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石说:“你叫程千里,我叫林秋石,好了,我们现在互相认识,不再是陌生人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坐在床边,突然间就明白了程一榭为什么要离开。因为这座别墅里,到处都是程千里生活过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就如同一把钝刀,在一刀刀的割着人的肉,却看不见血。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哀愁,如同丛林宁静的深湖。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我觉得没什么办法。”他道,“我这么好,你这么喜欢我也是正常的。” “是吗。”林秋石说。 “是啊。”阮南烛抬头看向窗外,语气里多了几分寂寥,“只是可惜天要亮了。” 天亮了,他们就得分开。 林秋石心想对啊,天要亮了,只是他却依旧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甚至想要这可怖的黑夜,继续下去。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林秋实:“你喜欢白天吗?” 阮南烛:“不喜欢。” 白天里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那里没有你。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终是躲不掉程千里这个劫。他要用尽一切法子,护住程千里的性命,看着他长大,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富贵荣华。 程一榭是聪明人,聪明人做起坏事来,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很久之后,当他回忆起此时,却发现当时的自己,原来是站在了命运的分叉口。 命运的一边是地狱,另一边,也是地狱。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阮南烛:“但如果你愿意,如果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笨了一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他面容之上并无痛苦之色,但泪水却不断的从眼眶里涌出,好似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就聪明了这么一次。”程一榭把额头抵在了程千里的额头上。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现在,他终于再也不用长大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林秋实:“你本来拥有更好的人生。” 阮南烛:“可是那里没有你啊。 你到底懂不懂,没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说:“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就只想着现在。” 阮南烛和林秋石对视。 “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林秋石说的很认真,又带着点小心的味道,“你还要躲着我吗?” 阮南烛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他也不想逃了,于是他说:“不躲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林秋石说:“你叫程千里,我叫林秋石,好了,我们现在互相认识,不再是陌生人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坐在床边,突然间就明白了程一榭为什么要离开。因为这座别墅里,到处都是程千里生活过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就如同一把钝刀,在一刀刀的割着人的肉,却看不见血。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那双黑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哀愁,如同丛林宁静的深湖。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我觉得没什么办法。”他道,“我这么好,你这么喜欢我也是正常的。” “是吗。”林秋石说。 “是啊。”阮南烛抬头看向窗外,语气里多了几分寂寥,“只是可惜天要亮了。” 天亮了,他们就得分开。 林秋石心想对啊,天要亮了,只是他却依旧舍不得放开怀里的人,甚至想要这可怖的黑夜,继续下去。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林秋实:“你喜欢白天吗?” 阮南烛:“不喜欢。” 白天里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那里没有你。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终是躲不掉程千里这个劫。他要用尽一切法子,护住程千里的性命,看着他长大,娶妻,生子,儿孙满堂,富贵荣华。 程一榭是聪明人,聪明人做起坏事来,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很久之后,当他回忆起此时,却发现当时的自己,原来是站在了命运的分叉口。 命运的一边是地狱,另一边,也是地狱。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阮南烛:“但如果你愿意,如果愿意——我可以护你一辈子,无论是你的一辈子,还是我的一辈子。”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笨了一辈子,就聪明了这么一次。”他面容之上并无痛苦之色,但泪水却不断的从眼眶里涌出,好似自己已经无法控制。 “就聪明了这么一次。”程一榭把额头抵在了程千里的额头上。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而现在,他终于再也不用长大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林秋实:“你本来拥有更好的人生。” 阮南烛:“可是那里没有你啊。 你到底懂不懂,没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


他说:“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就只想着现在。” 阮南烛和林秋石对视。 “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林秋石说的很认真,又带着点小心的味道,“你还要躲着我吗?” 阮南烛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他也不想逃了,于是他说:“不躲了。”

——西子绪

《死亡万花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