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微雨,黄昏,小城

从老刘家出来已是黄昏,因为刚下过雨,天色灰蒙蒙的,宁静笼罩着这座小城。华灯初上的街头,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有的打着伞,有的行色匆匆。貌似只有我,散着小步,还没打伞。

从老刘家出来已是黄昏,因为刚下过雨,天色灰蒙蒙的,宁静笼罩着这座小城。华灯初上的街头,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有的打着伞,有的行色匆匆。貌似只有我,散着小步,还没打伞。

天空还飘着小雨,路面是湿的,经过几处街角和十字路口,热闹的小摊也不见了踪影,只看见一个卖豆腐花的小伙子。我跟他打了声招呼,以前还在他这吃过一两次,味道不错。他苦笑着,有些僵硬的表情回应着我,我知道,今天的生意肯定又不好。虽然我已经在老刘家吃过饭,但想着也不着急回家,就停下来,准备要一份豆腐花。

“小伙子,给我来一份。”,我一边说着,一边摘下手套,准备找个位子坐了下来。

“唉,好嘞,您先别坐,我给您擦擦。”小伙子脸上立马有了笑容,虽然一份豆腐花也就几块钱,但能卖出一份,也算是给他心里一个莫大的安慰了。三月的天气还有些冷,看着小伙子冻得红彤彤的脸蛋,心想,他还只是个孩子。

“不知道今天要下雨吗,怎么还要出来?”我疑惑的问到,毕竟这一晚也卖不了多少钱。

“知道啊,但豆腐花早就做好了,不拉出来卖,明天就不新鲜了。”他一边给我添加作料,一边答道。

“对了,要放辣椒吗?”

“哦,多放一点好了,我比较喜欢吃辣。”

“您是四川人?”

“不,我是江西的。”

“哦,怪不得,给,你的好了,请慢用。”

吃着小伙子刚做好的热腾腾的豆腐花,和他一句两句没的拉着家常。得知他是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就来这做起这个小生意了。家里面还有个哥哥,正在云南读大学。还有个姐姐,已经结了婚,生了孩子,还有个妹妹,不过也已经嫁到外地去了。用他的话说,家里面就靠他了,哥哥读书要花钱,姐姐妹妹又帮不上啥忙。

我很好奇,于是就问到:“那你爸妈呢?”

“爸爸没有工作,整天还赌博,妈妈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只能在家帮人家揽点碎活,一天也没几个钱。”小伙子说的很轻巧,言语中竟看不到任何悲伤,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吧,我这样想着,盒子里的豆腐花已经见底了。他则看了看我,好像有话要对我说,但又欲言又止,难道是想让我再买一份?总感觉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爸爸老是打我,我不想回家,他还会打妈妈。”正在我想着这是个有着怎样故事的人的时候,他开口了。我抬头,看见他低着头,右手的手指头抠着桌子,眼睛呆呆的看着热气腾腾的豆腐花。我不知道他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以至于他会对我这个陌生人说起这件事。但我又听不出他话语里的半点忧伤,他还是那个语气,只不过此时的神情显得有点木讷,像是在回忆着某个场景。或许,他依然是习惯了吧,只不过,在他心里面或许还是憧憬着能有个美好家庭的。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想安慰他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有时候语言就是这么苍白无力,而且对方还只是个陌生人。那就不说吧,听听他的诉说,也是挺好的,于是等着他继续下面的话题。可过了良久,也不见他说一句话,我就这样坐着,他就那样站着,仿佛是各自怀着心事的人一样,谁也不搭理谁。我见天色也不晚了,就把钱给付了,走的时候对他说:“这个天没多少人出来吃的,你还是尽早回家吧,说不定你爸爸妈妈在家等你吃饭呢。”小伙子一边答应着,一边给我找钱,脸上洋溢着笑容,好像刚才他没有说过那些话一样。

天气更冷了,路上的行人基本也见不到了,我继续走着。陈旧的路灯有点灰暗,昏黄的洒在湿润的地面上。在昏黄的灯光的映衬下,可以看到雨越来越小了,几乎感觉不到正在下,只有抬起头,仰望天空的时候,才能觉察出一丝雨的冰凉。路边的小屋,里面基本都还亮着灯,城里的人大概都还没睡。有些还在看电视,不时的传出来孩子们嬉戏的笑声。有些还在吃晚饭,只能听到筷子敲碰到碗的声音。有些则是妈妈们在哄怀抱里的孩子,依依呀呀的。突然想快点回家,于是便加快了脚步。

雨这时候也彻底不下了,只剩下凉爽的空气在周围回绕。路面不时的吹过来一丝冰冷的风,把路旁的树木抖落下几滴雨。经过惠安桥时,也只能听见桥下哗哗的流水声,以前的这个时候,这里还总有些人在垂钓,一些妇女则赶着鸭子回家。垂钓的人抱怨妇女惊了他们的鱼,妇女则说你们钓走了鸭子吃的鱼,反正是好不热闹。走着走着,家也近了,路开始越来越熟悉起来。穿过必经的小胡同,里面有些暗,这里的灯好久以前就坏了,也不见有人来修。这条胡同还挺长,朝里看,只能看见胡同的尽头,透过来如烛火般大小的灯光。所以,一般胆小的女孩子,深夜是断不敢往这走的。我虽然是个男子汉,但走着走着也感觉有点寒气渗人,仿佛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一样。于是,便不自觉的更加加快了脚步。

不一会,就到阿姨家了,家里的门是关着的,推开门,看见阿姨的家人都还没睡。新闻联播已经过去了,大家都在看着电视连续剧。我对电视无爱,于是就独自走进房间,打开一本书,翻看了起来。由于阿姨家靠近小城的郊区,还能偶尔听到一两声的蛙叫,还有不知是哪个墙角传来的蛐蛐声,当然了,还有电视的声音。看了一会书,便觉得有些累,拉开窗帘,看着窗外此起彼伏的灯火,感觉夜是如此的安静美好。这里的小城,永远都是那么低调的活着。

于是想再出去走走,披上一件外套,跟家里人打声招呼,便又出门了。出去后,也没走远,我可不想再走那条黑布笼统的胡同。此时,蛙声,蛐蛐声变得更大了,电视的声音则若有若无。看着夜色正浓,心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想着想着就想起那个小伙子了。不知道他回家没,也不知道他爸爸今天还会不会打他,更不知道他妈妈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够好些。我开始有点同情那个小伙子了,年纪不大,却要负担起整个家庭的重任,还要随时准备挨爸爸的打,真不容易。但,我这样同情着,又能改变什么呢?无非是每次经过的时候买一份豆腐花,但能帮助他多少呢?罢了罢了,不去想了,想也没用,只能让自己心里不好受。

风开始有点大了,慢慢吹开了厚厚的云层,露出了洁白的月光。在月亮的周围,则是朵朵云朵簇拥着,这个黑夜中最大的发光体。但小城的夜还是很深的,朝那棵梧桐树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树梢,拥挤着黑色的天空。随着视线再过去一点,月光照射下,便可以看见那个波光粼粼的小池塘。我想那里的青蛙应该正在开着会,讨论着今晚的相关事宜吧。小池塘那边,则是等着播种的农田了,住在这个小城郊区的人,大多也都是农民。再过几天,就该播种了。

不知不觉中,时间慢慢流逝,一个寒颤,才觉时间已晚,该去睡觉了。悄悄推开门,发现他们都已入睡,把门合好,我便钻进自己的房间。窗外的月光,好不明亮,我却依然没啥睡意。想打个电话给老刘,怕他也已入睡。索性就闭上眼,想着会不会做一个好梦,想着这又是平静而又美好的一天,想着这样的一天明天还将继续,想着明天的小城还将会在沉睡中苏醒,想着想着就这样睡着了。

夜色中,万家灯火都渐渐熄灭了,只剩下这个微雨过后的小城,安静地入睡了。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