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魔道祖师》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夜猎。

《魔道祖师》


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上床的!

《魔道祖师》


他早该明白如此的。无论他做什么,这群人的嘴里,永远不会有半句好话。他得意,旁人畏惧,他失意,旁人快意,横竖都是邪魔歪道,那他一直以来的坚持,究竟算什么?!

《魔道祖师》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不问善与恶,点睛召将来。

《魔道祖师》


我的剑,不是用来观赏的,一出鞘,必须见血。

《魔道祖师》


任你罚尽千遍,此心难束缚。


你太热情了,谢谢,但是你也想太多了。就算我喜欢男人,也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喜欢的,更不会是个男人招招手我就跟着走。你这种的,我就没有兴趣。

《魔道祖师》


魏无羡道:“好好好。哥哥们。放个信号,叫你们家那个……那个含光君上来!”

《魔道祖师》


“我有病。我正在发烧,蓝二哥哥,你能说点好听的吗?哄哄这个可怜的我?”

《魔道祖师》


“说不过就要抢啦?羞什么呀?这也要羞,我总算知道我为什么不知羞了,咱们俩真是天生一对,肯定是因为我的羞都放你那儿了,你替我收着了。”

《魔道祖师》


魂销名毁 何为错对 此身苦海千般罪 大梦方归


蓝湛,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魔道祖师》


你要英雄救美,却让我去见义勇为。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要做,有各自的路要走。


“要是他接住我,我就……”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