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庄子

《逍遥游》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逍遥游》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徒于南溟。南溟者,天池也。

——庄子

《逍遥游》


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庄子

《逍遥游》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庄子

《逍遥游》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世上的人都赞誉他,他不会因此而特别努力,世上的人都非难他,他不会因此更加沮丧。)

——庄子

《逍遥游》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如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庄子

《逍遥游》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鼹鼠饮河,不过满腹

——庄子

《逍遥游》


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

——庄子

《逍遥游》


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庄子

《逍遥游》


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

——庄周

《逍遥游》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

——庄子

《逍遥游》


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

——庄子

《逍遥游》


野马也 尘埃也 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庄周

《逍遥游》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庄子

《逍遥游》


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庄子

《逍遥游》


旧说云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 年年八月 有浮槎来去 不失期

——庄子

《逍遥游》


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庄子

《逍遥游》


不知周知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庄子

《逍遥游》


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庄子

《逍遥游》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古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庄子

《逍遥游》


且举世欲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庄子

《逍遥游》


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庄子

《逍遥游》


若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已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庄子

《逍遥游》


故知止其所不知,至矣。孰知不言之辩,不道之道?若有能知,此之谓天府。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而不知其所由来,此之谓葆光

——庄子

《逍遥游》


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

——庄子

《逍遥游》


上古有大椿者,八千岁为椿,八千岁为湫。

——庄子

《逍遥游》


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庄子

《逍遥游》


黄鼠狼俯伏在暗处,恭候鼠辈出来游玩, 出来 一只,便扑上去,东西跳跟,上下追赶,只顾捕捉住鼠, 不顾自身危险。 结局却是老鼠脱逃,自己反而触动机关, 落入捕网,死得悲惨。 再说那传闻的牦牛吧,庞然大物, 好像天际的云。 说大也够大的了,奈何是个大笨蛋,不会捕鼠, 不像黄鼠狼,聪明又敏捷。 现在先生你有大树 嫌弃它不中用, 为什么不移植到那辽阔 而寂静的土地上去呢? 在它的绿荫下,在它的巨柯旁, 你漫游,你清玩,深入无为之境, 你闲躺,你安睡,获得 逍遥之乐。 你将同它一样,不会挨刀短命,不会受害遭灾, 不会被人认为有用处。 你若这样做了,就能活得自由自在, 不会再有人生的艰难痛苦了。

——庄子

《逍遥游》


予恶乎知悦生之非惑邪,予恶乎知恶死之非弱丧而不知归者邪。予恶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实之蕲生乎!

——庄子

《逍遥游》


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尽。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人谓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与之然,可不谓大哀乎?

——庄子

《逍遥游》


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庄子

《逍遥游》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庄周

《逍遥游》


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矣有之。

——庄子

《逍遥游》


古之人,其知有所至矣。恶乎至,有以为未始有物者,至矣,尽矣,不可以加矣!其次以为有物矣,而未始有封也。其次以为有封焉,而未始有是非也。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亏也。

——庄子

《逍遥游》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庄周

《逍遥游》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庄子

《逍遥游》


子独不见狸牲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王犹不堪,况尔小丑乎?

——庄子

《逍遥游》


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限制一个人成长的,只有他自己的胆怯。

——王掩

《逍遥游》


抟扶羊角而上者九万里。

——庄子

《逍遥游》


在深深的地下,有一种虫,叫爬叉子,爬叉子需要经过五次蜕变,历时五到十二年,才能由地下爬至地表,展开翅膀,蜕变为蝉。 数年的韬光养晦,无尽的黑暗之后,终于迎来短暂的光明。可它振翅高歌的过程,最多两个月,然后就要彻底完成一次生命的轮回。然而,当它能够爬出地面的那一天,仍旧是义无反顾。

《逍遥游》


当我物化,当我归彼大荒,我必归彼芥子、归彼须弥、归彼地下之水、空中之云。

——余光中

《逍遥游》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

——庄周

《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