很开心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吾都发现是别人错了

《大王饶命》


说出去的诺言像玻璃瓶一般容易支离破碎,写在本子的话也经常会被遗忘,人类是这么一个善于遗忘的物种啊。 然而吕树像是把他做出去的所有承诺都用力的记在了心里,把所有写过的誓言与希望都给用力付诸了行动。 这少年确实如他所言一样,正是在用力的活下去。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你们起这么早 ······ 一定是为了看我的动态吧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卡洛儿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搂紧了吕树的脖颈,像是要感受这世界上最后一点温暖。 “这位女士,你是否愿意嫁这位男士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世界寂静。 “对不起,吕树,”卡洛儿眼里的泪水汹涌而出:“我不愿意。” 一颗颗眼泪从眼角坠落,犹如要坠入深渊。 卡洛儿哭着笑道:“那句话我说了,但是你好像没听到,我就再说给你听一遍。” “吕树,这辈子就跟我在一起吧,不行的话我再等等,还不行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位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这位女士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吕树沉默良久,这大概是电影里的场景,他看过一场电影,电影里也是这样的场景,然而如今他却是主角。 “我愿意。”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对于吕树来说,一个人太孤单了,真的太孤单了,孤单到你想说话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所以吕小鱼偷偷跑出福利院来找他,他感觉很暖。 对于吕小鱼来说,吕树是唯一一个关心她未来会怎么样的人,不管吃的好坏,总觉得跟着吕树,未来就挺有意思。 两个苦哈哈的人其实自己心里并没有多苦,这才是他们能够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根本。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只是李弦一忽然发现吕小鱼这孩子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性格,虽然吃了你的零食不怼你了,但态度,绝对谈不信任。 这种感觉好像是,这世界只有吕树才能让她无保留的信任,她的信任也只给了吕树,其他人则半点都分不到。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小鱼平静问道:“其实我一直不明白笑里怎么藏刀。” 吕树沉吟了两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刀哈哈哈哈哈哈,这样。”

《大王饶命》


哀如细雨,也如蚕丝,当你抽丝剥茧看到里面那个悲恸的内心时便会发觉,原来哀恸的情绪其实是抽不尽的。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也许大家都会喜欢你,然后在下一个阶段都会开始讨厌你了,但是吕树觉得这个不重要,从始至终他都在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世上所有东西都是可以被改变的,哪能真有那么一群人纯粹为了守卫世界的理想而奋斗几个世纪,甚至几十个世纪?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修行一事如苦海行舟,海之广博壮阔一眼望不到尽头,可只有努力,才能走完一程又一程。 吕树晚上回家安心修行,绚烂的世界正在不断变化,也只有安心修行才能在这世界中无惧风雨雷鸣。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有个黑暗森林法则,大体意思是说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一样潜行在林间,大家悄悄的拨开树丛争取不发出一点声响。 这个猎人必须小心,因为这黑暗丛林里到处都是和他一样的猎人,在这个森林中任何暴露的生命都有可能招来其他文明消灭。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有一种孤独是你看着别人过的幸福就好了,你就躲在角落里默默的看着,只要对方开心,你也能感受到一点点温度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这世界上的道理就是,虽然你尊重别人,别人未必会尊重你,但是别人尊重你的时候,你就应该尽量尊重别人。现在有些年轻人因为独生子女的问题,早就被惯坏了,连最起码的尊重都不知道是什么。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卡洛儿欣然道:“小时候一个人在家就只能多去读读书,在那里面找朋友,或者是通过作者去看看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我的世界有点失真,家族为我给这个世界蒙上了一层美好的滤镜,大家对我都很客气,我去餐馆吃饭的时候老板大叔都笑盈盈的,可我知道其实每个人生活里都有自己的痛苦,而我却只能看到他们好的一面,没法去帮他们分担一些忧虑,所以也会觉得有些遗憾。”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卡洛儿轻轻抚摸着吕树的脸颊:“永别了,我的爱人。” 咔的一声,似乎卡洛儿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彻底碎裂了。 吕树感受着对方的生命汹涌的流逝着,能量波动越来越弱直至感受不到,卡洛儿的眼睛终于闭上,睫毛也不再可爱的颤动。 那只无情无形的手似乎又残忍的将吕树心脏狠狠提起,几乎让吕树疼痛到窒息。 神父叹息着拍了拍吕树的肩膀走了出去,留下寂静的世界。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小心翼翼的将卡洛儿平躺放在柔软的红毯之上,他默默的将一枚易拉罐的拉环带在手上转身大步朝教堂之外走去,那里还有属于他的战斗,背影孤独而又决绝。 “永别了,我的爱人。”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在这一刻,不是因为道元班的地位有多么高,而是部队里的传统:有饭老百姓们先吃,有危险了老百姓们先走。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剑招千变万化,抽、带、提、格、击、刺、点、崩、搅、压、劈、截、洗。而真正的高手心只有一招,是制敌的那一招,剑法研究出来是为了什么?为了好看吗?不是,是为了杀人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忽然问道:“小鱼,你每天最有幸福感是什么时候?” 吕小鱼想了想说道:“跟你买完菜之后,看着你做完饭,然后一起吃饭。” “说实话。” “看着你做完饭,然后一起吃饭。” “说实话。” “吃饭……” —

《大王饶命》


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换来什么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一剑斩出便自信可斩苍穹,这种自信才是强者的本心与本能,这种东西是需要历练的。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就在这一天,刘修画像的旁边,洛神修行学院里曾经始终笼罩在黑影里的第九天罗画像,终于换成了吕树。 画像里吕树在笑,笑的无比灿烂犹如阳光。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其实人这一生之所以会成熟,是因为他们背负着太多的东西,又经历着那些无人捧场的幽默,那些吃过亏的仗义,那些被背叛的信任,那些得不到回应的爱,然后被迫成熟起来,将这一切都换做保护自己的能力。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你好”——“我哪好?”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吕树沉默,卡洛儿轻轻拍了拍吕树的胸口:“这个地方,终于有我的位置了呢。可是我自私的希望你陪我最后一程,却不希望你今后需要背负着我死亡的阴影生活,所以吕树对不起,我不愿意,我不能愿意。其实我有个秘密,永恒之枪碎裂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可能当永恒之枪碎裂的那一刻就不会再那么爱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不想接受这个结果,所以请原谅我拒绝你,这才是对我来说最美好的结局,这个世界有你真的很好呢。”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时光就仿佛一个轮回,吕树隐藏在嬉笑深处的性格终究不会被世界磨平,那是早就沸腾在血液里的意志,就仿佛他天生就应该是万物的主宰。 不管是修行也好,掠夺资源也好,吕树所为的似乎只是让自己活下去,让小鱼也活下去。 那么用力的去修行、去生存,也只是为了一往无前。 如果他们的去路上有一座山,那就劈开那座山。 “凡逆我们的终将死去,这就是法则,”吕树平静的说道,这一刻他语气平静的,似乎都有点不像他自己,瞳孔深邃入深渊。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您听过这样一个传说吗,如果易拉罐的拉环拉断了却没能打开饮料,说明这个拉环是上天选中的,当做戒指带在手上能带来好运气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把玩笑开的很过火,然后你生气了他还说你开不起玩笑

《大王饶命》


吕树心中的惊喜感觉就像是水渠刚通,清澈的河水开始灌溉进田野里,慢慢的铺开。

——会说话的肘子

《大王饶命》


“我石学晋立志贯通三教,所为不是我一人,而是要为天下没有资质的读书人走出一条新路!” “我愿天下人人都可修行,我愿书生不再百无一用!” “我愿为这九州再守五千年文明昌盛不息!” “我愿为这九州再守五千年边境擅入者死!” 石学晋在这苍穹之上每说一句话便走出一步,每走一步,这天色便再亮一分。 直到第四步时,那声音还在继续,只听石学晋忽然朗声笑道: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牢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石学晋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