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priest

《镇魂》

(全文)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点,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priest

《镇魂》


‘镇魂’究竟是什么意思?”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priest

《镇魂》


流年那样无理残忍,稍有踟蹰,它就偷梁换柱,叫人撕心裂肺,再难回头。

——priest

《镇魂》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priest

《镇魂》


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哪怕他再心甘情愿,再默默无声,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我不能免俗。

——priest

《镇魂》


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priest

《镇魂》

(全文)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priest

《镇魂》


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未灼已化之魂。

——priest

《镇魂》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priest

《镇魂》


世界上有一种人,不是那种你怎么看怎么好,怎么闭月羞花,怎么非卿不可、就想从此君王不早朝了,而是你觉得,要是你对不起他,你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

——priest

《镇魂》


赵云澜愣了一下,沈巍却笑了,用一种与方才大相径庭的……几乎是平静的口气继续说:“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priest

《镇魂》

(全文)


九幽听令,以血为誓,以冷铁为证,借尔三千阴兵,天地人神,皆可杀——

——priest

《镇魂》


那人的目光似乎一如往昔,戏谑去了,就只剩下藏得极深极深的温柔,让人吉光片羽的抓住一角,就忍不住溺毙在里面。

——priest

《镇魂》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

——priest

《镇魂》


“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 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priest

《镇魂》


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也见不得天日,原来都是青天白日下不敢细想的思量……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

——priest

《镇魂》


“有名字吗?你叫什么?” “……嵬。” “哪个嵬?” “……山鬼。” “山鬼?”昆仑君趴在大石头上,挑挑眉,“应景,只不过气量小了点,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不如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

——priest

《镇魂》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

——priest

《镇魂》


旁边写着一行小字,不是现代简体,也不是繁体,甚至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种字体,见所未见,然而赵云澜却不知为什么,只一眼,就明白了上面写了什么: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priest

《镇魂》

(全文)


“生死是大事,我记得我上课时跟你们说过,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一个是为了家国而死,那是为了成全忠孝,一个是为了知己而死,那是为了成全自己,除此以外,哪一种轻生都是懦夫行径,你懂不懂?”

——priest

《镇魂》


人心存污,常忧思而多苦,固怒而生怨,尽可为不可为之事,唯不作恶三字,乃天下大善,可济世镇魂者,无他耳。

——priest

《镇魂》


镇生者之魂,安死者之心,赎未亡之罪,轮未竟之回。

——priest

《镇魂》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尽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priest

《镇魂》


如果沈巍不喜欢他、冷淡他,他可以选择继续纠缠,也可以选择潇洒离开,进退皆有道理。 如果沈巍骗他、害他、对不起他,他可以选择原谅,也可以选择江湖不见,进退亦是皆有道理。 可沈巍就像一只蜘蛛,狠狠地把他粘在了一个说不得、骂不得、恨不得、也接受不得的地方。 原来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

——priest

《镇魂》


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priest

《镇魂》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priest

《镇魂》

(全文)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未老已衰之石)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未冷已冻之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倾。(未生已死之身)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未灼已化之魂)

——priest

《镇魂》


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priest

《镇魂》

(全文)


“我确实是第一眼见到你,就三魂去了七魄,从此再也忘不了了。”

——priest

《镇魂》


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他因这人而生,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priest

《镇魂》


赵云澜侧身在床上躺下,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时,他低低地说:“我别的东西也有,只是你可能大多都看不上,只有这一点真心……你要是不接着,那就算了吧。” 这句话像是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沈巍心上,他想起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他耳边,也是这样似乎漫不经心地叹了口气,难得地沉下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priest

《镇魂》

(全文)


苍山被雪,明烛天南。

——姚鼐

《登泰山记》


我找了你一万年,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

——priest

《镇魂》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priest

《镇魂》

(全文)


然而是快乐也好,是愤怒也好,最后沉寂下来,都成了越发难忍的落寞。

——priest

《镇魂》


打败你的,永远不是高山,而是你鞋里的那颗沙。

——priest

《镇魂》


沈巍看着他,极轻极轻地笑了一下:"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priest

《镇魂》


怨不得古人说: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神魂颠倒,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

——priest

《镇魂》

(全文)


大概有的时候,人走到了某个进退维谷的地方时,就会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刹那停止,让他可以不用往前,也不用回头,只是自欺欺人地停在那里就行了。然而世界上所有的表针都在不停地走着——时间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停下。

——priest

《镇魂》


有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无论是哪一种感情,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哪怕早就不在意……甚至是原谅了。 所以一个人最好从一而终,要么自私到底,伤人无数也绝不后悔,要么就从一开始就好好珍惜别人的感情,哪怕看起来很傻。

——priest

《镇魂》


“我只这么一说,你就相信吗?” “只要你说,我就信。”

——priest

《镇魂》


我活到这个年纪,感觉人这一辈子,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一是长久,二是是非,三是善恶,四是生死。 “执着有时候是种美德,但是如果太纠结‘长久’,你就容易患得患失,看不清脚下的路;太纠结‘是非’,你就容易钻牛角尖,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绝对是、或者绝对非的东西;太纠结‘善恶’,你眼里容不得沙子,有时候会自以为是,希望规则按着你的棱角改变,总会失望;太纠结‘生死’,你的视野就小,这一辈子最高只能成为二等层次的人。” “有些东西,经不起拷问,也经不起琢磨,更不值得深陷

——priest

《镇魂》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我答应你的,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海星和平,即便永世负重逆行,吾往矣。

《镇魂》


当一个男人从另一个人身上看见的不是腰细腿长屁股翘,而是一种近乎对家的平静的渴望时,那就绝不是欢场上的色欲熏心了。

——priest

《镇魂》


“轮回晷,轮回晷,三生石上转三遍,你半生来我半世,不求同生求同死。”

——priest

《镇魂》


不死不灭不成神。

——priest

《镇魂》


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priest

《镇魂》


那不是他们在医院里遇到过的腐臭味,绝不难闻,甚至有一点若隐若现的香,非常淡,然而乍一吸进去,却莫名地让郭长城想起了大兴安岭外的隆冬。 那是刚下了一宿的雪,早晨推开门走出去时,乍一吸进肺里的第一口空气的味道,是那无边无际、仿佛终年不化的白雪散发出来的,干净、又冰冷到了极致,混杂着某种垂死的花散发出来的那种……悠远而行至末路的香。

——priest

《镇魂》


“我说人这一生,只为了两件事,值得自己赴死,为天下家国成全忠孝道义,为知己成全自己——自古有轻生酬知己,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我求仁得仁。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

——priest

《镇魂》


为什么朝生暮死的蝼蚁尚且能在阳光雨露下出双入对,风餐露宿的鸟雀尚且能在树枝间找到个栖身之地,天地之间,他生而无双,却偏偏没有尺寸之地是留给他的?每个人都怕他、卑躬屈膝地算计他,甚至处心积虑地想要他死。

——priest

《镇魂》


什么是公平、平等?这世界上,但凡一个人觉得公平了,一定是建立在其他人觉得不公平的基础上。活不下去的时候,平等是与别人一样吃饱穿暖,吃饱穿暖的时候,平等就是同旁人一样有尊严,尊严也有了的时候,又闲得蛋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怎么也要比别人多一些什么才甘心,不到见棺材时,哪有完?究竟是平等还是不平等,不都是自己说了算?

——priest

《镇魂》


传说他是千丈戾气所生,大煞无魂之人,自黄泉尽头而来,刀锋如雪……然而赵云澜却总是想起他每每从黑暗里来,又从黑暗里走,孤身一人,与无数幽魂一起走在冰冷冰冷的黄泉路上,从来形单影只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怜惜他。

——priest

《镇魂》


“以三生之石,封西方白山。” “以山河之精,封北方黑水。” “以善恶之源,封东方碧顷。”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沈巍:“可惜不能再见了。”

——p大

《镇魂》


新陈交替,失去的永远失去,过去的再不重来,转过一刻,就只能回望不能倒回,而转过一轮,就连回头也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priest

《镇魂》


直到这时,沈巍终于看了他一眼,赵云澜这才发现,沈巍的眼角自眼尾处慢慢地收成一线,修长,如同一笔浓墨写到了头时扫出来的那片氤氲,在透明的眼镜片后斜斜地看过来的模样,险些要勾到人心里。 昏暗的楼道里,那眼神让人忽然间想起志怪小说中,女妖怦然心动后,付诸笔端纸上的书生画像——纵然那画中人本是明明如月、温润如玉,也总免不了沾染上了执笔者那一点特有的妖气。

——priest

《镇魂》


可沈巍就像一只蜘蛛,狠狠地把他粘在了一个说不得、骂不得、恨不得、也接受不得的地方。 原来有一种爱情,是插在心上的刀。

《镇魂》


“我既然肯为了你死,当然也肯为你活着,我求仁得仁。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priest

《镇魂》


背对着他的沈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缱绻动听的情话,连显得有些阴郁的眼神都温柔得要化开了。

——priest

《镇魂》

(全文)


“那你我……难道不算是人鬼殊途?” “嗯?” “你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

——priest

《镇魂》


命运有时候之所以无从反驳,是因为它悄无声息。

——priest

《镇魂》


有些人就是天生五行缺德,身上每个毛孔都渗透出咄咄逼人的小恶毒,没一处致命,但是没一处不咬人。

——priest

《镇魂》


沈巍用一种很轻、但几乎一字一顿的声音说:“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priest

《镇魂》


沈巍试探着伸出手,见赵云澜没躲开,终于一点一点地凑过去抱住他,他似乎有千万条理由,却一个也说不出口,甚至连提也不想提,只是第三次在赵云澜耳边说:“对不起,我错了。”好像无论他有多痛苦,都可以秘而不宣地一笔带过,都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理所当然地认错。

——priest

《镇魂》


斩魂使?斩魂使怎么了?我看上了就是我的,其他都给老子完蛋去!

——priest

《镇魂》


不是衣香鬓影,有时就显不出形单影只。

——priest

《镇魂》


赵云澜忍不住弯下腰,仔细打量了一下镇魂灯,只见底座上端端正正地刻着四个字——“至死方生”。 道尽了轮回的真谛。

——priest

《镇魂》


斩魂使总是显得那么平静、谦和,用某种极致的克制,将他身上固有的暴虐气压制得死死的,一丝也不露。 极致的克制,有时候也是为了追求极致的自由,如果一个人千百年来,连本性都可以这样毫不留情地压制,他一方面活得痛苦,另一方面,也一定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priest

《镇魂》


郭长城就是镇魂灯的灯芯,昆仑君亲口确定的,他历尽百世百劫,初心未改,身上的功德足以与造人的女娲媲美,然而无福无泽,无幸无运,沉默而无知——林静沉默了下来,他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想告诉郭长城这件事,哪怕这个年轻人点起了最后的镇魂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正结束了与混沌之间的斗争,那么的了不起。 没有阴阳眼,但看得见一切真实。 天降大功德,却默默无闻。

——priest

《镇魂》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生不由己,不如不生,你倒是个知己。”

——priest

《镇魂》


人么,痛苦的时候要多想一点,免得重蹈覆辙,快乐的时候就要少想一点,省得思前想后败了兴,要是今天地球忽然歇菜了,活着的人全都变鬼了,你临闭眼之前发现自己都还没随心所欲一回,得有多窝囊。

——priest

《镇魂》


“下弦月,野坟头,鬼火引路怨魂愁,穿林风,吹骨笛,狐批人皮魍魉戏。老汉与你掐指算,请君与我侧耳听,生人人头换纹银,美人整皮换黄金,百日儿尸油两三斤,换尔荣华富贵享半世,若将三魂七魄捧,保你尘归尘来土归土,一世屠夫浮屠功。”

——priest

《镇魂》


为功德而积善,为报应而避恶,功德既生,则本心已死,纯善已死。

——priest

《镇魂》


赵云澜开始总是忍不住把别人和沈巍比较,结果越比较越是索然无味——他们谁也没有那样浓重到值得细品的书卷气,谁也没有那样眉目如画的模样。

——priest

《镇魂》


“与你在一起的日子,让我朝生暮死,我都是乐意的。”

——priest

《镇魂》


第一缕天光方才刺破乌云,原来是天亮了。

——priest

《镇魂》


“总有一些事,是你会无能为力的,要么变得强到有能力解决一切,要么忘干净吧,惦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好,占内存。”

——priest

《镇魂》


“要人还是要鬼,你得选一个。要人间还是要鬼道,你得选一个。要天地还是要幽冥,你得选一个。”

《镇魂》


因为世界上或许唯一一个爱她的人已经不在了,从此没人会在意她喜怒哀乐,没人会一直地殷殷注视着她的背影,一边留恋,又一边希望她能走远一些。

——priest

《镇魂》


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一个地方,那里人人皆是自由,人人生而平等呢?” 有,死亡面前。

——priest

《镇魂》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priest

《镇魂》

(全文)


他一生杀伐决断,从未曾这样优柔,想来……大概是因为没遇那个真正一喜一怒都牵着他一根心弦的人而已。

——priest

《镇魂》


斩魂使剥落了他一层人鬼同惧的黑袍,里面的人却是这样干净柔软。

——priest

《镇魂》


判官心里一时有些不是滋味,他难以理解那样死生一掷的豪情,难以想象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飞蛾扑火,更加难以企及他们开天辟地、无所畏惧的大荒往昔。

《镇魂》


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不够强大、又足够蒙昧,才能短暂而愚蠢地活下去么?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priest

《镇魂》


“这个管用,我不害你。” “你不害我,你往死里折腾我。

——priest

《镇魂》


如果“死”是混沌,那“生”就是不断地挣扎吧。

——priest

《镇魂》


“我就是想我当了小半辈子的情圣,末了被你的五指山压住了,沈巍同志,你本事真大。”

——priest

《镇魂》


“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第二个人。”

——priest

《镇魂》


沈教授说,偷来的命虽然短暂,但承诺却是可以千万年不变的。 赵处说这种关系叫守护,它比爱情更热烈,比亲情更伟大。

《镇魂》


总有那么个混蛋,就算拿着杆子把天捅出个窟窿,他也是不忍过于苛责的。

——priest

《镇魂》


“沈巍同志,你觉得沐浴在和谐社会的春风中,站在你身边的这个思想上的巨人、工作中的先锋,他帅不帅?” “……” “你帅不帅都没什么关系,我不在意。哪怕你五大三粗,头生癞脚生疮、歪瓜裂枣,在我心里,也并没有什么不同的。”

——priest

《镇魂》


这个世间呀,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啊负重前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

——priest

《镇魂》


艰难的爱情,可以靠坚强和不顾一切的付出扛过去,可是爱情总是要归于平淡,你想过吗?到那时候,你们看见对方的时候,激素的作用褪去,想起的不会是美好的怦然心动,而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受过的非难和痛苦,到时候你怎么面对他,他怎么面对你?你想过吗?人就是这样,不要觉得自己是例外。

——priest

《镇魂》


他这句话说得那么轻描淡写,举重若轻到仿佛不是一句哄人高兴的甜言蜜语,而仅仅是……在全世界都布满大雪的冬天里,坐在温暖的室内,捧茶闻香时那么只言片语的闲话。

——priest

《镇魂》


我总是想不通,人的一生,为什么要活得这样愚蠢,总是在该放弃的时候坚守,在该坚守的时候放弃,我们似乎永远在怀疑,怀疑昨天,怀疑未来。 可是怀疑有什么用呢?不走到小路的尽头,你永远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p.s.摘自《镇魂》试阅

——priest

《镇魂》


赵云澜咬了咬牙,恨恨地说:“我他妈真恨不得用手铐把你锁在家里。” 背对着他的沈巍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忽然笑了起来,仿佛听见了世界上最缱绻动听的情话,连显得有些阴郁的眼神都温柔得要化开了。

《镇魂》


纵然人是社会动物,过度的社交也会让一个人疲惫。 不是衣香鬓影,有时候就显不出形单影只。

——priest

《镇魂》


“缘分这东西不能强求,但要是别人愿意死心塌地地跟着我、照顾我、替我知冷知热,我却连保护人家周全的心都没有,那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叫人么?”

——priest

《镇魂》


“我要颛顼之民殉我清白一片的洪荒大地,我要天地再不相连,化外莫须有的神明再难以窥探,我要天路断绝,世间万物如同伏羲八卦一般阴阳相生,自成一体,我要没有人能再摆布我的命运,没有人能评断我的功过,我要把大不敬之地处枯死的神木削成笔,每个生灵自己写自己的功过是非——我要把这一切肃清。” “其他的,尽管都冲我来——盘古和伏羲都不在了,剩下你我,你韬光养晦,可我依然心有不甘。” “有本事,就一道天雷劈下来,劈开昆仑山,劈死我这个人,不然我不服。”

——priest

《镇魂》


赵云澜沉默了一会:“大人假托这身份在人间,应该不是为了平常的公务,那是有其他什么重要的原因吗?” “没有。”沈巍说,“那只是我的私心,只是……为了一个人。”

——priest

《镇魂》


亘古以来,斩魂使是唯一一个以污秽之身出神入圣的奇葩,没有一颗坚如铁石的心是不可能的,赵云澜毫不怀疑,斩魂使……沈巍这样的人,哪怕有一天粉身碎骨,落到泥沼里,也必然是无比尊贵、叫人不敢亵渎的。

——priest

《镇魂》


有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块脆弱的玻璃,无论是哪一种感情,摔了就再也粘不住了,哪怕早就不在意……甚至是原谅了。

——priest

《镇魂》


沈巍最后往南方看了一眼,正好与赵云澜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他忽然非常轻地笑了一下,就像须臾间花开的春天。

——priest

《镇魂》


祝红声音直哆嗦:“我是外人?” “废话,”赵云澜斜了她一眼,“内人大于等于二就出作风问题了。”

——priest

《镇魂》


“你从没开口和我要过任何东西,弄得我连讨好都没地方讨,其实你真的想要什么,大可以直接告诉我,只要我有的……骗我干什么?”

——priest

《镇魂》


“心这么重,心计也这么重……唉,真不好养活,走吧,咱们回家了。”

——priest

《镇魂》


人事有代谢,往来无古今,回头看不用多远,只区区五千年,就有无数神祇升起又陨落,与蝼蚁一般的凡人殊无二致,天地间,原来从没有什么能一直高高在上。

——priest

《镇魂》


‘“不问苍生问鬼神”,那是旧时候昏君干的事,人要是连自己的事都想不明白,还有闲心去管世界上有没有鬼神,不是很荒唐么?

——priest

《镇魂》


“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priest

《镇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