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的故事你的酒

萧彤窝在沙发里看书的时候门铃响了,打开门竟然是米莉。

“萧小姐,您好,没打招呼就来了,还请见谅。”

“没事的,进来吧。”

进门后米雪吩咐保姆把手里的礼品放在地上叫对方回去了。

“我听李阿姨说了事情的经过,今天来就是聊表一下心意,谢谢你们救了我们母子。”

“其实也没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也没必要买这么多东西。”

“对你们来说可能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是恩情,我还要特别谢谢你为了我在病危书上签字。”

“当时情况比较危险,联系不上你老公,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所以才签的。”

“我知道,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我很幸运。”

米莉的话让萧彤很意外,她仔细看了看米莉,米莉是那种初见并不引人注目,但却十分耐看的美女。她的五官并不出挑,组合在一起却有着东方特有的精致,加上肤白如脂,更显得韵味十足。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萧彤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她和小三这个身份联系起来。不过萧彤觉得这个女人很特别,她相信她是有故事的。

“我想我应该接受你的赞美。”

“当然。”

“几个月了?”

米莉摸了摸肚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快五个月了。”

“你在这住多久了?”

“知道怀孕后没多久就住到这里了。”

“一直都是李阿姨照顾你吗?”

“嗯。”

“那你老公……”

“他很忙,每个月会抽时间来看我。你会在这里住多久?”

“我最多住到这个月末。”

米莉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那也快了,等你走了这里又剩我一个人了。”

“你应该跟你老公说啊,这里人这么少,交通又不方便,长期住在这里很没意思的。”

米莉笑笑没有回答,萧彤觉得她的笑容比她的眼神更落寞。

“我们离得不远,以后你可以常来,或者我去你那里,我们可以聊聊天。”

“你愿意的话那当然好啊。”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前几天我还总在你的楼下听你弹琴呢。”

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天南海北地扯了一通。萧彤送走米莉后,陈飞扬回来了,简单回应了萧彤的招呼直奔酒柜,倒了酒自己喝了起来。萧彤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婚礼要提前了,我一直在想办法延期或者取消,但现在比我想像的还糟。”

“最快会什么时候?”

“下个月。”

“如果避免不了不如接受,想开一点,反正你深爱的人已经不在了,而你总归是要结婚的。这个唐小姐虽不是你心仪的,但至少可以帮助你的事业。这么想来也不算是件坏事。”

陈飞扬锁着眉头看了看萧彤“没想到你会跟我妈说一样的话。”

“可能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如果你不够幸福快乐,也应该乐观一点,至少不会活的太压抑。”

陈飞扬看着萧彤,嘴角浮起笑意,两人碰了杯。

“能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

“其实称不上故事。他叫方子皓,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初恋。我们在情窦初开的时候遇见彼此,然后就恋爱了。经历了高中,大学,毕业,北漂。高中的时候我们更像是地下恋情,那时候早恋是老师家长的大忌,我们偷偷摸摸的约会,散步,逛街,小心翼翼又幸福满满。大学的时候我们是异地,异地恋很辛苦,却充满惊喜。我记得他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给我庆祝生日然后再乘第二天一早的车回去。我为了给他买他看中了很久的手表吃了一个月的馒头和粥。我们常在一起谈论梦想,畅想以后的生活。那个时候真的很美好,因为他的陪伴我的青春很幸福。”萧彤喝了口酒继续道:“后来毕业了,我们很幸运地躲开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一起到了北京,成了北漂,像曾经想象的那样,我们要一起打拼,想在首都站稳脚跟。北漂,有着荣耀和奇迹,更多的却是艰辛。最开始我们租住在几平米的地下室,每天做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去上班。休假的时候我们没钱去高档的地方约会,就买些零食,杂志和报纸,坐在地铁上,从起点坐到终点。人少的时候我就躺在他的腿上,我们聊天,聊我们的家乡,生活,朋友。我们也会一起绕着北京城散步,一走就是一天,他说‘小彤,我现在买不起车,但我会走着陪你看遍北京的风景。’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我们爬长城,看故宫,更多的时候我们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穿梭。在长安街我们看着满城的灯火,他告诉我说‘小彤,总有一天,这万家灯火中会有一盏为我们亮起,那是我们的家。’他刚说完我瞬时泪流满面,为那一句话我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那时候我觉得他是我这辈子的依靠,也相信今生能陪我走到最后的只有他。”

萧彤笑笑,擦掉腮边的泪水。

“后来我们挣的钱多了,生活有了改善,租到了像样的房子。我们把房子布置的很温馨,像一对真正的夫妻一样生活。当然我们也越来越忙,他的应酬越来越多。他的老板很赏识他,最重要的是老板的女儿喜欢上了他。”

“因为这个他放弃了你。”

“很俗套是不是?”萧彤一脸苦笑“这就是现实。十年,我爱了他整整十年,最终也敌不过现实。”


   “真是个人渣。”

“不要这样说他。”

“到现在你还这么护着他。”

“不是护着他。方子皓的确很绝情,但是他曾有我全部的青春和梦想,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十年是他陪我度过的。我相信在那段时间里我们都真诚的付出了,都曾把彼此当作对方的一部分,我若是将他全盘否定实际上不就是否定我自己吗?我实在不想那么做。”

“既然这样,我尊重你。”

“飞扬,你知道吗?我恨过方子皓,但我理解他。”

看着陈飞扬满脸的疑问萧彤继续道“我们都出身在农村,你不会知道农村的孩子多想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立足。记得初中那会我读过一篇文章《我奋斗了十八年和你一起喝咖啡》,印象特别深。很多你们唾手可得的甚至不屑的东西对于我们这些普通家庭的孩子来说要付出百倍的努力。刚到北京那会我们都很兴奋,觉得梦想在一点点的接近。方子皓有才华,有能力,他需要的是一个机会。我们都觉得北京会给我们一个机会,事实证明他真的不错,也恰恰是因为这个我失去了他。”

萧彤停顿一下喝了口酒:“他离开后我不吃不喝地在房间里待了三天,怨过,恨过,直到最后我明白了我们结束了,一切再也回不去了。那时候我试图去理解他,我问自己如果让我做这样的选择我会怎么做。思来想去也没出结果,也许会选择他,也许会放弃他,谁又知道呢,我们终归是不合适吧。离开北京的时候我很伤心。站在车站回望整座城市的时候想起的依然是我们曾经的幸福和甜蜜,那一刻我不恨他,而是希望他找到属于他自己的生活,希望他能幸福。”

萧彤转过头看着陈飞扬:“我们很相似,都曾失去过最爱的人。不过好在我们还有选择的权利,如果你必须要和那个女人结婚,不如就想开点,往最好的方面和结局去想,天长日久的也许你们真的就是合适的人呢。”

“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冲动的时候像个任性的小姑娘,理智的时候像个女政客,简单起来像个孩子,深沉起来像个哲学家,到底哪个才是最真实的你?”

“所有展现在你面前的都是我,是不同状态下的我。经过了这么多总要学会成长。你经历的是生死,我经历的是失去。”

“说得好。”陈飞扬举起酒杯,两人碰了杯,对着彼此灿然一笑。

“张爱玲初见胡兰成时,胡兰成说因为爱情所以懂得,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以前因为这句话动容却并不体会其中真正的深意,现在才明白过来。慈悲是爱的最高境界,怨过恨过之后有了一颗宽容慈悲的心,对于无能为力的曾经,转过头风清云淡,再深的纠葛都化为感谢.我不后悔爱过他,也谢谢他曾经爱过我。”

陈飞扬伸手搂过萧彤,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离开你一定是他最大的错误,你会遇到真正懂你的人,也一定会幸福。”

萧彤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流过面颊,陈飞扬的吻柔柔地落在她的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