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宇宙的意外,海洋是地球的意外,陆地是海洋的意外,生命是陆地的意外,爱是生命的意外,而你,是我最美的意外。                                                                                ——萧彤

 

      第一章    误入桃花源

      正午的阳光赤裸裸地越过落地窗在房间里肆无忌惮地游弋,无处不及的光芒触手般的在房间里伸展,直奔向床上酣睡未醒的萧彤。一路的旅途奔波令萧彤疲惫不堪,一到住处简单收拾一下便倒头大睡。直至热烈的阳光不停的撩拨骚弄,她才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扭头望向窗外,阳光明晃晃地照耀着,萧彤看了一下时间已是中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坐起身听到了肚子传来的饥饿的提示,咕噜咕噜地响了一阵。理了理披散的长发,揉了揉空空的肚子,萧彤慵懒地下了床。进了厨房四处搜寻一番一无所获,只在偌大的冰箱里发现了一个极度缺水风干的土豆。萧彤拿着满是皱纹的土豆只觉得越发饥饿,无奈地扔进垃圾桶。转悠了一圈萧彤打开行李箱翻出路上买的零食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尽管不能完全吃饱但好歹肚子不再抗议,食物产生的能量也让萧彤有了力气。洗漱之后萧彤换身干净的衣服,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大型超市或是菜市场,这样才能解决吃饭的问题。萧彤一出门立刻被灼热的空气包裹住,微风裹挟着热浪层层地扑过来,萧彤深呼吸了几次,她这个北方人还适应不了南方的这种粘腻的灼热。尽管如此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出门,毕竟相比起来她更需要填饱肚子。萧彤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熟悉自己居住的环境。她发现这是一个别墅区,一栋栋的红顶黄墙的别墅整齐却又孤单地伫立着。此时这座南方城市正处旅游淡季,这个别墅群仿佛惨遭遗弃,显示出一种华丽的凄凉。找人问路是行不通了,她走出院子走过那些空无一人的别墅。快走出别墅区时萧彤看见一个中年女人从一栋别墅里走出来。仿佛救星一般,萧彤快步上前倒把对方吓一跳。

     “您好,我是刚进来的住户,请问这附近有卖菜的地方吗?”

     对方甚是警惕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萧彤冷冰冰地说到:“跟我走吧。”

     “谢谢”。萧彤摆出个大大的笑容,丝毫顾不得对方的态度。

     十五分钟后萧彤到了一个大型超市。四下看了一番再想致谢时领路的女人已经走远。

      提着大包小裹累得气喘吁吁的萧彤回到住处时满身大汗却开心极了,看着自己的收获高兴地笑了,萧彤决定晚上好好犒劳犒劳自己。晚饭萧彤做了爱吃的西红柿炒蛋和可乐鸡翅,还特地配了瓶鸡尾酒,尽管只是一个人却吃得有滋有味。酒足饭饱之后萧彤斜靠在餐椅上,闭上眼睛,心满意足地享受着窗外的阳光。黄昏的阳光脱掉了刺人的铠甲,变得柔和而温暖。满满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在身体里荡漾,一种从肉体至精神的宁静包裹着萧彤。萧彤记得自己似乎好久不曾这样宁静而愉悦了,就这样静静坐着,舒适得像一场梦境。

收拾完之后天色已晚,浓浓的困意袭击着萧彤。熄了灯,萧彤准备好好睡一觉。一片黑暗里萧彤突然觉得有些害怕,独自一人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偌大的房间此刻显现出一种空荡的凄冷,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不安和危险。萧彤裹紧被子,脑子里尽是鬼片和悬疑片的场景,四周似乎有鬼影来回飘荡。不知哪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萧彤猛一激灵,寒毛倒立,心跳似乎都停止了。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番,只有一片可怕的寂静。萧彤躲在被子里,汗一层层地冒。萧彤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一个人跨越千里,由最北边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她想这时哪怕是林立阳在身边也是好的,至少她会有安全感。很多的念头在交替闪过,萧彤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醒的时候天已大亮,太阳仍是明晃晃地照耀。一个蛋饼配一杯牛奶,萧彤完成了自己的早餐。萧彤觉得自己正在适应这里的气候。

     别墅区正对着一条笔直挺阔的街道,道路两旁的椰树浓叶舒展,迎风舞蹈,尽显热带风情。沿着街道东行,又左转南行,道路的左侧铺展着的草坪似天然织就的绿毯在别墅区外延伸开来,粉红色的三角梅绕栏穿行,花朵密密匝匝,铺排成一面花墙。空阔的街道上甚少行人,偶有一辆电摩拖飞驰而过,卷起一阵疾风而后又归于平静。天空蓝的像面镜子,映着点点白云的影子。萧彤觉得自己像是陶潜笔下那个误入桃花源的武陵人,在纷繁杂乱的红尘中忽然寻得了一片净土。半个小时后走到街道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无际的大海无限延伸,与遥远的天际相交,海浪前仆后继地涌向海滩,不知疲倦地冲刷。走下堤岸,被阳光普照的沙滩泛着柔和的光芒。走在沙滩上,细细的沙砾像少女的指尖轻轻揉揉地骚动着萧彤赤裸的脚丫。再往前行是被海浪冲刷的如同泥土般的细沙,萧彤的双脚陷在细沙中,那些潮湿的细沙再顽皮地从脚趾间探出头来。海浪不停地涌来,强有力地冲击着萧彤,带来阵阵清凉。萧彤站直身体,伸开双臂,任凭海风吹乱满头秀发。周遭的一切模糊成背景,只剩一片无关世俗的静谧,一场人与自然地深情相拥。

      萧彤返回别墅区的时候被一阵优美的钢琴声吸引,萧彤不懂音乐却被这乐曲吸引住了,站在街上驻足倾听,那音乐似乎长了翅膀直往人的耳朵里飞。在萧彤想像里应该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妙龄女子,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跃动着。萧彤涌起想见见女子的冲动,除了美妙的音乐令萧彤欣喜的是在这座别墅区里除了她竟然还有人居住。门开了,上次的中年女人又出现了。打量着萧彤仍是一脸的冷漠和警惕,萧彤友好地笑了一下。中年女人面无表情,又转身回去了。萧彤无奈地笑笑。

       萧彤开始适应这座陌生的城市,在这里时间似乎都是静止的。

       每天晨起跑步,自己做一日三餐,晚上看看她特地带来的红楼,或者看看电视。因为适应和习惯她不再害怕,开始享受这份难得的闲暇。她常常想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