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湿泪

作者:寒流 “如果不是那天留下来等静茵,或者我不要唱歌,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依然是一颗柔弱但无泪的绛珠草。然而命运的安排只能遵循。我遇见了他,因为那双眼睛,从此笑少泪多,落红感伤——但从不后悔,如静

作者:寒流

“如果不是那天留下来等静茵,或者我不要唱歌,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依然是一颗柔弱但无泪的绛珠草。然而命运的安排只能遵循。我遇见了他,因为那双眼睛,从此笑少泪多,落红感伤——但从不后悔,如静茵所说。”

一、艾雪凝·遗失的美好

窗外是天,天空下是奔走的人,人们脚下是走不完的路,路在延伸,伸向遥远的未知。

我一个人在教室里静静地坐着,静静的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想着;假如时间突然出现空白,一切又如何自处?

我微笑——时间不可能出现空白!

窗外有几棵红色紫藤花,几只蝶儿盘旋飞舞。我的眼睛随着蝶儿盘旋,好美!我惊叹于蝶儿的美了,难怪庄生要梦蝶。忽然想起张韶涵《遗失的美好》,“承诺常常很像蝴蝶,美丽的飞,盘旋然后不见”并不觉得伤感,只是感觉词很好,很有意境美,便也不自觉的唱了出来。

遗失的美好。

“你给我的誓言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

我从没有得到过任何承诺或是誓言,我不知道什么是伤心什么是幸福。

静茵总会说:“雪凝,你是不是还没有长大对男生你太矜持了。”

我说那不是幼稚也不是矜持,我是寂寞冰冷的雪花,飘落的季节却没有人呵护,有的只是寒风肆虐。

我不乏追求者,但他们都没能打动我的心,尽管他们当中的很多都是那么优秀。

 

“你看什么?站在这儿干嘛?好像没见过你。”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从迷乱的思绪中醒来。

门外站着静茵和一个男生。

忧郁的面部上一对深邃的眸子,令人不敢逼视。

静茵在质问男生,男生漠然地看着我。

我感到我的脸在发热——因为他忧郁的面孔和深邃的眼睛而脸红。心也跳得好快,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唱得很好。歌很好。”他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就走。

来得那么突然,走得如风。但心里长久以来空出的位置似乎被什么填满,至于装载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只是渴望与他相识,结识那双深邃的眸子,了解眸子中所含的情物。

他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一路上我都好担心。任静茵怎么说的天花乱坠我都没有吭声,直到她问——

“如果有人想跟你交往,你怎么说?”

“我不要”我坚决的回答。

“为什么,他可是我们班的大帅哥呢!”

“是林若航?”

“对啊,怎么样,动心了是不是?”

我的心是有莫名其妙的悸动,但不是因为什么林若航。是他么,他那双眼睛当中流露出的孤独?

“林清玄说,恋爱是难言的苦,是灼人的痛,是挥之不去的辗转反侧,是剪不断地刻骨铭心。所以我不要恋爱!”

不知为什么,我又想起了那个男生。

“傻瓜,爱过了才不会后悔嘛。”

二、杨世贤·往事

我又听到了那令我心醉的声音,又见到了同你一样漂亮的女孩子,有潮涌其了对往事的记忆。

“对,我们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一起考大学,然后……”

“然后一起生活,幸福的生活!”

“然后一起工作呀——才不要跟你一起生活呢!”

曾经遥远的臆想,梦幻般的誓言,都已化作了淡淡的云烟。

往事,令人揪心的痛。

那个望着窗外痴痴唱歌的女孩子,她的声音,甚至于她的样子都让我想起了你——云霓。

九月,我们相遇。

那时,你笑得好美,尽管穿着一身的绿,但我知道你其实更像一朵花,一朵微发着淡淡幽香的红色的话。

我在远处记住了你。

十月,我们相识。

姚岚来跟我要诗,你跟她一起。

后来你说,那是我第一次见你,感觉你好成熟,我喜欢你的诗歌诉说的悲伤,你好像总那么忧郁。

我说,那是假装的。

你说,我知道不是。

冬天的时候,你读懂了我,我们相知。

你静静倚着微风,

微风吹起了头发,

头发刺痛了眼睛,

眼睛里只有你再无其他。

从此,我不只知你叫李云霓,

你不止知我叫杨世贤。

从此,你读我的诗,#p#分页标题#e#

我听你的歌。

于是你成为了我生命中唯一的风景。

初春,花开诗我们相爱。

我说,我要跟你永远在一起,一定不要分开。

你说,对,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一起考大学,然后……

我说,然后一起生活,幸福的生活。

你笑嗔,然后一起工作呀,才不要跟你一起生活呢!

我知道,你愿意。

夏日,幽香飘散,碎梦斑驳。

那一天,你说分手,我无语。

爱,使人变得虚伪——就算我不愿意,我坦然接受。

心里的痛,如割裂一般。渴望成为你的羽翼伴你,但我毕竟只是天上的浮云。

我选择放手。

三、雪凝·爱你

有好几次都看见他站在教室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我都没有勇气上前说:“Hi,我叫艾雪凝。”每一次都只是远远地望着,直到他离去。

 

“你老是站在这里干嘛?你是那班的,应该不是一楼的吧?”终于有一天,静茵忍不住要弄个明白。

“为什么不再唱歌了?”他不理会静茵,对我说。

“什么?”我愣了。他在说什么?

“听我们雪凝唱歌可是有代价的哦”静茵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又不是卖唱的。你叫雪凝?”

“艾雪凝”我惶恐答道。

“我叫杨世贤。”他依旧是一副忧郁的表情,我不敢看他,特别是那双眼睛。“我还会再来,希望你唱歌”没等我说什么,他转身就走。

静茵很惊讶的表情:“喂,杨世贤,你要听她唱歌,那你要为她写首诗。”静茵歇斯底里的喊着。

我想劝阻她说话,但内心隐约有一股力量牵制着我,任她说完。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在说:“我愿意为你而唱。”

“为什么要他写诗”我不解的问。

“杨世贤,你不知道吗,他的笔名叫什么情剑,校刊上好多他的诗呢。本以为是个邋遢少年,原来挺帅的。”

 

第二天,他果然来了。我感到兴奋和前所未有的紧张。我不敢抬头望他,尽管我渴望看看他的眼睛,眼里是伤心还是渴望?

“给你……不用唱歌了。”他递给我一张写有字的纸张,心开始跳的好快。

没有说什么,默默看着他离去,奇怪的是,静茵也没有吭声。

“快看上面写些什么?”他走后,静茵迫不及待地说。

上面是一首诗。

关于雪,那是我。

在那纷飞雪花的夜晚

你出脱成一声洁白

日出的红花春来绿水

犹不及头顶雪花瓣瓣飘落

 

我尾随模糊地足迹

足迹无言的伸向遥远

遥远的地方有雪

雪的盘旋让我走进多情的的梦靥

 

你漫天的羽翼在头顶圆转

我把它接住轻轻的吹

呵护起一切美丽与纯洁

因我不是寒风肆虐

 

“因我不是寒风肆虐”好喜欢这句,你不是寒风肆虐,那么你是什么呢?心在扑扑的跳,我握紧了纸张,我向他追了过去。

“我要唱歌给你听”我想对他说“一辈子”

他在教室里写着什么。

孤独情剑。我想爱抚你,你会接受么?你能够打开紧闭的心门让我走进你的世界里去么?

静静的看着他,不敢吭声,只因为,爱上了你。

四、杨世贤·伊人

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想听那女生唱歌。多少天我都在教室门外等她,等她唱歌。

直到她果真出现的时候,我又自惭了,凭什么要她为我唱歌?我只是一缕孤独的魂,飘散不知所终的烟。

我,已不是我!

写作业的时候,抬起头来晃晃脑袋,我看到了她,在门外静静的站着,微笑着,望着我,正如当初的云霓所做的一般。心,好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这熟悉的感觉,让我拾捡起了某些记忆的碎片。

“找我?”

“是……我们……我们到外面走走,好吗?”她红着脸说。

“走吧!”我轻声但毫不犹豫的说。#p#分页标题#e#

我们向教室旁边的足球场走去,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良久……

“海的思念绵延不绝,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汇……”

歌声依旧令我沉醉。

结束了,余音不绝。

她问:“还要听其他的吗?”

“不用了。”听一首,已是莫大的奢侈。

她低下了头。

“你……很伤心?”她小心的问。依旧低着头。

“没有。”我违心的回答。

她的身子颤了一下。我知道为什么。

主动了找我,想要安慰我,而我却用冷漠拒绝了她。

“再唱一首吧!”我说。

“我不要再唱了。”她抬头望着我,眼里是打转的泪水。我扭过头望着远方林立的高楼,我害怕面对这个不认识但又似曾相识的女孩。

风,悠悠地吹着,似乎吹乱了我的愁,也吹破了我的心……

“知道爱一个人有多痛吗?”

“知道,想哭却哭不出来,想挽留却又害怕,就像心上扎了千万根针一样,千疮百孔的……”

“你爱过吗?”

“没有。”

“读小说吗?是从小说里读来的吧?”

“因为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心痛犹如千万根阵刺一样。”我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生,她说出这样的话,我始料未及。

 

于是我向她诉说了与云霓的事,我终于决堤,悲恸犹如大河一泄不可收拾。我哭了,把头埋在她的怀里哭了。几个月来的愁苦在流淌,填充的是雪凝的温柔。

她的眼睛红红的——她也哭了。

雪凝,从今天起,我会把你 放进心里,可能会有些缓慢,但相信我,你一定会成为我生命中唯一的伊人。

伊人。

“你给我的誓言,就像一定会来的春天。”

雪凝,一定要相信我。

 

五、雪凝·悲情故事

雨越来越下得频繁了,总有浓密的乌云遮掩着天空,沉闷的让人无法呼吸。

我的心却异常明净,如同有强烈的阳光照射着。

我知道那阳光是他,世贤。

他开始多话,他开始微笑,他写更多的诗。诗中只有我是主角。我没有再听见“云霓”,他是真的忘记也好,假装也罢。我只知道,在他心里我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这已足够,我不强求更多。

那一方天空本来就该是属于我的呀。

每天晚上我都打电话给他,每当听到他们室友们调侃的话,我就会相信这不是梦。世贤,他的心门在渐渐打开,容我走进。

 

“喂,找世贤吗?”他的室友接了电话。

“他在吗?我是雪凝。”我像往常一样回答。

“他出事儿了,就刚才,”室友焦急的回答“不知他出去干什么,在门口就……”

“在哪家医院?”虽然感觉大事不妙,反而格外平静。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是格外的平静。

坐在计程车里,仿佛听到了他的呼唤。我把车窗打开,任凭风撕裂着我。风啊,像一把一把的利刃透进胸膛。缓慢的,看不到滴血,只有声音是那么清晰。

我看到了他,忧郁的面庞,深邃的眼睛,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刻痕。

车子走得很慢,夜晚的交通分明很顺畅。

道旁的路等那么明亮,没有一点夜晚的感觉。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缠绵的下着,柔柔的,斜斜地……下着。

我把手伸出去,抚摸雨,抚摸风,抚摸着黑暗中的白昼,抚摸着湿润的气息……

感觉夜色朦胧了,心里朦胧了,时间朦胧了,生命朦胧了……对,是生命朦胧了。世贤沉睡了,没有留下一句话就离开尘世。

我知道他的灵魂飘散在风里。他是那么爱风。

听到世贤死去的那一刹那,仿佛人世间一切的一切都冰冷下来,原本沸腾的心一下子冷却。

我没有勇气去看他,只是每晚把他的照片放在胸前,默默的哭泣,默默地祈祷。多少个夜晚,我看见他在窗外招手,打开窗户,扑进来拥抱我的是寒冷的风,只是我已不再惧怕寒冷,因为心早已冻至冰点。

我依旧每晚打去电话,那头是默默的寂静无声,这头是泪流满面。

为什么不说话,世贤?

是否依旧习惯沉默?

 

六、世贤·死亡#p#分页标题#e#

我仿佛听到了遥远的召唤。

当车身滑至,我的思绪早已迷乱。

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已把我笼罩,我正走向死亡。

尘世,我同你告别,那些繁华。

本是孤独的青烟,风起时,便飘散,在世俗中游走,拾捡起自己散乱的脚印。

我不想留下任何痕迹,不想留下任何回忆。

 

承诺一直是浮华,是捉摸不透的海市,是游戏的蜂蝶,所以不要再渴求誓言,它们都只是肆虐的寒风,都只会撕裂你的心。

把记忆封藏在深深的泥中吧,把渴望咽下!

如今,生命结束了,游戏结束了,我不再孤独,不再忧郁,原本的一切都已结束,都已伴随着那一声巨响飘散。随着风尘,飘向未知的远方。

 

七、雪凝·湿泪

我不再唱歌,特别是那首《遗失的美好》已被藏在心底里。我想,或许哪天,我会遇见一个像世贤一样牵动我心的男孩,那时我会把这首歌唱给他听,用最美好的嗓音来诉说这一段悲情往事。

静茵告诉我她和一个男生在交往,我叫她珍惜。生命太脆弱,谁也不知道今天活着,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她无语。

我更喜欢蝴蝶了,它让我认识了世贤,它让我真心爱过。每次看着蝴蝶飞舞,我都好渴望世贤再次出现,然后对我说:“唱的很好。歌很好。”即使我已不再唱歌。每次,我都泪流,但我都笑着,回忆起他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不要痛苦,所以即使流泪,我都要欢笑,哪怕是违心的假装的。

我学着写诗,写很多的诗,笔名就叫“情剑”。他给我的《雪》,我一直留着,那是故事的跌宕,这个悲情不容许把它遗忘,它就是我。

每次经过我们涉足过的地方,我都凝立很久,想着那个孤独的男孩,然后泪就无声的流下。世贤啊,你还孤独吗?

我仿佛听见了他在哭泣,他在祈祷,他痛苦地挣扎着,他渴望我再次拥抱他,轻轻地抚摸他。

泪水再一次滑下,许久许久,都不曾风干……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