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自己想办法砸墙出去,因为上帝说不定有事儿就忘开窗户了!

《希灵帝国》


只有小人物才喜欢端架子,因为他们的架子再端也就那么大点,越小越容易端起来,真正牛叉的大人物从不摆谱:因为天地太小了,大人物的谱它都放不下。

《希灵帝国》


人生啊,果然如同那香醇的西湖龙井,哪怕你身价一万八一斤,最终也注定要被浸泡在杯具里……

《希灵帝国》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忽悠来忽悠去的,政客忽悠百姓,教会忽悠信徒,老师忽悠学生,所有人都心安理得地忽悠而且被忽悠,你知道的永远是他们想让你知道的——这是全世界的公理,你可以吐槽,但必须接受。

《希灵帝国》


所有人都出于无奈,所有人都背负罪孽,这是个永远说不清谁对谁错的世界,每个人都只是在承担自己的角色。

《希灵帝国》


正义或邪恶仅仅适用于单独的个体,给整个种族打上善恶的标签简直愚蠢之极。

《希灵帝国》


平凡,从来都不是弱小的代名词,即使是凡人,只要坚持下去,也终有一天会如神明般伟大!

《希灵帝国》


不管最后他们是否会后悔自己过于好奇以至于揭开了不该揭开的东西,总之他们如愿以偿地知道了这个世界有多残酷。命运对谁都很公平,因为它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希灵帝国》


文明史就是一部把骂娘的话用各种语法来回翻译结果还越来越不认账的扯淡史……

《希灵帝国》


神有很多。管理着无穷无尽的世界,他们创造世界,又创造生命,因而把世界和凡人都看做自己的孩子。他们不会在乎凡人是否崇拜自己,也不在意凡人有没有给自己建立神庙——他们甚至不在乎自己创造出来的生命是不是知道神明的存在,如果能对孩子们的发展有帮助,他们甚至不介意凡人在特定的阶段宣扬起‘无神论’。然后躲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们自己发展。我认识的神就是一帮这样奇怪的家伙。尽管不少家伙性格古怪,但在对待凡人的问题上,他们像容忍最恶劣的熊孩子一样容忍很多东西。

《希灵帝国》


不止这个世界,你会见到很多世界,很多世界都充斥着生命,而且比你们苦逼的也有,别觉得自己命运太不公平,因为在无尽的虚空中,“公平”这个概念根本没什么意义,生死泯灭很大程度取决于概率,幸存者才有资格抱团取暖建立公义,在跨界文明万分之一的存活率面前,每一个仍然活着的文明都应该感谢命运的垂青,你们至少比那些死掉的家伙多活了一天,虽然现在需要重头再来,但至少还能重头再来。

《希灵帝国》


伟人?罪人? 你看,毫无意义,千秋功名或许能刻于石 碑,或许能口口相传,但在更伟大而不可抗拒 的力量面前,它们就是随时会被化为幻影的可笑人偶,甚至连人偶也不是,人人都在追求不 朽,可真正的不朽存在吗?

《希灵帝国》


生在将门,不释甲胄。

《希灵帝国》


梅洛瓦人以为神是一种力量,以及与这份力量相匹配的地位。但实际上,神是一个职位,以及与这个职位相匹配的责任。

《希灵帝国》


人类繁荣的造物在它们的造物主沉默之后也不过是枯萎的丰碑,楼宇的恢弘只能映衬一个种族末日的凄凉……

《希灵帝国》


这里是战场,这里的每一朵焰火都是千万条生命的收割。

《希灵帝国》


吾即帝国,与你何干!

《希灵帝国》


就是这么直接,就是这么单纯,毁灭军团或许曾经是一场灾难,但我必须承认,它是由一帮最单纯易懂的家伙组成的,“效忠将军,不计代价”,他们从上到下仅仅贯彻这八个字。

《希灵帝国》


就是这样一个女流氓,在面对深渊的时候,毅然选择了比同归于尽还要壮烈的结局:将自己的身体永远钉死在封印石上,用自己全部的精神来束缚那座毁灭之门,而她昔日的士兵甚至全体殉爆,建立了一个巨大的坟墓来关押这一切,千万年,我根本无法想象这是个什么概念,但她就这么背负着那数千层的封印独自支撑了数千万年,尽管最终她的努力还是失败了,一个建立在她“尸骸”上的文明也随之覆灭,但面对这个女“人”,我能产生的还是只有敬佩。

《希灵帝国》


技术宅拯救世界,八卦女毁灭时空,古人诚不欺我...

《希灵帝国》


天堂附近一百米处禁止摆摊。

《希灵帝国》


英雄们,可以欢呼了!

《希灵帝国》


是的,自由在我们身后,是无数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奴隶,他们刚刚获得自由;在我们身旁,是带着枷锁准备前往帝国法庭的老人。 他也刚刚获得自由。

《希灵帝国》


最终旧帝国的卫士们封锁了一切,筑起高墙,和敌人在墙内同归于尽!

《希灵帝国》


抓住那只qb!然后给珊多拉送去——就说是给她的点心!以后再有这种东西过来不说二话,直接给我扔反应炉里去,帝国影子城内,qb与龙傲天不得入内!

《希灵帝国》


大招出手,人头收走,不留惨血人头狗。

《希灵帝国》


开火即战果绝对是所有军人最梦寐以求的东西。

《希灵帝国》


或许这场决战还是有些仓促,或许还有很多应该准备的工作没有做完,但一切都无关紧要了,这是新帝国数年的积累,也是无数秩序世界赌上生死的一战,甚至是被曾经的不知道多少次虚空大灾变摧毁的先人遗留至今的执念我们要终结深渊的疯狂,把生存的机会重新交还给所有人——起码是虚空生物力之所及的所有人。

《希灵帝国》


世界是个小盒,巨兽在盒外的一次呼吸,让盒中的天地风云变色!

《希灵帝国》


和浅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发生这样那样让人无语但到头来却很欢乐的事情,这或许是这丫头奇妙的天赋技能之一,那就是以自己为中心,让附近的所有人都欢乐起来。我们总是被她拉着干这干那,她一个突发奇想的点子就让所有人鸡飞狗跳,比如兴致勃勃地组建了自己的异能组织,也比如现在三更半夜拉着所有人在这个金属废墟上面打地铺,讨论世界末日是多么浪漫,这听上去简直傻透了,可不得否认,这确实是挺稀罕的经历。后来我慢慢总结出了一个原因,那就是和浅浅在一起之所以能这么欢乐,完全是因为只有和她在一起,你才能给自己那些孩子气的乐趣找个借口,然后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因为要陪着浅浅嘛,所以只好跟她一块疯”,但是这样说归说,哪次自己不是也跟她一样乐在其中呢?我们逐渐长大,逐渐世故

《希灵帝国》


诠释希灵帝国这无数年来走过的风风雨雨吧:从凡俗起步,臻至神明,而且仍未停下。

《希灵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