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风波乍起

晨起,萧彤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捏捏脚踝,感觉甚是不错,简单梳洗一番,换上运动服出了门。沿着笔直的椰林路一路小跑,周身都被久违的晨光拥抱着,风吹来海洋的气息,空气里带着咸咸的潮湿,滋润着每寸肌肤。萧彤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在宽阔的道路上一路向南,享受着独属于自己的清晨。萧彤在海边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的大海。清晨的海边格外宁静,仅有的海浪声成了此间唯一的音乐。萧彤注视着波涛翻滚的海面,忽然记起多年前方子皓曾问她以后想去哪座城市,萧彤说不管哪座城市,只要在海边就好,那样就可以常常看见大海。方子皓说既然这样他就带着她走遍所有的海滨城市,然后择一处喜欢的留下终老。萧彤清楚的记得方子皓说这话时的款款深情,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然后紧紧依偎在他的胸口,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如今她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城市,可以时时看海,那个承诺的人却早已不见,他们终于错失在时光里。萧彤慢慢坐下来,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人事全非,是这世上最狰狞的事实。

萧彤到家的时候陈飞扬正站在门口。

“一大早你干什么去了?”

“去海边逛逛。”

陈飞扬显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你可真有闲心,记不记得还有个人在等你的早饭。”

“几点了?”

陈飞扬抬起手腕伸到萧彤面前,时针清晰地指向了九点钟。萧彤没成想自己竟然在外面呆了这么久。

“对不起,我忘了时间,我马上去做饭。”萧彤匆匆往屋里进,回头又说道:“不好意思,你再等一下,我冲个澡。”

早饭准备好时萧彤的头发还湿淋淋的。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今天早饭简单点将就吃吧。”

陈飞扬看着眼前的早饭,清水煮面陪着肉酱卤不禁皱了皱眉:“是挺简单。”

萧彤歉意地笑笑:“来不及了,再说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了。”

“吃完饭送我去买菜吧”

陈飞扬未置可否却说道:“以后出门带手机,别像今天一样让我等这么久。”

萧彤看着陈飞扬笑道:“我要一直不回来你还一直等下去?饿了自己动手呗。”

“做饭可是你的活。”

“万一我要是有什么事真做不了呢?”

“一会出去多买些吃的备上。”

萧彤看着陈飞扬问道:“你是不会做饭还是懒得做?”

“做饭有什么意思,还是吃现成的好。”

萧彤撇撇嘴说到:“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懒,你从小到大都没做过饭?”

“用不着啊,在家里有阿姨,不在家的时候要么去饭店,要么叫外卖。怎么,你经常做饭?”

“我也是毕业后在外面的时候学着做饭。刚毕业挣不了多少钱,花销又大,不能总买着吃,就得学着做饭。刚开始的时候只能简单炒个青菜,慢慢的就什么都会了。周末休息不想出去了,就做顿大餐改善下生活。我们会一起研究吃什么,上网搜做法,然后一起买菜,一起做饭,通常再配点啤酒,边吃边点评各自的手艺。其实做饭挺有意思的,在锅碗瓢盆中感受生活,用煎炒烹炸炖出滋味。”

萧彤眉飞色舞的说着突然注意到陈飞扬一脸严肃地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随即清了清嗓子“快吃饭吧,都有点凉了。”

晚上萧彤接到可馨电话约她出去玩,萧彤正选衣服时陈飞扬敲门进来。

“接到你朋友电话了吧,一起出去玩。”

“好,我换下衣服。”

“楼下等你。”

萧彤换好衣服出现在陈飞扬面前时,陈飞扬打量了一会。萧彤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感觉脸都有些烧了。

“你确定穿这身去?”

“我怕麻烦只带了四套换洗的衣服,只有这件还算说得过去。”


   陈飞扬点点头:“明白,走吧。”

 陈飞扬的车子是在一条购物街上停下的。萧彤跟着陈飞扬下了车,发现他往一家服装店进。萧彤上前拉住他说道:“你来这干吗?”

“出去玩得有配套的衣服,进去挑一件。”

萧彤还想再说什么陈飞扬已经进去了,萧彤尾随其后。一进门导购就热情地迎了过来,萧彤最怕这种极度热情的推销员,连忙说自己随便看看。萧彤拿起一件看着挺顺眼的衣服正反看了看,又看看吊牌三千多的价格着实吓了萧彤一跳,她忙将衣服挂了回去。侧头看陈飞扬正在一排衣服前挑选着。萧彤觉得她应该跟陈飞扬说清她不打算买衣服,毕竟这样的价格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力但如实相告却又抹不开面子。正犹豫着一件衣服猛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吓了一跳。

“想什么呢,这件怎么样?”

萧彤示意性地笑笑“挺好的。”

“去那边试试。”

“哦。”

萧彤硬着头皮接过衣服去了试衣间。

纯黑的单肩设计愈发衬得萧彤肌肤莹白如玉,完美的贴身剪裁勾勒出曼妙的身材,包臀短裙下一双长腿苗条纤细。萧彤也被自己惊艳了,当她出现在陈飞扬面前时陈飞扬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萧彤抿了抿嘴唇,她并不习惯穿这样的衣服,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男人面前。

“这是我们这季的新款,完全符合您女朋友的气质,这款衣服特别适合这位小姐腰细腿长的身材。”导购小姐不失时机地夸奖一番。

萧彤刚想澄清一下,背后传来陈飞扬的声音:“就这件了。”

“需要包起来吗?”

“不用了。”

萧彤看着陈飞扬刷卡,一种强烈的虚荣感涌上来,她想今晚就让这个错误进行下去,索性就把陈飞扬当作自己的男朋友吧。

出了服装店陈飞扬又领着萧彤进了鞋店。

“你又干嘛?”

“有了合适的衣服总得配双合适的鞋吧。”

萧彤低头看看脚上的平跟凉鞋脸微微有些红,在这些高档鞋子面前,萧彤的穿着完全显露了自己城乡结合部的特质。

陈飞扬选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萧彤穿上高跟鞋站在镜子前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你很会给女孩子选衣服。”在车上萧彤对着陈飞扬说道。

“我会给漂亮的女孩子选衣服。”

“你这么多金嘴又这么甜,追你的女孩都得排起长队吧。”

“包括你吗?”

萧彤避开陈飞扬的目光,侧头看向车窗。

“我,有男朋友。”半天,萧彤回复道。

陈飞扬淡淡地“哦”了一声不再多言。萧彤想起了常常给她打电话的林立阳,竟然发觉这个男朋友在的脑海里面目竟然有些模糊,她忽然觉得悲哀,替自己也替林立阳。车子里响起了音乐。

“望着广场的时钟 你还在我的怀里躲风


不习惯言不由衷 沉默如何能让你都懂


此刻与你相拥 也算有始有终


祝福有许多种 心痛却尽在不言中


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


再痛也不说苦 爱不用抱歉来弭补


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


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 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


我默默的倒数 最后再把你看清楚


看你眼里的我好模糊 慢慢被放逐”

萧彤的心狠狠抽搐了一下,有泪翻涌上来。

“换首歌好吗?”

陈飞扬看了一眼萧彤,换了歌曲。

陈飞扬的车子在一家酒吧前停下,两人在一片昏暗繁杂中找到了路子明和东方可馨,还有几个人萧彤并不认识。

“小彤今天真漂亮。”可馨赞叹道。

“飞扬介绍一下这个大美女。”

“这是萧彤,我朋友。”

“女朋友吧。”

“别瞎说,我们陈哥可是有未婚妻的人。”

“还是唐氏集团的千金哟……”

“你们几个能不能换个话题,谁喜欢谁娶去。”

“我们想娶也没机会啊。不过你可以把萧小姐介绍给我们。”

“滚蛋,都少贫啊,喝酒。”

萧彤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别扭着不是滋味,特别是知道陈飞扬有未婚妻之后心里居然莫名地失落。“萧彤,你在想什么,别不自量力,人家有没有未婚妻跟你有什么关系。”萧彤在心里说道。一整晚这伙人喝酒,闲扯,跳舞,放肆地大笑,萧彤看着舞池里的群魔乱舞,觉得这里无非是一群孤独的疯子,用糜烂的方式释放自己。萧彤喝完手中的酒起身去了洗手间。在洗手池前洗手的时候有人把手搭在她的肩上:“美女,认识一下啊。”

萧彤转过头,一个醉醺醺的年轻男子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她的肩上移动。萧彤厌恶地拽开男人的手转身便走,不想男人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美女,别走啊。”

萧彤有些害怕,厉声道:“请自重。”

对方无耻地笑道:“美女,很有礼貌嘛,我喜欢。”

“你放开。”

萧彤挣扎着要挣脱男人的纠缠,不想又过来一个男人。

“哎,干嘛呢?”

“快来,这个大美女要我自重呢。”

听到这话另一个男人也过来抓住萧彤的胳膊“走,美女,陪我们玩玩。”

两人一左一右架住萧彤就走,萧彤一下子慌了,死命地挣扎叫喊,心底感到深深的恐惧。忽然,其中一个人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紧接着发出一声惨叫,捂着眼睛蹲下了。另一个见状冲上前去,陈飞扬和对方厮打在一起。 很快周围聚集了一帮围观的人, 萧彤紧张地看着陈飞扬,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细节,陈飞扬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一个酒瓶用力地向对方砸去。萧彤吓得捂住了嘴巴,看着那个骚扰她的男人满脸鲜血。人群开始骚动,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慌乱中有人拉住她的手往外跑,萧彤几乎是下意识地跟着跑出了酒吧。坐上车,陈飞扬一路疾驰,也不知多久车子才停下,萧彤听见了阵阵海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