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记忆,轮回,只为你,

就像这样按着键盘几天了, 一直不知道怎么写才有一个好的开始, 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说清楚,

就像这样按着键盘几天了,

一直不知道怎么写才有一个好的开始,

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说清楚,

今天的太阳很大,

照的眼睛生疼,

坐在一个不知名的广场,

看着车来人往,

一份看起来还稳定的工作,

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一个可以陪伴我并且不嫌弃我的MP4,

这样看来,现世安稳,

总在某个午后想起我的家乡,

离开时那么决绝,

回首又如此思念的,我的家乡,

不知不觉中嫩绿的枝桠,

孩童奔跑的纯真无暇,

雪水从门前的小小小河流过,

我的家啊,有“一览众村晓”的优势,

可以看到同村人家的炊烟直耸耸的从烟耸里冒出来,

定格的动态啊,美得销魂,

被风吹散的柳絮花,

我是那么的爱着它,

凝聚着缱绻万千的浪漫,

那刻才知道什么是绕指的温柔,

砰然而动的心,

随着它飘着荡着,

然后缓缓地落入大地,

完美的句点,

天气渐渐热起来,

孩子们趁着父母午睡出来捕蜻蜓,

我也随着记忆的浪潮跟着他们一块,

笑着闹着,

肯定是太阳太毒了,

不然眼泪怎么就流出来了呢,

 

好像是季节过度的很慢,

天气冷的很温柔,

山上的树叶开始变黄变红,

开始掉落,

是从穿着上看出冬天的到来的,

秋衣秋裤毛衣毛裤然后是棉袄棉裤,

那个时候最不爱穿的就是母亲做的棉袄棉裤了,

现在真是怀念,

雪说来就来了,

中学时候,

在路灯下看了一晚上的雪,

真是美啊,真的是无暇,

还有还有,

那些打雪仗的日子,

和堆在路边的雪人,

春节时母亲包的饺子,

元宵节时马路上一堆堆的火,

升上空中的爆竹,,,,

然后,

心底里念着年幼时母亲教的“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燕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再然后,

山上就现了一树两树的红,

后来知道那是映山红,也叫迎春花,

再再然后,

燕子就真的来了,

在农家安营扎寨,

哺育小燕,

那些树,

又不知不觉的,

新绿到嫩绿,

嫩绿到深绿,

新的开始,

新的,轮回,

那时候从来都不知道,

原来我回忆起这些的时候,

是可以哭的,

原来我回忆起最多的,

不是亲人不是别的其他,

而是这些,

原来原来,

那就是幸福,

原来这些,就可以让我取暖,

要走过多少路,要看过多少风景,要试过几次别离,才是终点,

要经过多少事,要读过多少故事,要湿过几次眼眶,才是结局,

喜欢聆听,因为无人倾听我,

喜欢麻痹,于是爱喝酒,

是谁说爱过知情重,醉后知酒浓的,

是谁那么睿智,

又是谁,终敌不过世事变迁,

誰知道,

当初那些誓言,一去不返,

誰又知道,

还有人默默守着永远,

母亲春天种下的茶花月季玫瑰牡丹,

现在已经盛放过而且快枯萎了吧,

它们可能从来不知道我会这么想念她们,

葵花那么美那么执着那么勇敢地,

望着太阳的方向,

直到容颜不再,

山谷里田地上,

有的是不知名的野花,

一点也不比名花逊色,

你说它们开给谁看呢,

你说它们不寂寞吗,

唔,说到这,我就想起,

夏天地里的草长得过高了,

误了庄稼,就要去拔草,

姐姐们爱花啊,

回家就抱着一把一把的野花,

红的粉的蓝的,

画面是那么美,

美得惊心动魄

那些年少,那些轻狂,

那些家家酒的伙伴,

那些打过架的面孔,

那一簇簇生动的过往,

你记得几双流过泪的眼睛,

你忘记几件做过的糗事,

你在有星星的时候会想起谁,

你的梦里,是不是也流过泪,

你是不是也累得想要做回一个孩子,

你是不是也想要一个聊得来的伴,

你有没有和我一样,

疲惫,难过,失意,伤怀,

回忆真像是个说书的人,

恍惚的時光带走的是我从未感知的岁月和韶华,

我总是无能为力,

记忆有时候好的可怕,

想忘的忘不掉,

当然有时候让我很惆怅,

想要记起的事总也想不起,

就像我是如何遇见你,认知你,

这件事,每每在我难眠时困扰着我,

就像我该怎么忘记你,不去想你,

这件事,一直让我忧心焦虑,

很多时候,

我平静地做着一些事,

喝水,失眠,

然后突然很 疼痛地想你,

真的很疼,

疼地我弯下了要哭泣,

我幻想着,

每天做饭给你看着你吃的很开心,

你最好多吃一点,

太瘦了,

饭后最好散个步什么的,

我偷偷的勾住你的手,

你恍若未觉,

窝在沙发里看插播电视剧的广告,

周末的早上,

你最好贪睡一点,

那样我就可以做好了早餐,

看着你的睡容,

看着你醒转,

周末的时候偶尔有兴致,

可以一起去看电影,

抱着爆米花,像小孩子一样,

换季的时候,

我会把过季的衣服收好,

换好床单,

你喜欢唱歌,

那我就一直听你唱,

一首歌听一辈子都不会觉得腻,

两个人都放假了有空了,

去西藏,去珠峰,去香格里拉,

在一个个名胜前面,

留下有你的剪影,

我就这样幻想着,

和你听潮看海,观月赏花,

好像这就是我追求的细水长流,天荒地老,、

我在公车上,

我在拥挤的地下铁,

我在菜市场买菜,

我在喷泉旁,

我在办公室里,

我在暮色的马路边,

我在不停地做一件事,

我非常的想你,

这是我最透明的秘密,

但是但是,

我又不敢想你,

分分秒秒的告诫自己,

不能想你不要想你,

于是,

我从不曾忘记,这么一个你,

我张了好几次口,

都说不出话来,

明明某个名字在心中念了千遍万遍。

我急得要哭出来,

生平第一次感到不能随心所愿的悲凉。

我想说出一句好听话,

让你印象深刻,

却你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烛心腐骨的痛,

文字太多,

我不知怎么表述,

但我知道,

爱情就是一生呢喃一个人的名字,

轻轻地,仿佛有风吹过唇,

温暖而热烈,

我就这样凝望着你,

永远都触不到的你,

你说我的话,拉远了我们的距离, 

甜蜜往昔,沉重心痛,

忘不掉,甩不开,

当天长地久变成曾经拥有,

当碧落黄泉的誓言变成刻骨铭心的回忆,

昔日种种是一把割向心窝的刀,徐徐的,一下,又一下,,,

我不寂寞,想你才会寂寞,

午夜梦回时,或是无心睡眠夜,

你总来拨弄我心跳,

于是,我从来都不想你,

因为不曾忘记,

从来都不会伪装,从来都学不会欺骗,

此刻,却想失意,

忘却你的种种,忘却曾经的缱绻万千,

我猜前世,一定是你,送了我一支折戟,

让它与我血脉相连,所以今生,见到你才会那么痛,

往事匆匆,我已成为你的过往,

所有一切都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飘远淡漠,

只有曾经的爱恋流连心中,难舍难了。。。。。。

拥有过,吵闹过,欢喜过,哭泣过,也曾,离别过,

如此想来,多么完美,

多么幸福,

你说你不会改变,我也以为岁月就会带我们这样走向白首,

无奈路途远遥、人潮挤拥,

我还是丢了你,

丢了心,

若是来世,

相信,我依旧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告诉你,

我喜欢着爱着你,从过去到现在,从洪荒到宙裂,从不曾改变,,,,,,

时光荏苒,若还能相见,或许唏嘘,或许心动依旧,或许难过悲哀,或许人后落泪,

只是这时的喜欢,来的像水一样,清淡悠远,融入骨髓,

你看,我就是这样,一直注视着你,

到地老,到天荒,,,,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