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与君初相识

崴脚后的萧彤没法再晨起跑步,早饭后便在阳台上看红楼。

“有什么吃的吗?”陈飞扬的问话打断了萧彤。

萧彤放下书,看着走过来的陈飞扬。陈飞扬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刚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深邃的五官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英气,只是俊朗的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一张熟悉的面孔闪过萧彤的脑海,萧彤忽然觉得陈飞扬和方子皓有些神似,一时竟呆住了。

“问你话呢。”

萧彤回过神,清了清嗓子掩饰方才的尴尬。

“对不起,你刚刚说什么?”

陈飞扬看了一眼不太自然地萧彤,在她对面坐下。

“我问你还有什么吃的,我饿了。”

“自己去冰箱里找找呗。”萧彤说着瞥了陈飞扬一眼,注意到他两条手臂上清晰地印着被绳子捆绑的勒痕。

“你的胳膊?”

陈飞扬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耸了耸肩道:“你的杰作。”

“对不起。”萧彤红着脸低声道。

“真看不出来,你这柔柔弱弱的,下手还挺狠的。我这后脑昨天可疼了一小天。”

“我也是着急了,谁知道你会在大雨夜的回家。”

 

“行了,打也打了,捆也捆了,要传出去我得被笑话死。要真觉得抱歉,给我弄点吃的吧,我这回来一趟可被你折腾的够呛。”

萧彤思考了一下问道:“你吃什么?”

“你看着来吧,别太难吃就行。”

萧彤放下书,一瘸一拐地进了厨房。和了一块加了鸡蛋和牛奶的面,烙了三张早餐饼,又热了一杯牛奶。

萧彤把早餐放在陈飞扬面前时,陈飞扬看了一眼说道:“看起来还不错。”

“我把你打伤了,这个算是补偿,你慢慢吃。”

萧彤拿起书一瘸一拐地进了卧室。

电话铃音响的时候萧彤正在睡觉,是林立阳的电话。如果不是每天一个电话,萧彤几乎忘了林立阳这个人的存在。像是启动程序一样,接听林立阳的电话似乎是萧彤目前生活的固定模式。每天的通话内容也都一成不变,无非是简单的寒暄,林立阳倒是经常想多聊,萧彤却总觉得无话可说。他们相处的日子并不多,彼此也谈不上了解,萧彤总会想她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去相亲,又怎么稀里糊涂答应下来。照例的林立阳询问了她的日常起居,说了一些关心却并不打动她的话,萧彤心不在焉地应承下来,然后结束了通话。看看时间已是傍晚,天气退去了炎热,萧彤来到院内的紫藤花架下。尽管这里的别墅大多疏于管理萧条冷清,但陈家的别墅似乎远好于别家。院内并不见荒芜反倒井井有条,院里的花草也都繁茂,单是这处紫藤萝就无比热闹,深深浅浅的紫在阳光下散发着梦幻般的光彩,流动成诗意的瀑布。藤萝花架下是供人纳凉之所,所有桌椅均被萧彤擦拭干净。萧彤看着满树繁花,看着枝繁叶茂间细碎的阳光,不自觉地笑了。她羡慕这些肆意盛开的花朵,它们应时而开,应时而落,不受拘束,不怕羁绊,翩翩盛开,自成风景。萧彤涌起写诗的冲动,但她却没有合适的语言去形容眼前的一切,她忽然觉得语言是匮乏的,最美的风景往往是形容不出的。

萧彤感觉到饿的时候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到厨房打开灯,一个正坐在吧台前喝酒的男人进入萧彤的视线,赫然是陈飞扬,着实吓了萧彤一跳。陈飞扬倒格外镇定,依旧自顾自地喝酒。萧彤绕过陈飞扬进了厨房,看了看冰箱里的存货,牛奶,鸡蛋,西红柿,橱柜里还有一袋方便面。萧彤决定用方便面给自己做顿晚餐。她先用牛奶把方便面煮到八分熟,然后将面捞出放入料理机,再打入两个鸡蛋,再加入西红柿,用料理机将这些食材打成糊状,倒出之后加入面粉白糖搅拌均匀,然后倒入电饼铛中进行加热,不久便香气四溢,五分钟后一张橙黄色的面饼已经出锅,萧彤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回头看了一眼陈飞扬竟然还在,而且正在看着自己。萧彤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要不要尝尝。”萧彤端着盘子问道。

陈飞扬端着红酒杯看了一下盘子又看看萧彤说到:“好。”

萧彤拿了一副筷子放在了吧台上。

“味道不错。”陈飞扬夹了一块放在嘴里。

“我也觉得不错,没想到第一次做还挺成功。”萧彤满意地笑道。

“你很会做饭啊。”

“瞎做呗,做饭这个东西没什么会不会的,看用不用心琢磨。”

“是挺能琢磨的,没想到方便面还能这么吃。”

“第一次吃吧,我也是。”萧彤灿然一笑。

“你一直都这样吗?”

“什么样?”萧彤侧头看着陈飞扬,一脸困惑。

“挺开心的。”

“没想到我还给你留下这样的印象,”萧彤笑笑,“不过没有人会一直开心,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嘛。”

“看你说话像个老师似的。”

“不错嘛,一语中的,我就是个老师。”

陈飞扬看着有些俏皮的萧彤笑笑,又喝了一口酒。

“你干嘛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这喝酒。”

“没什么事,你要不要来一杯。”

“好哇。”

陈飞扬倒了酒递到萧彤面前,喝了一口浓郁的酒香便在唇齿间弥散开。

“味道真好。”萧彤忍不住赞叹。

“这是三年前我去欧洲从莫顿庄园带回来的,他们的酒以口感醇厚著称,成为很多王室富商的选择。这瓶是75年的珍藏版,相比其它的红酒除了口感优越之外更因为特殊的窖藏营养丰富,所以值得一品。”

听着陈飞扬侃侃而谈萧彤有些尴尬“真不好意思,我对红酒一点不懂,刚刚纯是凭感觉说的。”

陈飞扬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又喝了一口酒。

“你挺会做饭的,以后你负责咱俩的饭,我免你房租怎么样?”

“听起来似乎不错”。

“你同意了。”

“你买菜。”

“我送你去买菜。”

“成交。”

两只酒杯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行了,打也打了,捆也捆了,要传出去我得被笑话死。要真觉得抱歉,给我弄点吃的吧,我这回来一趟可被你折腾的够呛。”

萧彤思考了一下问道:“你吃什么?”

“你看着来吧,别太难吃就行。”

萧彤放下书,一瘸一拐地进了厨房。和了一块加了鸡蛋和牛奶的面,烙了三张早餐饼,又热了一杯牛奶。

萧彤把早餐放在陈飞扬面前时,陈飞扬看了一眼说道:“看起来还不错。”

“我把你打伤了,这个算是补偿,你慢慢吃。”

萧彤拿起书一瘸一拐地进了卧室。

电话铃音响的时候萧彤正在睡觉,是林立阳的电话。如果不是每天一个电话,萧彤几乎忘了林立阳这个人的存在。像是启动程序一样,接听林立阳的电话似乎是萧彤目前生活的固定模式。每天的通话内容也都一成不变,无非是简单的寒暄,林立阳倒是经常想多聊,萧彤却总觉得无话可说。他们相处的日子并不多,彼此也谈不上了解,萧彤总会想她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去相亲,又怎么稀里糊涂答应下来。照例的林立阳询问了她的日常起居,说了一些关心却并不打动她的话,萧彤心不在焉地应承下来,然后结束了通话。看看时间已是傍晚,天气退去了炎热,萧彤来到院内的紫藤花架下。尽管这里的别墅大多疏于管理萧条冷清,但陈家的别墅似乎远好于别家。院内并不见荒芜反倒井井有条,院里的花草也都繁茂,单是这处紫藤萝就无比热闹,深深浅浅的紫在阳光下散发着梦幻般的光彩,流动成诗意的瀑布。藤萝花架下是供人纳凉之所,所有桌椅均被萧彤擦拭干净。萧彤看着满树繁花,看着枝繁叶茂间细碎的阳光,不自觉地笑了。她羡慕这些肆意盛开的花朵,它们应时而开,应时而落,不受拘束,不怕羁绊,翩翩盛开,自成风景。萧彤涌起写诗的冲动,但她却没有合适的语言去形容眼前的一切,她忽然觉得语言是匮乏的,最美的风景往往是形容不出的。

萧彤感觉到饿的时候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到厨房打开灯,一个正坐在吧台前喝酒的男人进入萧彤的视线,赫然是陈飞扬,着实吓了萧彤一跳。陈飞扬倒格外镇定,依旧自顾自地喝酒。萧彤绕过陈飞扬进了厨房,看了看冰箱里的存货,牛奶,鸡蛋,西红柿,橱柜里还有一袋方便面。萧彤决定用方便面给自己做顿晚餐。她先用牛奶把方便面煮到八分熟,然后将面捞出放入料理机,再打入两个鸡蛋,再加入西红柿,用料理机将这些食材打成糊状,倒出之后加入面粉白糖搅拌均匀,然后倒入电饼铛中进行加热,不久便香气四溢,五分钟后一张橙黄色的面饼已经出锅,萧彤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回头看了一眼陈飞扬竟然还在,而且正在看着自己。萧彤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要不要尝尝。”萧彤端着盘子问道。

陈飞扬端着红酒杯看了一下盘子又看看萧彤说到:“好。”

萧彤拿了一副筷子放在了吧台上。

“味道不错。”陈飞扬夹了一块放在嘴里。

“我也觉得不错,没想到第一次做还挺成功。”萧彤满意地笑道。

“你很会做饭啊。”

“瞎做呗,做饭这个东西没什么会不会的,看用不用心琢磨。”

“是挺能琢磨的,没想到方便面还能这么吃。”

“第一次吃吧,我也是。”萧彤灿然一笑。

“你一直都这样吗?”

“什么样?”萧彤侧头看着陈飞扬,一脸困惑。

“挺开心的。”

“没想到我还给你留下这样的印象,”萧彤笑笑,“不过没有人会一直开心,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嘛。”

“看你说话像个老师似的。”

“不错嘛,一语中的,我就是个老师。”

陈飞扬看着有些俏皮的萧彤笑笑,又喝了一口酒。

“你干嘛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这喝酒。”

“没什么事,你要不要来一杯。”

“好哇。”

陈飞扬倒了酒递到萧彤面前,喝了一口浓郁的酒香便在唇齿间弥散开。

“味道真好。”萧彤忍不住赞叹。

“这是三年前我去欧洲从莫顿庄园带回来的,他们的酒以口感醇厚著称,成为很多王室富商的选择。这瓶是75年的珍藏版,相比其它的红酒除了口感优越之外更因为特殊的窖藏营养丰富,所以值得一品。”

听着陈飞扬侃侃而谈萧彤有些尴尬“真不好意思,我对红酒一点不懂,刚刚纯是凭感觉说的。”

陈飞扬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又喝了一口酒。

“你挺会做饭的,以后你负责咱俩的饭,我免你房租怎么样?”

“听起来似乎不错”。

“你同意了。”

“你买菜。”

“我送你去买菜。”

“成交。”

两只酒杯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