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市常常下急雨,像是暴脾气的女人,刚刚还是万里晴空瞬间乌云密布然后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世界湿淋淋的一片。萧彤被滂沱的雨声惊醒,忽然记起客厅的窗子还没有关,急急下了楼关上窗子,一眼瞥见大雨中一辆车子开过来。大雨夜的访客让萧彤很担忧,她想起了影视剧中雨夜杀人的剧情,恐惧在心头盘旋。萧彤冲进厨房摸黑找了件家伙握在手里。车子越来越近在房门口停下了。萧彤躲在门旁,心扑通扑通地跳,手心里全是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突然,门锁转动了,萧彤死死盯着门,屏住了呼吸。“咔嗒”一声,门开了,有人转动门把手,萧彤浑身都在颤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一个高大的人影进来,萧彤来不及多想照着来人的身后猛的一下子砸下去。很沉闷的一声来人倒下了。萧彤扔掉了手中的“凶器”,忙开了灯。一个穿戴整洁的男子倒在地上。萧彤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探探对方的鼻息,还好来人只是昏迷了。萧彤随即在储物间找了条绳子出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昏倒在地上的男人困个结结实实,等萧彤气喘吁吁坐在沙发上时已是凌晨三点多。尽管累得几乎虚脱萧彤还是不敢睡,她坐在沙发上盯着倒在地上的男人,从外表看这个男人并不像行凶作案的坏人,不过萧彤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萧彤再次醒来是被一阵喊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做起来,发现天已大亮。被绳子捆住的男人正在不停挣扎,眼看绳子开始松懈,萧彤不及多想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走到男人面前。

   “别乱动,回答我几个问题。”萧彤故意将声音放低,目露凶光。

   “你谁啊,有病吧。”男人很愤怒地看着萧彤。

   萧彤上前一步将刀顶在对方的脖子上“少废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男人没再说话,面色越来越阴沉。

   “你是谁,怎么会到在这里来?”萧彤问道。

   “这是我家,来不来还要向你报告吗?”男人恶声恶气地回答,随后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这回轮到萧彤狐疑了“你家?”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你把房子租给我了,你不知道吗?”

   “我什么时候把房子租给你了?我们连面都没见过!”男人愤愤不平地说到。

   “租给你房子的人是谁?”男人继续问道。

   “路子明。”

   “这个混蛋!”男人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

   “你真是房子的主人?”萧彤问道。

   “废话!不然大半夜跑这来挨打啊。赶紧给我松绑,快点。”

   萧彤看看眼前的男人,收起了刀,准备解绳子。

   “不行,我从来没见过你,怎么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听到萧彤的话男人的脸色又青了一层,深吸一口气,明显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你拿出我手机,给路子明打电话。”

   萧彤从男人的裤兜里掏出手机果然在通讯录里找到了路子明,拨通了号码。

   “打开免提。”

   尽管萧彤十分不情愿对方命令的口吻但还是照做了。

   电话接通了,传来路子明的声音。

   “扬哥,什么事?”

   “路子明,你大爷的,谁让你把我房子租出去的!”

   “哎呀,扬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也是帮朋友的忙,你看你有资源,对方需要,挺好的事嘛,再说你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扬哥,你这一天天这么忙,这点小事都不值当跟你提。对了,你在哪呢?咱哥们可好久没见了。”

   “我在金港的别墅里被你的租客绑着呢,你他妈赶紧给我滚过来!”

   “什么?怎么回事。”

   “你的租客就在旁边你跟她说!”

   萧彤接过电话。

   “喂,萧小姐,怎么回事啊?”

   萧彤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子说到“你朋友昨天夜里来的,我以为是坏人,把他打晕然后绑起来了。”

   “什么?”路子明的声音顿时提高八度,萧彤不得不将电话拿开。

   “萧小姐,你快给他松绑,他才是真正的房东。都是误会,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萧彤看着一脸愤怒的男子解开了对方的绳子致歉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男子起身一脸铁青,揉了半天胳膊和脖子,摸到脑后时忍不住哎呀一声,萧彤知道那是昨晚挨打的地方。本想再次致歉但对方的神情让她望而却步。男子撇了一眼满脸歉意的萧彤揉着后脑上楼去了。半个小时后可馨和路子明到了。

   “小彤,发生什么事了?”可馨关切地问道。

   萧彤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幸好,只是场误会,你没事就好。”可馨说到。

   “大姐,你可真生猛,您老人家没把我们扬哥打坏吧。”路子明感慨着。

   “应该没有吧,他上楼后就没下来。”

   “完了完了,这下惨了,扬哥非掐死我不可。”路子明正满面愁容手足无措时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三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楼梯,陈飞扬洗了澡,换了一身纯白的家居服,整个人透着清爽干净,只是脸色依然难看。

    路子明忙跑过去双手把着楼梯扶手,扬起脸笑嘻嘻地看着陈飞扬“扬哥,没事吧。”

    陈飞扬并不理会,径自下了楼,越过萧彤和东方可馨坐在沙发上。路子明忙陪着笑脸屁颠颠地跟过来。

    “扬哥,你看都是我不好,没跟你说,闹出这么一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萧小姐也不是故意的。”

    陈飞扬丝毫不理会路子明,看着萧彤说到:“你现在弄清楚了吧,我才是房主。”

    萧彤有些尴尬说到:“对不起,是我没弄清楚。”

    陈飞扬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不需要你的道歉,马上收拾东西走人,房租退给你。”

    “扬哥,别这样,都是朋友。”

    “她们都是你路子明的朋友,可不是我陈飞扬的,这个房子现在我要住,请她搬出去。”

    “陈先生,既然你不愿租,我不会赖在这里。你不用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萧彤说完上楼去了,可馨紧随其后。

    “就是一误会,没必要吧,她租的时候也的确不知道,你这大半夜的来也难怪人家一个小姑娘害怕。”路子明说到。

    “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了?我自己的房子来还得挑时候?”

    “都是我的错,我的错,不应该不跟你说一声就把你的房子租给别人。我也是看在她是可馨的朋友,能帮就帮呗。”

   “你小子是单纯的帮人家吗?又在打歪主意吧。”

   “别说那么难听,什么歪主意,追女孩子不下点功夫能行吗?”

   “合着你借花献佛,拿我的房子做人情。”

   “谁知道你来啊,再说你这房子都空那么长时间了,还不如租出去呢。”

   “你怎么不好人做到底让人白住啊。”

   “我想来着,人家没答应,再说最近手头也确实有点紧。”

看着路子明又好气又好笑的无赖样,陈飞扬顺道给了他一脚“你就不要脸吧,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损友。”

   “损友也是朋友,大少爷帮哥们一把呗。”

   “你追的是哪个妞啊。”

   “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叫东方可馨。”

   “那个女的叫什么?”

   “萧彤。”

   “陈少爷,你就帮哥们一把吧。”

   “滚一边去。”

   两人正说着话萧彤和可馨已经下楼了。萧彤提着行李箱走在前头,一心顾着快点下楼最后两个台阶一脚迈空,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可馨上前扶住萧彤,路子明也跑了过来。

   “怎么样,没事吧?”可馨问道。

   “没事。”萧彤笑笑,试着起身走路,刚直起身脚踝处就传来钻心的疼痛。萧彤忍不住“哎呀”一声,整个身体斜靠在可馨身上。

   “脚脖子崴了吧。”可馨说到。

   萧彤点点头。

   “去医院吧。”路子明提议道。

   “不用了,用冰块敷一敷就好了。”

   可馨扶着萧彤在沙发上坐下来,路子明已经拿来了冰块,可馨忙帮萧彤敷上。

   “哥们儿,人家都这样了,你就先别让人搬了。”路子明对着陈飞扬说道。

   “不用,敷一会就可以走了。”萧彤忙接过话。

  “你这样怎么走。”可馨埋怨道。

  “没关系的,我不能赖在这里。”

  “行了,住这吧,等脚好了再说。”陈飞扬扔下话上楼去了。

  一场风波以萧彤的崴脚告终,萧彤继续住下来,留在南方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