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多时情转薄,是多情,还是无情。

——李七夜

《帝霸》


能哭,并不是什么坏事。能哭,说明这世间还能有让你悲伤的事情,如果连悲伤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就黯淡无光了。

——李七夜

《帝霸》


“有一条恶龙,每一年都要求村庄送一个处女作为献祭。每一年都有勇士去与恶龙战斗,但从来没有生还。这一年又有勇士踏上了屠龙征程,不过这一次有一个村民悄悄跟随。在龙穴中,这村民看到了无数宝藏,而勇士用宝剑刺死了恶龙,然后坐在龙的尸体上,看着这金光闪闪的宝藏,他慢慢地生出了鳞甲,长出了尾巴,最后化作了一头恶龙。”

——李七夜

《帝霸》


风雨兼程,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世间,总是让人留下遗憾。

——李七夜

《帝霸》


遗忘,是一件好事,不能遗忘,那才是痛苦。

——李七夜

《帝霸》


天堂也好,地狱也罢,我想来的时候就来,我想走的时候就走,谁人能挡得住我!

——李七夜

《帝霸》


相见是缘,相别,也是缘。

——李七夜

《帝霸》


我没有什么好选择遗忘的,有痛苦,有快乐,不管是刻骨铭心的痛苦,还是烙印于心中的快乐,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漫长岁月的经历,沉甸甸的。最不愿意去回忆的,是快乐,而不是痛苦。我不去遗忘,我只是不愿去想起它……

——李七夜

《帝霸》


我是想交朋友,比如你吗?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的所想吗?你能跟我分担岁月的沉重吗……不能!所以,朋友,我是会交的,但,不是你我。

——李七夜

《帝霸》


有时候,无知,是很幸福的事情,拥有了眼前的东西,就是拥有了一切。有人,拥有爱情,就是幸福,有人,拥有权势,就是幸福,有人,拥有子嗣,就是幸福。 无知,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情。

——李七夜

《帝霸》


有时候,心痛不是什么坏事,唯有心痛了,这说明你还活着,有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对活着,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李七夜

《帝霸》


爱好,依然是爱好,但这是十分坦然的爱好,我的确喜欢看杂书,只不过这不是逃避。 你既然以坦然去热爱着自己的爱好,也能坦然去面对自己的学习,让自己走出这个堡垒,不再是让自己的成绩滞停不前。并不是说,爱好某一件东西,就一定需要去放弃某些事情。爱好看杂书,和努力学习,并不冲突。如果说,爱好只是你逃避的借口和堡垒,那就是你在玷污自己的爱好,热爱的不够彻底。当你努力学习之时,依然爱好着自己的爱好,这才是你要走的道路。

《帝霸》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让人终生不忘,在黑暗中希冀于光明,莫过于此。难怪有人明明已经是在黑暗蹉跎了千百万年了,但当光明普照之时,依然如飞蛾扑火一向地向往着光明,那怕是在光明中燃烧着自己的黑暗之心,那也在所不惜。

——李七夜

《帝霸》


一人哭,说明这个世界还是那么的精采,是那么的美丽,如果苍生哭。就是世界就让人绝望。一个世界如果让苍生都绝望了,那么,这个世界面临着的是崩灭。

——李七夜

《帝霸》


情到多时情转薄,无情终比多情好。太上忘情,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李七夜

《帝霸》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又有谁知道,一念成帝!

——李七夜

《帝霸》


或者吧,忘记了也不一定是坏事,当忘记之后,感觉就是一种重生。

——李七夜

《帝霸》


世间,总是有着痛苦,生死别离,万世大灾,世间的林林总总,经历太多,总会让人心痛的时候。当你明白从何而来、为何而去之时,一切的一切,你就会明白。

——李七夜

《帝霸》


世间太繁华,大道太孤寂,有可以横扫天下的资本,又有意愿意默默地守着一个小院而漫长寂寞呢?

——李七夜

《帝霸》


远行,不代表无所留恋;驻足,也不代表留恋什么。

——厌笔萧生

《帝霸》


心所在,便是家。缘所定,便是家人

——李七夜

《帝霸》


大道万千,天赋并不是唯一的标准,只不过是天下凡夫俗子太多,以唯一的标准去衡量芸芸众生而己。

——厌笔萧生

《帝霸》


往往,有些事,本以为已经忘记了,事实上,从来没有忘记过,只不过把它埋了起来而已

——厌笔萧生

《帝霸》


敬光明,没有光明,就没有黑暗,没有光明播撒于这个世界,又怎么能让生命丰盛成长,又怎么能带来丰硕的收割。敬光明,那怕他在黑暗中摇曳,它依然亘古不灭。 敬黑暗,有黑暗在我们心中徘徊,才能警示我们坚定道心,让我们一战到底,谁有不忘初心,才未辜负爱你的人与你所爱的人。

——厌笔萧生

《帝霸》


“……何来救世主,何来守护神!救世,不是靠可怜而换来的,不是靠仁慈换来的,更不是靠悯怜换来的,而是靠一个个勇士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是靠一位位先贤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所以,世间,从来没有救世主,从来没有守护神!”

——厌笔萧生

《帝霸》


心有彼岸,处处皆是彼岸。心若能解脱,又何需登得彼岸

——李七夜

《帝霸》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只伏于天地间的蝼蚁,没有什么不好

——李七夜

《帝霸》


站在这样的孤峰之上,微风吹来,衣物猎猎,宛如是乘风归去一样。

《帝霸》


我还能有什么遗言,举世间,值得我多去看一眼的人都已经不在了,爱我的人,我所爱的人,都早已经烟消云散了。连一生与我为敌的圣人老友也不复存在了,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我去多看一眼呢

《帝霸》


只手独战三千帝,双掌横推十三洲

——厌笔萧生

《帝霸》


“当你对一个人患得患失的时候,在她面前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的时候,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上司,那么,你就是爱着她。”

——厌笔萧生

《帝霸》


人,生于本能,哪来光明,哪来黑暗?你就是你,一出生,你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所谓有光明,有黑暗,那只不过是一种争夺而已。你认为向往光明是好,那么,对于出生于黑暗的人来说呢?向往黑暗岂不是成了一种朝圣……” “……万事,都是有一个度,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就拿这圣山的光明诱惑来说,往美好的一方面说,如果你能守得住自己,心生光明,离开这里之后,你或者会成为造福一方的贤者,这种叫皈依……” “……但是,如果你守不住自己道心,进入了圣山最深处的话,那你就永远离不开了,到时候,你会坐化在那里,当然,你也可以这种东西说得高雅一点,但,它的本质就是傀儡!你会成为光明的傀儡,那你们说来听听,成为光明的傀儡,你们还觉得是好事吗?

——厌笔萧生

《帝霸》


本想让双手沾满鲜血,好采摘玫瑰,本想让天空的血河荡漾起波澜,好染红大地。

——李七夜

《帝霸》


无所求,也是最好的所求也

——李七夜

《帝霸》


真正的强者,不在乎宗门强弱,真正的无敌,不在乎出身王侯草莽!”

《帝霸》


以我之名,破亘古,归真源,唯心坚定……

——李七夜

《帝霸》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看淡吧。”老人也风轻云淡,说道:“就像简小子说的那句话一样,虽然没有走出阴影,但,你给了他们光明。” “光明,无法照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李七夜看着天空,双目深邃无比,宛如是看透了世界的一切,淡淡地说道:“世间,没有救世主,一切都需要靠自己。” “救世主?”老人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让救世主见鬼去吧,每个人都企盼着救世主的话,那么救世主就是恶魔!每个人都是自己的救世主,连你自己都救不了自己的人生,何来救世主来拯救你的人生!” “是呀。”李七夜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我能救他们姐弟两人,能救拯他们的生命,却拯救不了他们的人生!”

《帝霸》


我活了这么久,从古冥到现在,从中洲到天古尸地。对于我来说,活得长与短,这并不重要,只要活得感觉到自己心跳,这就让我满足了。千百万年的岁月,不如当年还是小姑娘之时每每收到你的来信之时的那一刹那间……

《帝霸》


就算是天地间的那只蚁蝼,也要做一只了不起的蚁蝼,而不是一只卑微的蚁蝼。

《帝霸》


“曾经有一个凡人跟我说过,世间最可怕的,不是贼老天,也不是生老病死,最可怕的是老女人!一个老女人很可怕,那么,一群老女人就更加可怕了……”

《帝霸》


以因果为门户,以轮回为基石,以阴阳为守护,以亘古为攻伐……

——李七夜

《帝霸》


走过了,也就淡了

——李七夜

《帝霸》


世本无光明黑暗,只是俗人定义而已。

——厌笔萧生

《帝霸》


纯粹,是一件好事。 道,才是本真; 神通,只是旁附; 权势,更是末梢。

——李七夜

《帝霸》


“不管世界有多远,不管万世有无轮回,我都以你为傲。”最终,浅素云的话宛如是铭入李七夜的心里面一样。 李七夜看着浅素云,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不管时光有多悠远,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依然还在!” “你我都依然还在,时光无法磨灭我们。”浅素云看着李七夜,李七夜也看着浅素云,彼此相视,最后都露出了笑容。

《帝霸》


不管是怎样的存在,我都要犁翻他,干死他!仅此而已。

——厌笔萧生

《帝霸》


刀如一泓秋水,一洒而出,刀势未止,如水浸空般。

——厌笔萧生

《帝霸》


看着李七夜手中的一卷秘笈,冰语夏不由为之一怔,她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因为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呢?”冰语夏不由怔了一下,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撩了一下她的秀发,说道:“或者,这是一种缘份,或者,你让我看到了一些东西。” 冰语夏默默地收起了这一卷秘笈,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谢谢-----”这句话,说得很轻,但是,很有份量。 “相见是缘,相别,也是缘。”李七夜笑了起来,离开了冰语夏的马车。 李七夜离开马车之后,冰语夏不由闭上秀目,喃喃地说道:“相见是缘,相别,也是缘。”

《帝霸》


大道相忘,何必去记

——李七夜

《帝霸》


千百万年以来,对于他而言,别离,那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曾经是送走了身边的一个又一个人,每一次送走身边的人,他都以为自己要麻木了,但是,在漫长的岁月中,他的这一颗心依然没有麻木。 尽管他这颗心已经是被一层层的老茧包裹着,但是,它依然是充满了生命力,依然是在跳动着。

《帝霸》


我所在,处处是佛土,我所言,句句是佛法,我所行,金刚菩萨皆随从。我执佛法,我掌佛道,我所传道,天下皆是佛子。

——李七夜

《帝霸》


“踏空仙帝一生经历了多少坎坷?多少人打败过他?牧少帝,石龙神,梦镇天等等年轻一辈天才都曾经打败过他,虽然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踏空仙帝从不绝望,也从不馁气,在一次又一次失败中崛起,在一次又一次失败中痛定思过,从中吸取教训,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失败,又一次一次的在失败中崛起,他能笑到最后,他有着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所以,最终,他笑到了最后,承载天命,成为了仙帝。”

《帝霸》


天地万法,皆起源于一念一物而已,那怕是再细小之物、再微弱一念,都有可能是无上大道

——李七夜

《帝霸》


我为君,天地为臣,万道从之。

——李七夜

《帝霸》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觉得,我是心有仁慈的人吗?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如果我一转身,面对三仙界的众生,我便成仙!现在我已经不转身,这还不够仁慈吗?”

——李七夜

《帝霸》


光明普照,那只是救赎心的心灵而已,它就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若是举世之间都光明,举世之间都是信徒,世间的所有生灵都訇伏于光明之下,唯有在光明之下苟活的话,那又与黑暗有什么不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无非就是让你臣伏的手段而已,黑暗,让你恐怖,让你臣伏于镇压之下,光明,让你向往,让你臣伏于诱惑。若是人人都如信徒那般的虔诚,在光明之下顶礼膜拜,那也是一种罪,自满之罪,盛盈之罪,此罪当洗,这便是洗罪城。

——李七夜

《帝霸》


积铁成盾,不如铸铁炼刃。

——李七夜

《帝霸》


“有我在,便是晴空朗朗;我一战,必是扫荡万古;我出征,必凯旋归来!既然如此,又何需道别,他日再见便可。”

《帝霸》


心中有道,道便有根。

——李七夜

《帝霸》


成仙所求,并非是如意,而求望远,求心坚。若求得如意,必定坠入魔道。仙,亿万年,无尽磨难。心若念如意,必定会心有积怨,必定会心生有魔!

——李七夜

《帝霸》


他们纵横一生,所向无敌,突然有一天如同蝼蚁一样死去,那么的微不足道,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痛苦的事情,是十分绝望的事情。

——李七夜

《帝霸》


从这黑暗中,能看得出来,一开始,或许任何人的初衷都是好的,谁都想过保护自己身边的人,谁都想过守护自己的世界。 但是,随着对于未知的恐惧,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毁灭的恐惧……慢慢地,贪婪腐蚀了一颗心,腐蚀了一个人。

——李七夜

《帝霸》


如果世间皆是光明,那何来黑暗?没有黑暗作为准绳,又怎么知道光明是世间最神圣的?

——李七夜

《帝霸》


大道漫漫,希望我们能一直走下去吧,走到世界的尽头,总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答案的。

——李七夜

《帝霸》


“远行,不代表无所留恋,驻足,也不代表留恋什么。”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远行,或许为了守护,而驻足,也有可能仅仅是因为没有能力再去远行。”

《帝霸》


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又不是什么坏人,也不是什么心怀黑暗,他们就是普普通通求个生活的凡人而已,为什么一定要信仰光明、奉承光明。

——李七夜

《帝霸》


唯有一战到底,不死不休,否则,这永远是无解之局,逃避,永远解决不了。”李七夜神态庄重,目光一凝。 “就算真的一战到底,最后呢?”老者不由笑笑,说道:“说不定,如果真的赢了,有可能是取而代之,这将会是无限的轮回。” “你这个故事,我跟人说过。”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勇士屠龙,最后所谓的恶龙,也只不过是勇士所化而已!但,我就是我!我的道心,坚不可摧。我就是屠龙者,不是化龙者!”

——李七夜

《帝霸》


然后吩咐张百徒说道:“背靠树而坐,守心神,闭六识,感受它的律动,记住,最重要的是一颗平常心,只要平常心在,你就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李七夜

《帝霸》


我就是我,举步前行,道远不止。

——李七夜

《帝霸》


世间若有仙,必大灾。”李七夜徐徐地说道:“若有仙,不属世间,非我类!更不该出现在这人世间!” 青年细细思量,说道:“道兄言之有理,仙,若临世呢?” “那就不是仙。”李七夜笑笑,轻轻摇头,说道:“既然都已飞仙,为何要临世。你会安身于泥淤吗?”?“不会。”青年不由摇了摇头。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若是你安身于泥泞呢?” 青年不由目光一凝,说道:“必有所求,必有所图,必有所谋,必有所得。”

——李七夜

《帝霸》


阴鸦四军:虎贲最凶、青龙最殇、银狐最诡,白鹤最秘

——厌笔萧生

《帝霸》


那多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屠千万、灭百族,不知道让多少家园支离破碎的太清皇,他却成了很多人心里面的至尊,无上皇,不知道有多少人去崇敬他,甚至愿意做他的爪牙,更是在一些人心目中,他是一个好人……” 李七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我这个恶少,只不过是欺男霸女而已,最多也就是玩玩女人。但,在多少人的眼中,那是不值一文,是一个十恶不赦、万死不足惜的恶少。我相信,今天被人打死了,也绝对没有人同情我,更多的是所有人都拍手称快。” “如果太清皇死了,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会感慨,也有很多人会怀念他,你说是不是?”李七夜看着张甲第,笑着说道。

——李七夜

《帝霸》


你生于富贵也好,生于贫穷也好。”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但是,一颗的求知之心是一样的,这是天生的。对未知的追求,对知识的渴望,这是人一生下来就拥有的本能,谁都无法磨灭的本能。” “世间,没有什么可以磨灭对未知追求、对知识渴望的本能,当你能坚定着自己的本能之时,总有一天,你会变得不一样,就像是破茧化蝶一样。”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麻姑,有着更多的温柔,有着更多的欣慰。

——李七夜

《帝霸》


“所以说,单身多自由。”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天地太广阔,又何必给自己拘羁呢,当你对世间有着太多的不舍之时,你就没有勇气再抬起前行的步伐,也没有勇气去放弃一切。无情,便是多情,这是最好的选择。”

——李七夜

《帝霸》


人,终究是蝼蚁,但,记住一句话,那怕是蝼蚁,也要露出自己的獠牙,让贼老天看一看你的獠牙!只要你不认命,总有一天,你那短小的獠牙,会叉翻你们头顶上的天空!

——李七夜

《帝霸》


天地太遥远了,做一个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也没有什么不好。

——李七夜

《帝霸》


“没错,就如你现在玩世不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或者自认为,天地再有难事,你都能应付得来,所以,你安于现状,未追求更进一步。但,当有一天,你感觉到无力之时,你或者会改变……”

——李七夜

《帝霸》


天地万物本就是相通,何需固执于一物一道呢

——李七夜

《帝霸》


道之修行,终旨不在于神通,而是在于自我,我已达,便神通。

——李七夜

《帝霸》


你可还记得,你还是万古渊一颗神石的日子,可曾记得,你在万古渊,当你第一次有灵识之时,仰望天空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心里面所第一个诞生的念头是什么?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黑石子震了一下,随之,他陷入了沉默,似乎,在这个时候,他恍然之间回到了万古渊的岁月一般,似乎他还是那个时候的一颗石子,无忧无虑。 “好安静,好安静……”过了好一会儿,黑石子喃喃地说道:“安静又安祥,唯一不足的,就是太安静了,若是热闹一下,就更好了……”
说到这里,黑石子似乎都有些痴了,似乎他又回到了自己在万古渊的岁月。

——李七夜

《帝霸》


生而璀璨,短暂又如何?”最终,金光上师目光一凝,凝视李七夜,神态郑重,肃穆,说道:“顽石千万载,那也只不过是顽石而已,又有何意义。”

——李七夜

《帝霸》


光明,是什么?普照众生,渡化疾苦!愿大世无忧。光明之下,万物无类,凡人也好,恶人也罢,都应获得渡化,脱离黑暗……看看你们,像什么东西?不就是生在光明圣院吗?不就是读了一个好学院,有了个好父亲吗?就在弱者面前得瑟个不停,秀自己的优越感。你们真心觉得自己强大,觉得自己优秀,就去比你更强者面前,挺起自己的胸膛,去挑战比你更强者,去挑战那些真帝,去战始祖,去战九天之上的无上存在!你们拍一下胸膛,问一下自己,有没有自信去挑战比你更强者,有没有自信在未来超越那些真帝,超越那些始祖!如果没有,闭嘴,滚一边去,你和其他的弱者有什么区别,只会在更弱者面前秀一下你们那少到可怜的优越。

——李七夜

《帝霸》


“没有准备好,也必一战。”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世间凶险,哪里会让你一切准备好。”

——李七夜

《帝霸》


若说世间有神,我便是诸神之主,若是世间有仙,我便是众仙之王!”

——厌笔萧生

《帝霸》


天若逆我,我必封之!

——李七夜

《帝霸》


道,才是本真,神通,只是旁附,权势,更是末梢。

——李七夜

《帝霸》


非光明即是邪恶吗?众生皆有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都有自己的道心,谁言世人皆应信仰光明?只怕远荒圣人在世,也未曾说过这等话。救赎天下,悯怜众生,那只不过是远荒圣人的执念而已,但是,世人信与不信奉他,是世人自己的选择!

——李七夜

《帝霸》


一只蝼蚁,那怕是尾针再锋利,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

——李七夜

《帝霸》


世间,有些规则总是可以规避的。”李七夜凝目望着清水,徐徐地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一些东西总是存在着,会跳脱这天地。” 夔牛币兽静静地听着,似乎听懂了。 “如果你能跳跃这个天地,那么,你才是你。”最后李七夜淡淡一笑,拍了拍夔牛币兽的肩膀,说道:“否则,只是一粒尘埃而已。

——李七夜

《帝霸》


“我便是佛,我所念,便是佛法,我所在,便是佛地。”

——李七夜

《帝霸》


越是能卜算那就越怕死。

——厌笔萧生

《帝霸》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就有流血。你可以想象在那璀璨的时代,你可以想象杀到灰飞烟灭的可怕情景。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一样,最为璀璨之时,便是最可怕的毁灭。

——李七夜

《帝霸》


在漫长无比的岁月之中,身为阴鸦的他活得无比精采,做过无数的事情,但终究还是围绕着三个关键:无敌、永生、创世!

——厌笔萧生

《帝霸》


人非圣贤,孰能无错?谁都有自己的欲念,谁都有自己的野望。

——李七夜

《帝霸》


永生,太遥远了,太遥远了,放弃,并不是一件坏事。在这一条路上,没有什么人能陪你一生一世,没有人能一直分享你的痛苦,没有人能从始到终分享你的快乐,这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只有你自己的坚持,才能走到最终!至于其他人,都会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而慢慢消逝。

——步怜香

《帝霸》


“三道生灵,六道大形,九道诸神!”蓝韵竹不由得喃喃地说道:“合道无上!”

——厌笔萧生

《帝霸》


“我喜欢的人多着了,多到都不知道喜欢哪一个了。”

——厌笔萧生

《帝霸》


天地未开之时,乾坤如鸡子,混沌生太初,太初衍九字,九字生九宝,九宝铭九书。

——李七夜

《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