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讨人喜欢,我从小就不会讨人喜欢,后来我知道了如何讨人喜欢,我决定就不讨人喜欢。


还是喜欢看动物世界,因为那里没有人。


朋友,是这么一批人。 是你快乐时,容易忘掉的人。 是你痛苦时,第一个想去找的人。 是给你帮助,不用说谢谢的人, 是惊扰之后,不用心怀愧疚的人。 是对你从不苛求的人, 是你不用提防的人。 是你败走麦城, 也不对你另眼相待的人。 是你步步高升, 对你称呼不改变的人。

《不过如此》


没有知识的人才在乎长相。


知识分子的知识不是以读书的数量来计算的,读书破万卷的一般人,多得很。知识分子应该是用心读书的那种,读出来的知识渗进骨子里。所以,真正的知识分子该有一副傲骨,不善趋炎附势。这使他们当中绝大多数显得个色,总是鹤立鸡群,混不进人堆里。

《不过如此》


我最讨厌那种说教,什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仿佛青春的全部价值就在于为将来的成功而苦苦奋斗。在所有的人生模式中,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是最坏的一种,它把幸福永远向后推延,实际上是取消了幸福。


没有事实,统一口径就是事实。


我选择了主持人访谈这一节目形式。我记得当时的一个最根本的冲动就是要尊重人的主张,而尊重人的标志就是让人说话。

《实话实说的实话》


英雄是干出来的,不是塑造出来的

《不过如此》


当语言跟不上时,思想就不能停止,当思想跟不上时,语言就是废纸。


有人说,朋友是一面镜子,而这样的朋友就像哈哈镜,你的不足是他的长处,有这样的参照,你就不会轻易沾沾自喜,你永远无法并行的朋友让你知耻而后勇。

《不过如此》


38岁生日前一天,我从恶梦中醒来,心狂跳不止,刚才又梦见数学考试了,水池有一个进水管,5小时可注满,池底有一个出水管,8 小时可以放完满池的水。如果同时打开进水管和出水管,那么多少小时可以把空池注满?呸,神经吧,你到底想注水还是想放水?

《不过如此》


泛言之,渐渐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这“不过如此”四个字我觉得醰醰有余味。变来变去,看来看去,总不出这几个花头。

《不过如此》


和平年代,为什么要在歌舞升平中加入这些嘶哑的呐喊,就是要让年轻人知道历史、承担责任。


我觉得孤独很快乐,比如12点你翻开一本新书,闻到墨香的感觉,这是他人无法给的。”


知识分子的骄傲与自卑总能拿捏得恰到好处,能骄傲时绝不谦虚,该自卑时一声叹息,绝无造作之感。

《不过如此》


回溯自己的过失需要些勇气,现在,撒弥天大谎还不以为意者大有人在。应该说,撒谎并非小事,一个人撒谎还无碍大局,全国人民都撒谎,这个国家就完了。

《不过如此》


孩子们吃盒饭,菜和饭分得不像我们这样清楚。所以有时连吃几口饭,有时又连吃几口菜。吃饱了,同样心满意足。也许,饭就该是这样吃法。

《不过如此》


官员财产没有公示,否则马云、王健林会很伤心,因为他们根本进不了——富豪榜!


我从小就不讨人喜欢,所以我一直想知道怎么讨人喜欢.等到我知道怎么讨人喜欢后,我就决定不讨人喜欢.


这就是柴静,一个记者,她不同寻常的地方是她总能看见。其实那些地方许多人能看见,却喜欢选择视而不见。


感谢淘宝,他让我知道到了中国最贵的车——是购物车。


一开始我不会讨人喜欢,后来当我知道了如何讨人喜欢我就决定不讨人喜欢


有种人,民间叫"不讲理",学界称为哲学家。 夜深时,我读完也夫的书,目光呆滞,掩卷沉思。如果我们每个节目都要承载这样重的知识负担,非出人命不可。 即便如此,你自认为已经懂了,他们也未必满意。 无知时,我们无畏。 沾了知识,我们体会到重新做人真好。 我们崇尚知识以后,都掸了掸肩膀,扛上一捆文化塞进节目做背景。还是那些家长里短,文化着说,就显得很有品味。

《不过如此》


18世纪,法国人孟德斯鸠就曾提出过地理因素说。 也就是说,法律和地球纬度、地貌、冷热以及人种都有关系。比如热带地区法律为什么允许早婚和一夫多妻,是因为热带地区人和热带地区植物一样长得快,熟得旱。 同时,热带及亚热带国家盛行严刑峻法,就是因为那里的酷热容易使入暴躁和不理智。到了温带和寒带,法律也随之宽和起来。

《不过如此》


他说现在一遍遍看自己片子里的这些抗战老兵:“我每看这个,就觉得自己非常渺小,我们受的那点委屈算个屁啊。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九死一生,家破人亡,多沉重的词啊,对他们来说小意思。受尽委屈,有误会,没有钱,半辈子吃不饱饭,儿女找不到工作,女朋友被人撬走,邻居一辈子在盯着你。当我每天看他们经历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这个年龄经历的所有事都特别淡。”

《看见》


过去出门,一年半载,写封信,写啥都真。现在出门,十天半月,打手机,谎话连篇。


母亲对王老师说,这个孩子胆小,如果做错了事,不用直接批评他,批评他附近的人,就可以把他震住。 这种作法的直接后果是,每天都觉得老师含沙射影,指桑骂槐。

《不过如此》


一是座山雕一枪,梁上的道具本该扔下一盏灯,那天一失手,3盏全扔下来了,众人屏住气,看杨子荣如何收场,只杨子荣气定神闲,抬手一枪,全场灯暗。“八大金刚”摸着黑不忘捧臭脚,好枪法,一枪把保险丝打断了…… 二是座山雕一枪,全场灯暗,原来慌乱中,电工出了错,拉了电闸,杨子荣不慌不忙,抬手又是一枪,全场光明一片,“八大金刚”叫道,好枪法,一枪把保险丝接上了…… 第三个最难,座山雕一枪,上面扔下灯两盏,这本是给杨子荣“一枪打俩”预备的,杨子荣正犹豫着举不举枪,上面又扔下了一盏,这回“八大金刚”有话了,好枪法,没打就下来了……

《不过如此》


失眠的人不知为什么爱撒同一种谎,即睡不着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想什么或者心里没想什么事。其实,睡不着的时候就是一脑子事。干脆说,就是因为有一脑子事才睡不踏实的。问题的症结在于,事不算大,因为睡不着,把事想大了。”


陈若欣忽然说:"叔叔,你长得这么难看,还当主持人啊?" 那一刻,只觉得斯文扫地,手足无措。 我在弟兄中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哥哥。小时候,家里来了客人都夸:"老大精神,老二利索"。偏偏到了老三,满世界找不着合适的词,"这是老三,老三好啊,最小吧,哼哼,哈哈。" 母亲总是把话接过来说:"其实我们老三穿上好衣服挺精神的。" 第一个女朋友离我而去时说:"我听不了那些冷言冷语。"

《不过如此》


交警队长酒桌上对朋友说,咱地界上你随便开,出了事算对方责任。 晚上分手后果然接到朋友电话说出事了,是自己的责任。 队长说,不,是对方的责任。 朋友说,对方是树。


抑郁症离我很近,近得像亲兄弟,医书上描绘的大部分病症我都具备了,还有即兴发挥的部分。


这些文化人因为受到尊重,有了极高的热情,觉得我们这帮人可交。那个时候,他们就开始跟我们敞开心扉谈起来。 北京知名的教育学者、社会学者几乎都参加我们的节目策划... 现在我们组里专职的策划就有10个人,他们在全组地位最高,待遇也最高。

《不过如此》


我去大学讲座,这样遮掩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形象一般,就推出了一个比我还丑的,把白岩松推出去了。每说到此,都是笑声一片,掌声一片。 那次去北京外国语大学,一个女生说,你知道白老师怎么说?他说台里先推一个丑的,看看反应不大,就把最丑的推出去了。

《不过如此》


农村小学实行素质教育,一年放4个假,分别是寒假、暑假、麦假、秋假。放假回家帮助料理地里的活,听说土富分子偷摘队里的蔬菜,黄瓜地、西红柿地就被我们手执红缨枪护卫起来,后来被队上撤了岗,因为地富分子没我们偷得多。

《不过如此》


我就想告诉大家,确实有这样一种病(抑郁症),希望大家能知道,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得了这种病,希望你不要歧视他,然后鼓励他去看医生,医生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我曾经一竿子捅落一个巴掌大的马蜂窝,脑袋被蜇成菱形。 同伴家是没落的中医世家,在河边寻了些草药替我擦在伤处,等了一下午不见好,我只好绿着回家。 幸好当时被蜇的人很多,我随他们的口风,渲染成意外事故,躲过了一顿拳脚。 我真是愧对王老师安排的军体委员的职务,小学前三年,差不多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躺在医院里,感冒、发烧、腹泻、扁桃体炎、骨折、轮换着得。 一段时间,我闻到枕头上的来苏水味,像嗅到亲人的气息。

《不过如此》


所谓业余就是深藏不露的专业


我对电视台的使命和节目编排没有什么想法 我也不愿意想 因为那样可能会耽误我干正事 我有那个时间 就能多采访一个人 多整理一些材料 这样可能更有功德 我现在想 我二00二年为什么得病 就是老想不该想的事 现在为什么快乐 就是不想那些事 只想怎么把该做的事情做好 这一点可能更重要

《看见》


床 上用品是进口的,躺在上面的人也该是进口的。果然,后来美国总统来时,就住在那儿。

《不过如此》


终于明白为啥你们不还嘴,原以为是反思喝闷酒。实际上是怕股票跌,还真是把股票当爹。把股民当啥?韭菜?傻子?我不懂股票但如果有坏消息就会跌,我保证,这错不了。


第一位王老师对我的偏爱完全是因为我貌似忠厚。 移交给下一任老师时,她的评语是,该生至今未发现有任何缺点。这为下一任老师修理我,留下了把柄。 这位年轻力壮的女老师一接手,就咬着牙根对我说,听说你红得发紫,这回我给你正正颜色。 我倒也配合,大概是到了发育的年龄,我整天想入非非,经常盯着黑板发愣,数学老师把教鞭指向右边又指向左边,全班同学的头,都左右摇摆,只有我岿然不动,于是他掰了一小段粉笔,准确无误地砸在我的脸上。 数学鲁老师说,你把全班的脸都丢了。 嗷,全班一片欢呼,几个后进生张开双臂,欢迎我加入他们的队伍。

《不过如此》


“不要把你的脑子变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紧张怎么办? 我的心理医生教过我,特别简单:人为什么要紧张?就是有使不完的劲,所以要求你攥住拳头,咬紧牙关,绷紧关节,自己跟自己较劲,连气都不要喘,就是把你全身的劲都用尽,你只要做2到3回,你就只能松弛了,因为你没有劲了,紧张不起来了。 这是物理的办法,特别有用。


公关部经理头上油光锃亮,人极热情,领着我们上上下下地转。不时地提醒,小心,地刚打完蜡,小心,钢筋扎着,建设中的高级饭店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会儿天上,一会儿人间。 ……忽然,公共部经理问,你们写了稿子在哪儿发?这一问宋健蒙了,我的准备就派上了用场。是这样,我说,职业记者只能给本单位发稿,而我们新闻系学生写的稿是想在哪儿发在哪儿发。公关部经理被我说得激动,那我能不能提个冒昧的要求,发在《北京日报》上。 这要求相当冒昧。比我们联系采访长城饭店还难。

《不过如此》


讲真话,动真心,负责人,挺得住。


录像那天,孩子们一进场,山呼海啸。毛绒玩具被抢了个精光,两分钟后,馅都被掏出来了。

《不过如此》


过去出门,抬脚就走,驴子,马车,大敞篷总能把你颠儿到。现在出门,小车,大巴,高铁,飞机,不一定叫你回来。


我记得全班同学折腾了4年,长期和退稿信结缘。 我对自己,还是有清醒认识的。作品创作完毕,《十月》、《当代》没希望,投给《萌芽》。分析一下刊名,大概是扶植文学新人,应该是有点意思就行。被《萌芽》退回来是我没想到的,于是转而投给了《丑小鸭》,我觉得这是底线了。《丑小鸭》退稿时,写着"暂不采用,望继续赐稿"。我悲愤交 加,创作旋即进入低谷。

《不过如此》


她们的美,让观众觉得,买台大彩电值得。

《不过如此》


每一代电影人里面都有一个人负责拓宽电影题材的领域。什么意思?就是冲着枪毙的现实,去往前迈。


好的谈话节目主持人,在整个的这个节目进程中,观众是觉得他几乎没有存在,那可能就是最高境界了。 主持人主要的工作是听,而不是说。 主持人要熟悉谈话者的谈话方式,让他舒服地说。


写作、写说话,要和你表达的意思趋近或者相同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小说里,对话常常不会是现实生活中的样子,因为在写作中,它背负了沉重的责任,要负责起承转合,负责表述人内心的想法,负责构成事件,负责推进情节。


采访课,老师是甩手疗法,一人发一张介绍信,自己联系采访对象。再看同学们,外地的找老乡,本地的找爹娘,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傍晚,宋健回到宿舍,轻描淡写地说,联系好了,明天采访长城饭店。 同学们眼睛瞪得灯泡似的。长城饭店?那可是五星级啊!巴顿将军才四星。八三年去那儿采访,相当于今天说,今晚上我把长城饭店包了。

《不过如此》


崔永元说,知识分子有三类,有拍案而起的,有洁身自好的,还有随波逐流的。后两类很多,愿意拍案而起的人少之又少。他不会选第三类,也不甘心做第二类,那么唯有拍案而起。 试问,当今社会敢于这样勇敢站出来的还有多少,太少了,因为大多数人都已经麻木了,习惯了各种不公平,习惯了妥协! 他这样说过:“在这场斗争中,我也有可能要付出鲜血,甚至付出生命。这个我都充分做好了准备!”“你们想要崔永元跪下求你们、服你们,门儿都没有。我这辈子要跟你们血战到底!”


我想感谢打车软件,它让我们上车以后,不仅可以听到广播,还可以听到——别人打不上车。


尽量用短句,少用形容词、副词,在这个前提下让它生动。描述思想的时候,你别深刻也别皱眉头,可以让主人公直接把想法说出来,不用拔高他。这有点像连环画里的白描。


通常在交谈之前或者采访之前,双方都不是朋友,都是对手。下意识就觉得:你是对手,你要刁难我,你要挖坑,你要让我说我不愿意说的话。 “还原好的谈话环境”,就是让他觉得不是对手,是朋友,哪怕是个谈话的搭档都可以,那谈话的面貌和质量完全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