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志

搁浅在樱花坠落的地方

文韩枫、苡沫 街角的末尾,一间装饰得古朴却不奢华的咖啡店,店门静静的关着,偶尔也会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她每天都会光临,而且一来就是一下午。而每次她总会习惯性拿出一张相片,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相片,眼里满是

文韩枫、苡沫

街角的末尾,一间装饰得古朴却不奢华的咖啡店,店门静静的关着,偶尔也会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她每天都会光临,而且一来就是一下午。而每次她总会习惯性拿出一张相片,一个人静静的,看着相片,眼里满是温柔。而她每次叫的咖啡,都会叮嘱服务员,不用加糖。慢慢的,店里的人都习惯了有这样的客人,所以,有时她刚进店门,服务员就会把那杯不加糖的咖啡放到那张靠窗的位置。

 

今天,像往常一样,她还是一个人静静的,走进这间名为半梦半醒的咖啡屋。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那熟悉的服务员端着她那钟情的咖啡过来,正当她不耐烦时,身边响起了一道陌生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姐,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抬头,看到一张陌生带着微笑的脸,男孩大约20多岁左右,有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但干净的脸庞上却参杂着并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的神情。

“来杯咖啡,别加糖。”淡淡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请稍等,马上就到。”说完,男孩转身往里屋的走去方向,女孩继续低头,手不断的抚摸着相片中男孩的脸,却感觉不到从前的温度。

沉思中,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小姐,你的咖啡,请慢用。”男孩就在旁边站着,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女孩瞥了他一眼,“有事”,“没呢?”说完,面带微笑,转身又到了下一个顾客的桌前。

轻轻喝一口,等待着那种熟悉的感觉在口中慢慢的弥漫开来,但这次却并没有那种熟悉的苦涩,却是那种快要忘记了的熟悉的味道,曾经的画面又涌上心头,那是一个男孩在冲咖啡的画面,毛手毛脚,女孩看着他,荡漾着幸福的微笑,男孩笑眯眯的走到女孩面前。“来,尝尝,第一次冲给除我以外的其他人喝,你应该感到荣幸哦。”女孩傻傻的笑着,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却没什么表情,“怎么样?”男孩急切的问道,“你自己尝尝。”说完男孩接过杯子,喝了一口,不禁皱眉到,“有什么不对吗?我喝的都是这种味道呀。”女孩说,是你把糖放太多了,咖啡的味道都被你放的糖盖过了。男孩刮刮女孩的小琼鼻,说,“小傻瓜,我就要给你甜蜜的生活。”

“小姐,请问要换杯咖啡吗?你那都凉了。”男孩这时又走了过来。“不用了,谢谢。对了我刚刚的咖啡是你冲的吗?”女孩盯着眼前这个刚刚给她上咖啡的男生,质疑地问。

“咖啡怎么了?不好喝吗?”男孩疑惑地望着女孩,还不解地挠挠了头。看着男孩不以为然的模样,女孩就想故意刁难一下他,“难道你不知道像这样随意改变客人的口味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我喝咖啡一直都是不加糖的,你新来的吗?”女孩故意装得非常气愤。

你们老板在哪里,我要见他,“要是今后所有的服务员都像你这样随意替换客人的咖啡,那还了得”。

不一会,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里,男孩却不慌不忙的走到咖啡店中间的位置,抬了抬手,“大家听我说,本店因为刚刚易主的原因,所以,今天大家都是我的的第一个客人,而今天,给你们上的第一杯咖啡,都是我请客,随后,你们想喝什么只管点,我可没有随意改变大家口味的习惯,这第一杯咖啡也是本店刚刚调配出来的新种类,大家喝完帮忙想一个名就行了,要是觉得哪里需要改善,尽管提出来,我会适当的加以改变,而成为这间咖啡屋新的亮点,今天谢谢大家的捧场”,说完,对着客人鞠了一躬。随后变是听到周围的掌声,男孩抬了抬手,“大家继续喝吧,要是觉得这咖啡好喝,那就在点,今天点这种咖啡的顾客,一律免费”。

说完,又走到了女孩的餐桌前,在她的对面坐下,也开口为自己叫了一杯咖啡,抬头看着女孩错愕的表情,“怎么了,很惊讶吗?刚你不是说要找我吗?现在我就在这里,想说什么就说吧”。看着一脸惊讶的女孩,男孩笑笑说。

女孩不确定的到,“这间咖啡屋的老板真的是你”,男孩再一次笑着说,“如假包换”。

随后却见到女孩撇了撇嘴,小声的嘀咕道:“难怪敢那么嚣张”。不料还是被男孩听到了,但女孩却把头望向了窗外,男孩抬头,细细打量着这个初次见面有点特别的女孩,女孩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能感觉出她一定很漂亮。

男孩率先打破沉默,“你经常来这里吧,而且还经常坐在这个位置,好像还对不加糖的咖啡情有独钟,我很想知道,是哪个男孩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能另你有这么大的兴趣爱好,我真的很好奇,一个女孩居然能保持那么久,少喝点咖啡吧。”

女孩回过头来,笑着说道:“你真不敬业,别人都在努力的推销咖啡,你却叫客人少喝,难道这也是一种推销手段吗?”看着面前的男孩,心里却有种淡淡的亲近之感。“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还有,谢谢你的咖啡。”说完,起身就走出来了咖啡屋。透过玻璃橱窗,看着消失在人海的背影,男孩笑了笑,起身,继续了没完没了的忙碌,但谁都可以看出来,今天老板很开心。

连续几天,女孩都会来咖啡屋,男孩也会坐在女孩对面的椅子上,叫上一杯咖啡,短暂的休息,经过几天的了解,发现了他们的名字居然一样,都是叫汐,只不过男孩的名字是这个唏。

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几月,这天唏一直坐在那位置,对面放着那杯汐命名的咖啡,咖啡名为忆,或者叫不记不忆,当她说出这名字时,唏就知道原来她也只是一个寻求温暖的孩子,所以,唏对她的关怀无微不至,或许因为相处久了,她的身影也在心里越刻越深,这也是继安然以后,第一个走进他心里的女孩。

看着对面,仿佛汐就坐在那里,冲他微笑,想起汐,就想起那天,她说她对于樱花同样有种深沉的爱,可惜,一直无缘见到。而唏,就笑着说道:“等我这边的事忙完了,我们一起去看樱花,反正离樱花开放的季节,还有不短的时间。当他说完,汐只是随意的笑笑。谈到樱花,他心里也会揪痛,安然也喜欢樱花,可惜,那次,因为一些原因,他失约了,所以,这次,他把汐的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但汐却不知道。

等了很久,都未见到那熟悉的身影,掏出手机,看着这个从来不拨的号码,按下拨通键,电话响了很久,还是无人接听,关上手机,心却乱成一团,就这样,一直在咖啡屋里,坐立不安。

直到第二天下午,看到脸色有点不大对劲的汐,才知道昨天汐是在医院,打了一下午的点滴,端着咖啡,“来到汐的面前,你昨天没事吧”

看着唏满脸的担忧,汐的心里原来也会不平静。#p#副标题#e#

 

那个傍晚,汐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都是唏的身影。那是个阳光,开朗的男孩。与她的熙一样有着一张俊朗的脸,身上都会散发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想起了唏,汐的脸上竟泛了红晕,在夕阳的照射下,就更迷人了。

回到家中的汐,想把照片放好,但又不住地一遍一遍的看。那是一张他们去海边的合影。其实,唏不知道的是汐的男朋友也叫熙,他们大学时就在一起了,有着很疯狂,很甜蜜的曾经。在一起一年后,可是后来不知道熙为什么离开了。离开的不声不响,已经两年四个月零六天了,汐看着自己在日历上画的一个个叉,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把原本想放好的照片,揣得好紧好紧,跟熙一起的幸福画面不断地在脑海放映着,伪装了一天的坚强终于还是瓦解了。

“熙,你到底在哪?为什么要离开我?知道我一直都在思念着你吗?你回来吧,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店等你,每天都我都穿得美美地去等你,你快点回来吧。我自己好累好孤独。”汐歇斯比里地嚷着,然后哭得累累地睡去了。

第二天,汐依旧会在午后去咖啡店,不是因为唏的出现,而是,那里是她跟她的熙相遇的地方,她一直坚信着熙还会回来,回来找她,然后像以前那过着般简单而快乐的日子。

还是那个靠窗的位置,还是要一杯不加糖的咖啡,还是等不到要等的那个人。变了是,不加糖的咖啡被多事的老板加了糖。这个帅气的老板,在客人少的时候会讲笑话给她听,会给她带好看的小说。

汐向往常那样,喝完了咖啡,在准备要走的时候,被人叫住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唏。“我送你回去吧。”说完唏就走了过来。

“你不忙吗”?

“嗯”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咖啡屋,一路无话。

“就在这里吧,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谢谢你”汐回头,看着唏。

唏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就这样,看着她,叮嘱了一句,“那你小心点”

走到一个转角处,掏出手机,给汐发了条短信。

翻开电话,看着熟悉的名字,“汐,明天有时间吗?”简短的几个字,承载了太多的话语,不久,又是一条短信,“汐,我喜欢上你了?”但她一条就没回,随手,就把电话关了机。一个人蹲在路口,任风吹乱她的头发。然后口中不断的呢喃着,“唏,对不起,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的害怕这种感觉,怕我对你越来越依赖,最后,你也会像他一样,没有留下一句话就丢下我一个人,怕我把你当成他的影子,对不起,唏、真的对不起。”突然,一双手放在了的她肩上,抬起她的头,轻轻的擦干了那还残留着的泪滴,说到,“小傻瓜,就知道你这几天故意躲着我,是因为他的原因?”看着那双眼睛,还是那么的明亮,深邃,不知不觉又将迷失在那里面,偏过头,避开那双眼睛,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在一次留了下来,“如果能和你在一起,那你就把我当成你的那个熙吧,反正名字都一样,把我当成谁我也不在乎,只要你能开心,别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吧,汐,他都走了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是放不下呢,放过自己吧。别折磨自己了。”看着那双残留着泪滴的眼睛,唏微偏过头,叹了口气,“走吧,回去吧。”说完,就欲拉着她起来,可她的脚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原来是在这蹲久了,唏蹲下身子,说道,今天便宜你了,上来吧,真是一个让人担心的孩子。

 

“喂、喂、那个谁,别把我衣服弄湿了哦。我刚买的衣服,很贵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是真的呀?以前还不相信呢,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看来今晚衣服得湿透了。”说完,便听到一声破涕为笑的声音,汐说:“你真好。”唏问,“就只是好吗?”随后又是一阵沉默,最后听到身后传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明天我休班。”

“什么?”

“没听到算了……”淡淡的话语中带着失落。

然后又是听见一声大叫“只是没听清。”

汐抬头,看到路边投来异样的目光,脸上火辣辣的,才反应过来,还在这家伙的背上呢,然后又小声的说道,“那个谁,放我下来吧。”唏似乎也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却怎么也不肯放她下来,就这样,吵闹着不断往前。#p#副标题#e#

 

第二天,唏早早的就起来了,从衣柜里取出了那套放了很久一直没穿的衣服,还记得这套衣服是前女友选的,记得她生病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悄悄的去医院检查,直到那天他在抽屉里看到了病危通知单,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在瞒着他。直到后来有一天她留下封信,悄悄的离开,信中说道,“唏,我只想你记得我最美丽的时刻,忘了我吧,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我走了,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所以你不要来找我,我们就当做了一场梦好了,梦醒了,一切都回归起点”。她离开的前几天,还记得她说,以后,要是找到了心仪的女孩,就穿这套衣服去表白吧?以前他还不怎么在意,直到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仿佛晴天霹雳般重重压在心头,换上衣服,可惜,她却再也不会看见,使劲揉了揉眼睛,努力压下自己的情感,换上了这套第一次穿的衣服,可惜,曾经的人儿却早已经不见,抬头,嘴角尝到了苦涩。

 

平复心情,掏出手机,拨通了心底的号码,熟悉的铃声响了很久,才传出那个另他又一次心动的声音,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是昨晚哭多了的缘故吧。“喂,你没事吧,今天想好去哪里了吗?”那边传来谈谈的声音,“还是你决定吧,咖啡屋见。”淡淡的落寞涌上心头,叹了口气,“汐,原来你还是放不下他。”

 

走进咖啡屋,坐在以前汐的专属位置,叫了杯不加糖的咖啡,细细品味,仿佛此时也迷恋上了这种味道,随后,一道身影突然窜到了他的对面,口中说到:“来杯咖啡,记得加糖。”抬头,看到了汐明亮的眼睛,看着前者,汐调皮的冲他眨了眨眼睛。“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唏,搅拌着杯中的咖啡,面带微笑的看着她,“我也刚到。”汐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不断抬头看着他的方向。还未等她开口发问,唏就说到:

“今天我带你去一个特别的地方。”

“去哪里?”唏对汐笑笑,“一会你就知道了。还未等她反应,”就拉起汐的手,出了咖啡屋,唏宽阔的掌心,修长的手指包容汐小小的拳头。汐觉得好奇,不禁在心里小声嘀咕,到底是去哪呢?

 

今天汐穿着很久都不曾穿过的高跟鞋,步履蹒跚地被唏拽着一路往前。来到公交车站,唏才放开她的手,“这是要去哪里呀”,汐气喘吁吁的问道。“等到了你就知道了”。见唏还是不肯说,也只得撇了撇嘴,安静的看着公交车来的方向。

 

上了公交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肩并肩的靠着,微风吹来,淡淡的味道也参杂在风里,唏想,要是这趟车是开往永远就好了。不一会,唏说:“到了,下车吧”?

 

下了车,映入眼帘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和连接山与山之间的缆车。唏指着不是很高的那坐山,“那里,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坐上缆车,唏满头的汗,汐伸出手兴奋的去拉唏的手,唏大声的喊:“啊~~~不要碰我!!我~我~我~恐高!我害怕!”看到这样高大的唏,怕成一个小孩子的样子,汐高兴得不得了,汐不断的摇他,嘴里咯咯乐个不停,其实唏不知道,汐心里是被慢慢的感动包裹的。

 

下了缆车,栏杆上那密密麻麻的镌刻了无数情侣名字的同心锁立即吸引了汐的眼球。在汐在翻看着别人在锁上的名字跟愿望的时候,不知唏跑去了哪里。汐只好乖乖的等在原地不敢乱走,怕一会唏回来找不着她,可在她一转身后,唏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了,手里还拿着一把小锁。汐一把将唏手中的锁夺了过来,用纤细的手指摸着锁上的字“正面是他们的名字,反面雕刻着至死不渝”,指腹传来的凹凸感,割得她的心好痛好痛。

 

唏怜惜地摸摸了汐的头,牵起汐的手,一起把手中的这把锁,锁在了那堆同心锁里不是很显眼的位置。然后就拉起汐的手,一起走到悬崖边,使劲了全身的力气把手中的钥匙丢向了这深不见底的深渊。汐不解地望着他。但他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故作神秘地说:“或许以后你会明白”。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就过去了,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几月,这段时间里,她们也会像其他情侣一样,一起逛街,一起蹦迪,一起吃夜市,看着唏开心的脸庞,那个躲在心里某个角落的男孩还是会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p#副标题#e#

又是一天的午后,唏照常来咖啡店帮忙,汐依然会出现在咖啡店里,依旧是在那个专属的位置,唯一变了的是,每次点的是一杯加糖的咖啡。汐在无聊之余随手地翻看摆在桌面的一本杂志,有意无意地又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而每天坐在这里等着唏下班跟她一起,这也慢慢的成为了习惯。


“我要一杯咖啡。”就在她望着时钟出神时,耳边竟传来那个藏在心底快要遗忘的声音,汐回头一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错觉,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真的是一直在她心里的某个角落无法抹去的熙。熙看着汐,走了过来,坐到汐的对面。还记得以前这里都是她们的专属座位。熙看着唏,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恩,还好。”“你呢”?此刻的汐明明有很多话想去跟熙抱怨与诉说,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眼泪在一次绝提。熙看着她,用自己的双手轻轻的拭去那残留在眼角的眼泪,温柔地说到:“是我不好,我不该一走就是这么久,丢下你一个人,不该没有留下一句话,不该让你为我担心,不该一直没有联系你,等会回去,我会慢慢的跟你说,好吗?”轻轻揉了揉汐的头发,汐摆了摆头,这也是熙曾经的专属动作,但汐却没有了曾经的感觉。

见汐停止了哭泣,熙开始讲起了这些年自己在外漂泊的生活,不一会,唏端着咖啡来到桌前,面带微笑的说到:“先生,你的咖啡。”虽然笑得有些牵强,但也不至于太难看,看到唏,汐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手指不断的打着圈圈,每当她不知所措时,他总是这个动作,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然而,此时的这两个男人都知道,她内心的不安,早已写在了她的脸上。

 

唏,回头,继续自己的工作,但谁都可以看出来,今天老板心事重重,所以谁都安静的没有去打扰到这个他们认为一向坚强的男人。就这样,压抑的气氛一直延续,直到汐不知所措的来到他的面前,说,“我想和你谈谈”,说完走出了咖啡屋,唏紧跟着前者出了咖啡屋,一路沉默,只有路的两旁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声音,“难道你想这样一直走下去吗?”唏率先打破沉默。汐回过头来。

“他回来了,就是我以前跟你提到的那个男人”

“我知道,不说我也知道,唯有她才能让你下定这么大的决心,所以,你不用说什么,也不要觉得对我有什么亏欠,既然你选择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祝你幸福。”

看着那么善解人意的唏,仿佛一把重锤狠狠的敲在她的心上,哪怕他骂她也好,打她也好,她都不希望此时的唏这么安静,安静得让她感觉到了陌生,或许从来都没熟悉过。

“好了,别让他等急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说完丢下汐,一个人往前,这是他第一次丢下了汐,独自往前。

看着唏落寞的背影,原来心会那么疼,不知不觉,这个男人孤独的背影也深深的烙印在了心里的某个角落,比前者烙印得更深,也更让人心疼。

唏漫无目的的一路往前,不知不觉来到了一颗大树下,上面挂有一盏风铃,风铃随风发出清脆的声音,听着风铃的声音,越发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可悲,可笑,掏出盒子,盒子里面安静的躺著一串项链,取出项链,口中说到,安然,或许只有你懂我,可惜,让你失望了,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三年,你在天国的那边还好吧。不断诉说,不知远在天国的安然能否听见,此时只有风铃发出的声音不断的敲打着内心的防线,直到彻底的奔溃,然后任由悲伤冲破防线,疯了似的随意左右自己的情感。良久,才抬头,看着风铃,曾经的一幕幕又疯了似的涌上心头,伸手,解下系在树枝上的风铃,“明天,我们一起离开吧,好吗,安然。”沙哑的声音,低头看着手中的项链,随手挂在了曾经风铃的位置。“就让它留在这里吧,包括对她的所有记忆。”转身,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唏迷迷糊糊的跟着熙的脚步,回到了那个曾经满是回忆的地方,不过,此时另她回忆的主人已经归来,熙在那熟悉的地方取出钥匙,打开房门,回过头来,对着汐微微傻笑,但汐却是绕过了熙,走进了里屋,坐在沙发上,淡淡的道,“说说吧,当初是因为什么,而让你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熙收敛笑容,坐在她的身旁,“我是出国了,走得冲忙,手机也没带,没能给你道别,对不起,那时候有人在追债,你也知道,我那公司当时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吧,何况我在国外都有发邮件给你的,是你一封也没回复我好不”。打开面前的电脑,汐确实很久都没有上邮箱了,他走后,更是连Q都懒得上了,看着邮箱里面很多未读的邮件,才知道,原来这么久,熙原来过得也很辛苦,便也不在责问他到那里了为什么一个电话就没有给她。因为有的事,发生了问了也于事无补,不过是求一个心安罢了,起身,说道:“今天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不待熙说话,便走进了卧室,关上了房门。趴在床上,一个人悄悄的流泪,脑海里一遍一遍的浮现着那个落寞的背影,“对不起,唏,今天我又让你失望了,可能这是最后一次了吧。”

清晨,熙早早的便起来,做好了早餐,坐在餐桌旁,等待着汐一起吃早餐。房门打开,走出了那个另他期待的人儿,看着她眼睛红了一圈,便又知道了她应该一夜没睡,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到,“快去洗漱吧”。而汐却是站在原地,看着熙,“想了一整晚,或许我们也该有个结果了”,熙不懂她说的是什么,也不懂她今天是怎么了,便处在原地,什么也没说。汐随后又淡淡的说道:

“要是你一直没出现那该多好,或许我和他会一直幸福下去,或许就不会另他在一次失望,我们还是分手吧,熙,我不爱你了,我承认,我从前确实很爱很爱你,但那却只局限于从前,以前以为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现在我懂得了,原来没有你,我一个人也会好好的。”看着汐,熙只是说道:“你变了,汐,变得连我也不认识你了,我也不知道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最起码应该让我知道,是我不好,还是因为那个咖啡店的男人,让你变成这样”。汐冷冷的道:“随你怎么说吧,我累了,经不起感情的折腾了,我现在只知道,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是唏一直陪在我身边,我难过时,是他陪在我身边,想法设法的逗我开心,我生病时,也是他一直陪在我身边,嘘寒问暖,给我买药,陪我看医生,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或许昨天跟你回来就是一个错,抱歉,熙,这一次,让我先走,好吗?”看着汐,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就这样,看着汐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汐头也不回地往那个熟悉的地方奔去,尽管是穿着拖鞋,汐还是不顾路上飞快的车流,往那个坐落在街角的咖啡屋的方向跑去,因为她想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唏,亲口跟他说,她一直是爱着他的。想告诉他,其实她已离不开他了。

当她来到咖啡屋,却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就当她准备出去找时,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你是汐吗?这是咖啡店的前任主人托我转交给你的,汐迫不及待的接过来,拆开,一封泛着淡淡香味的信纸,上面密密麻麻的满是字,字迹凌乱,她知道,写这信时,他是何种的心情,她却都能体会到。信的内容:

 #p#副标题#e#

汐:

 

很高兴你能看到这封信,当你在拆开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继续自己的生活,我想即使没有了我,你应该也会开开心心的吧,说真的,那天看到他站到你的面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选择,虽然心里很难过,但只要你能开心,那么即便是他陪在你的身边,我也会默默的祝福你。

汐,想想这段日子,我们一起爬过山,逛过公园,唱过卡拉OK ,一起笑过,一起哭过,和你在一起真幸福,我知足了,但我发觉你和我在一起时,你并不快乐,真的很抱歉,没能给你快乐,或许你心里一直有个他,只是你一直没有说出来,但我感觉到了。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的感情其实是在还债,对于我,也经此而已,我想如果有一天你的债还完了,最终你还是会离开我,到那时我岂不是会更加痛苦,汐,我要你明白,感情里其实谁也不欠谁,而为了还债的感情没有一点意义。

想想有时你做决定时,确实挺为难的,一来怕伤害我,但又确实不想欺骗自己真实的感情,我理解你,但这样也好,起码你也有考虑到我,我知足了。

这次,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不是我不想跟你告别,而是我怕,怕我见到你后,没有离开的勇气,汐,你有胃疼的毛病,别忘了按时吃药,你有时就像小孩一样,老是要我提醒,你才会记得,别整天只顾着工作,而忘记吃饭,饮食不规律,难怪,你胃疼的毛病迟迟不肯痊愈,还有,你别天天熬夜加班,要是没有我一遍一遍的催促,真不知道你天天会加到多久,你说你习惯了,但我还是希望你把这习惯改改,以后你也要慢慢习惯没有我的日子,或许你觉得我很烦,从今以后,我或许都不会在来烦你了,你解脱了,我也不用天天像你保姆似的,什么都要我来提醒,没有我的唠叨,你应该要感到开心。

汐,这次问候是我最后一次带给你了,只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

 

手指紧紧的捏着这封信,看着前者问到,“你知道他是去哪里了吗?”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过来转接咖啡屋时,他手里好像拿着机票,估计是要去机场吧”机场吗?

说完,头也不回的直接往机场的方向跑去,希望还来得及吧。

唏,你对我的承诺都还没实现,怎么能让你就这么溜掉呢。在心里不断呐喊,走到路边,却迟迟没有计程车“该死”。

跑到路中间,妄想拦下一部计程车,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汐不甘的眼神,望着机场的方向,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看着被血染红了的信纸,曾经那些点点滴滴不断的在脑海里浮现,你说你会陪我去看樱花的,努力睁开双眼,看见四周樱花飘飘洒洒的洒满了道路,落在汐的身上,落在汐的心头,汐面带微笑,沉沉的睡去。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