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倾诉

萧彤看着脸色凝重的陈飞扬,抽出纸巾很仔细地帮他擦净嘴角的血。

“你,还好吧。”萧彤问道。

陈飞扬紧紧盯着车窗,没做回答,萧彤也不再说话,静静坐在车里。

“你深爱过一个人吗?”良久,陈飞扬问道。

萧彤回过头认真地看着陈飞扬。

“我们第一次认识就是在酒吧里,跟今天的情形差不多。她那时还是个大学生,在酒吧打工遇见了一群小流氓,硬逼着她陪酒,被我撞见了,替她解了围,然后就认识了。她跟我以前接触过的女孩都不一样,她的眼神干净善良,很会替别人着想。很乐观很阳光地生活,虽然生活给了她很多磨难。她喜欢穿白色的裙子,总是把长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跟她在一起每分每秒都是幸福的,我想娶她为妻,永远跟她在一起,保护她,照顾她,那也是我第一次有了结婚的想法。”

陈飞扬停止了讲述,车子里一片寂静,耳边的海浪声越发强烈,萧彤看了一眼沉默的陈飞扬,把目光投向了远方的黑暗。越过浓稠的黑暗,一个名字在脑海里清晰起来,方子皓。

“你们一定度过了一段甜蜜又难忘的时光。”萧彤说道,似乎是说陈飞扬,又像是在说自己。

“是的,甜蜜,难忘又幸福。”

“后来呢?”

陈飞扬苦笑了一下“我的父母反对我们在一起。”

“所以你们就分手了?”

陈飞扬看了一眼惊诧的萧彤继续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从没想过放弃她。我甚至脱离了我的家庭,放弃我在家族企业中的职位,我们租房子,在陌生的公司重新开始,尽管有些艰难,但我认为很值得。直到我被公司外派出差,走之前说的好好的等回来我们就登记结婚,可是,等我拿着钻戒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和一封分手信。”

“信上怎么说?”

陈飞扬掏出手机递给了萧彤,是那封分手信的照片。

“扬:

我走了,不要找我,你也找不到。谢谢你给了我此生最难忘最幸福的时光,这是一段温柔的岁月,它让我看见了世界的美好。但是我们并不适合结婚,因为婚姻要面对的远不止爱情,与其等着日后它在现实里面一点点变质不如让它结束在这样美好的时刻,至少它会永远美好的存在我们的记忆里,无论何时想起,都会心怀感恩曾经遇见了这样一份美好的爱情。希望我们都会遇见下一个对的人相守一生,请你一定要幸福。

然”

   看着分手信,萧彤似乎体会的到写信人心如刀绞的无奈和痛苦,这世上越是美好的东西失去时越痛苦,特别是爱情。

  “后来你找过她吗?”

  “找过,我发了疯似的到处找她,可是我找不到。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她如果刻意要躲开你,你真的很难找到她。”

  “找不到又怎么样?我还可以幻想她在某个地方过着自己的生活,慢慢适应没有我的日子,找个疼她的人相伴终老。”

  “你的意思是……”

  “仅仅三个月后,我因为找不到她再次去了她的老家,结果,只看到了她的墓碑。”

萧彤震惊于这样的结果,悲悯地看着旁边的男人,一颗硕大的泪滴从眼眶滚落,直到此时她才明白这个严肃的甚至有些冷酷的男人原来隐藏着这样痛苦的经历。她忽然有些羡慕那个女孩,尽管她的生命结束了,但却一直这样被人怀念着。

“怎么会这样?”

“她离开之后一直在到处旅游,走了很多地方,后来她想去西藏,结果汽车在山路上出了事故。”

“你知道吗?她妈妈告诉我她走了,我不信,看到她的遗像的时候,我也不信。我一直告诉自己小然只是不想见到我,她在骗我。直到我看见她的墓碑,看着上面她的黑白照片的时候才明白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陈飞扬双手伏住方向盘哽咽着,萧彤看着不能自己的陈飞扬突然很心疼这个男人。用情至深,是所有在爱情中受伤人的通病。萧彤的手搭在陈飞扬颤抖的肩头,伴随着她低低的叹息,几乎是下意识地搂住了他,此时的陈飞扬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富家少爷,只是一个在感情中受了伤的小男孩,无助而脆弱,他太需要释放。曾经她也被爱所伤,如今安慰着同样受伤的陈飞扬。萧彤不明白是否年轻注定要受爱情的伤,但她却理解陈飞扬此刻的感情,她想那个小然终究是幸运的,因为萧彤极度渴求的,她,早已得到。

早上的阳光永远明亮的像少女的眼眸,萧彤在晨光里摆好早餐的碟碗。回过头,陈飞扬站在阳光下笑意盈盈。

“早上好。”萧彤一侧头微微一笑。

“早上好。”

吃过早饭萧彤正准备洗碗,陈飞扬走过来拿过萧彤手中的碗“我来洗。”

萧彤斜倚在橱柜旁看着陈飞扬的背影一种融融的温暖漫过全身,曾经方子皓也曾给过她这样的温暖。

“想什么呢?”陈飞扬的问话打断了萧彤的沉思。

萧彤将额前的一绺头发掖至耳后,笑笑道“没什么,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我想问你件事情。” 萧彤说道。

“你说。”

“你的前女友为什么突然离开你?”

陈飞扬倒杯水喝了一口,脸色沉下来。

“算了,当我多嘴。”

“是我妈,她找过小然。”

已经转身的萧彤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陈飞扬。

“你的意思是你妈妈拆散了你们?”

“我了解我妈,她认定的事情没人可以更改。从一开始她就反对我们在一起,她没想到我会这么认真所以也没太干预。我想我跟家里断绝关系以后她才决心拆散我们吧。”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很多猜测不会无缘无故。我说过我了解我妈,她精明能干却也固执势利,加上在生意场打拼多年学了很多的方法和手段,小然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可是不管怎样,她都不应该只留下一封信就走了,深爱的人,哪怕是分手也得给对方理由啊。”

“你不了解小然。小然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抛弃了她们母女,为此她很自卑。她故作坚强地保护她的妈妈和自己,其实内心比谁都渴望爱。跟我在一起,她幸福的同时也一定承受着压力。我不知道我妈究竟对小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但她一定深深伤害了她。”

“你这么确定问过你妈妈吗?”

“我没来得及。”

“什么意思?”

“我哥在攀岩的过程中出了意外成了植物人,我爸因为经受了打击身体也越来越差,我不得不接过哥哥肩上的担子。”

“为什么糟糕的事情总会集中出现?”

陈飞扬笑了一下“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没人能给我答案,也许这就是祸不单行吧。”

陈飞扬在沙发上坐下来“我从小就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也一直我行我素很不听话。哥哥出事之前,我对家里的生意一窍不通。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哥哥肩上的担子多重,而我之所以能随心所欲的生活也是因为我哥替我承担了我原本该承担的责任。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和我妈一起保住陈氏集团,保住父亲和哥哥的心血。”

“既然这样你怎么还会在这里?”

“因为我也是人,我也需要缓解。”

看着萧彤满脸的吃惊和疑惑陈飞扬继续解释道“目前陈氏是保住了,但并没有渡过危险期,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和唐氏联姻得到唐氏的支持。说白了我必须娶一个我并不爱的女人。”

萧彤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掩藏不住的忧伤和无奈。冷酷,不过是他掩饰自己情绪的伪装。

“所以你要让自己的心理有个过渡期,你得说服自己去做不想做又必须做的事情。”

陈飞扬笑笑:“老师讲话真精辟。”

萧彤看着陈飞扬,笑不出来。透过笑容她看到的是他满心的苦涩,这一刻,她痛恨这个无情的世界。

“拜托,别用这种眼神看我”,陈飞扬走到萧彤面前将她的头发亲爱的弄乱。

“我要娶的人又不是你,你这么难过干什么。”陈飞扬笑道。

“我替你感到难过,觉得这个世界很残酷。”

“这就是生活”,陈飞扬继续道:“别多想了,一大早的要有个好心情。”

陈飞扬抬腕看了一眼手表:“我去冲澡不陪你了。”

萧彤不知道是男人适应的太快,还是自己反应的太慢。今天轻松谈笑的陈飞扬与昨夜的忧伤脆弱全然不同。是他真正放下了还是将所有的这些磨难都埋藏心底了,萧彤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