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最心碎的告白

米莉再次到来萧彤并不意外,让萧彤意外的是米莉请求自己陪她去产检。萧彤没有拒绝,不知为什么萧彤很想走进这个女人。产检结束之后萧彤受邀来到米莉家。萧彤希望在米莉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听她弹钢琴,米莉很爽快地答应了。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米莉坐在钢琴前,修长纤细的手指灵活地在琴键上跃动,静默的钢琴瞬间就有了灵魂,美妙的音乐如同山间的清泉流淌出来。萧彤不懂音乐,但她觉得此刻的米莉高贵优雅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子,一曲终了,萧彤鼓起了掌。

“你很喜欢钢琴?”

“喜欢。”

“会弹吗?”

“不会,我从来没学过。”

“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还是算了吧,我在这待不了几天,再说也没有这方面天赋。”

“我们学就是消遣,又不要成为郎朗,要什么天赋,”米莉示意萧彤在沙发上坐下:“吃点水果吧,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随便准备了一些。”

“你不用这么客气,你这样我会不自在。”

“那好,我就把你当朋友了,好吗?”

“好呀。”

“孩子什么时候出生?”

“十二月份。”

“男孩还是女孩?”

“他爸爸说是男孩,我也希望是个男孩。”

“你喜欢男孩?”

“嗯,女孩需要被疼爱,男孩是爱别人的,我希望这个世界上多一个爱别人的人。”

“莉莉,我觉得你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你温柔,善良,有修养,有才华。”

“你这样看我?”米莉颇为意外。

“我们虽然不熟,但我觉得你是这样的人。”

米莉没有接话,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静静地坐着,萧彤也无话,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很久没人这样跟我说话了,”米莉看着萧彤说道:“大家都认为我是个贪图物质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所有人都看不起我。”

“小三这个身份的确很让大家反感,你为什么会成为小三呢?”

米莉抬起头,看着萧彤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人这一辈子会犯很多错误,有些错误会有改正的机会,可有些不会。”

“不会的,不管什么时候改错都不会晚的”,萧彤把手搭在米莉手上“你还年轻,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你确定这个男人会陪你一辈子吗?”

“这话放在从前问我,我的答案会很肯定。现在……”米莉没再继续说只是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你为他搭上青春,名誉,值得吗?”

米莉站起身走到窗前,凝视这远方。

“我从没想过值不值得。爱情是最不讲道理的,爱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了,怎么去衡量值或不值呢?”

“可是你总要为以后打算啊。”

米莉很温柔地笑了,双手再次抚摸着肚子:“我有他就够了。”

  “你要知道一个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会很不容易。”

  “我比其他的人都更知道。彤,我猜你一定是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长大。曾经我也跟很多的孩子一样有爱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5岁的时候爸爸因病去世了,是妈妈一个人把我带大,我知道单亲妈妈有多不容易。”

 “我真是不明白,既然你都亲身经历过为什么还要做同样的选择?”

“爸爸去世后,妈妈虽然很疼我,但我无时不想念爸爸,常常躲在被子里偷偷哭,到现在我都还记得爸爸抱着我转圈的情景。毕业后我进了公司上班遇见了黄先生,他很照顾我。他在我身边就好像爸爸在我身边,我信任他,依赖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

“你这是恋父情结。”

“什么都不重要,恋父也好,小三也好,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他。”

“这么说你知道他有老婆?”

“开始的时候不知道。”

面对这样的米莉萧彤不知该说些什么,是站在道德的角度谴责她,站在女人的角度同情她,还是站在朋友的角度规劝她。米莉是理智的,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她又是疯狂的,为了所谓的爱情甘愿让自己处在这样尴尬的境地。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希望你慎重决定。”

“彤,我明白你的好意。自从有了他之后我想过很多”,米莉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闪耀着满满的母爱“以前我想要的就是能默默陪在黄先生身边,当宝宝一天天长大的时候我越来越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我希望能做他的妻子。但是他告诉我他不会离婚,他的事业离不开他老婆,他希望我安分守己。还有就是他老婆不能生育,孩子出生后他会给我一笔钱,孩子就交给他们抚养。他们已经订好了价钱,男孩是50万,女孩是20万。”

“他们把你当什么?生育机器吗?孩子难道是商品吗,可以这样交易?”萧彤气的瞪大了眼睛,连声音都陡然提高了。

“你怎么想,接受他们的条件吗?”萧彤急切地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卖孩子的”,米莉柔和地说道“这个孩子是老天给我的礼物,我一定要把她抚养长大。”

“可是你要怎样养大他呢?”

“总会有办法的,当初妈妈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米莉说这话时格外坚定。

“你妈妈呢?阿姨是过来人会帮你照顾孩子的。”

米莉的脸上闪过一丝悲伤,泪水在眼圈里翻滚“因为黄先生的事情妈妈伤透了心,跟我断绝了关系。”

萧彤不忍心看她这么伤心,走过去握住米莉的手。

“阿姨当时一定是气急了,如果你回去跟她认个错,阿姨会原谅你的。”

“会吗?”米莉泪水涟涟地问道。

“一定会的。天底下的妈妈都是爱孩子的,你也快当妈妈了,应该比我更能体会得到。”

萧彤弯下腰轻轻摸了摸米莉的肚子说道:“小宝贝,快点长,长大了好好孝顺妈妈,保护妈妈。”

从米莉家出来仰望着面前的豪宅萧彤觉得那就是一个华美精致的笼子,囚禁着米莉年轻的生命和爱情。萧彤希望米莉会像她说的那样等孩子出生之后离开那个男人,重新开始。

“想什么这么入神。”陈飞扬放下果盘在萧彤对面坐下。

“看看这花很漂亮。”

“吃块西瓜吧。”

萧彤接过陈飞扬递过的西瓜。

“一上午去哪了?”

“先去陪米莉产检然后去了她家。”

“怎么是你陪她去产检?”

“她身边没有亲人,那个男人也不在她身边,她现在特殊时期挺需要人陪的。”

“你倒是热心。”

“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多交个朋友也挺好。”

“怎么不吃西瓜,不喜欢吗?”见萧彤只吃了一小块陈飞扬问道。

“不太好吃,没有瓜味。我们老家的西瓜,一切开直起沙,特别甜。如果你有机会去的话一定要尝尝。”

“好啊。你老家在哪?”

“在黑龙江,你一定没去过吧。”

“还真没去过。”

“也难怪,黑龙江偏远,经济也不发达,跟很多发达地区是没法比的。不过再不好也是家乡,我喜欢那里。”

“这是肯定的,跟我说说它好在哪里。”

“我家是在一个小县城,就在黑龙江边,江的对面就是俄罗斯。我们住平房,有很宽敞的院子。房子的四周都是妈妈种的园子,各种青菜。黄瓜、柿子、茄子、辣椒,什么都有。想吃了就去园子里摘,那才是纯绿色的呢。园子的周围都被妈妈种上了各式各样的花,盛开的时候五彩缤纷,蜂围蝶绕。我家的旁边有个天然的水池,夏天的夜晚听青蛙的鸣叫,秋天的夜晚听秋虫的鸣叫。天气暖和的时候站在园子里就可以看见很多的鸟飞来飞去,有麻雀、燕子、布谷、野鸭子有时候还会有鹞鹰呢。每年,妈妈都会养很多鸡、鸭、鹅,白天的时候鸭鹅排成一队摇摇晃晃地去池塘,在河里一玩就是一整天,晚上的时候再排成一队摇摇晃晃的回来。夏天的园子里是满眼的绿色,秋天的园子里是彩色的,红的黄的柿子,深绿色的倭瓜、冬瓜,浅绿色的苦瓜,还有红的绿的辣椒。屋子后面还有两棵果树,果子熟的时候满树红彤彤的,想吃了顺手就摘下来吃了,跟在市场上卖的都不是一个味道。”

“说的我都羡慕死了。”

“如果去的话你一定不会后悔,会比我说的更好。”

“我信,只有这么美好的地方才会有这样美好的你。”

萧彤还不习惯这样直白的称赞她转移了话题:“这的藤萝花开的真好,打理过吧。”

“这里平时是祥叔打扫的,他老家有点事前些日子回去了。”

“难怪这么整齐干净。”

“你来这就是度假吗?”

“是的。平时工作挺累的,好不容易有长假出来放松放松。”

“可你在这这么久还是心事重重的,我一直挺想知道什么事让你这么烦心。”

萧彤托着腮看着陈飞扬轻轻笑了。

“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回到老家工作没多久,亲朋好友就开始张罗给我介绍男朋友。在大城市我这个年龄不结婚很正常,可是在老家不行,所有人遇见你都会问这个问题,然后四处张罗要帮你介绍男朋友。加上身边的朋友同学陆续结婚,单身的压力就越来越大,就好像单身是一种罪过。后来经人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林立阳。我们相处了一阵子,双方父母也见了面,下一步就是结婚了。”

“你不会是恐婚吧。”

“我也说不好。林立阳挺不错的,相貌俊朗,工作稳定,人也稳重成熟,是很合适的结婚对象。但是一想到要跟他结婚过一辈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萧彤琢磨了一下,蹙着眉头,“那种感觉……很纠结,也很惶恐。”

  “这不是要结婚的状态。”

  “我也不知道别人结婚前都是什么样的状态。”

“你没必要知道别人的状态,没人可以代替你生活。”陈飞扬很坚决地说道:“你不能结婚,你根本不爱他。”

陈飞扬的眼神让萧彤无处可逃,他直指问题的核心。是的,林立阳很好,但她不爱他。这么久以来无论何时跟林立阳在一起都觉得缺少些什么,她越来越多的想起从前,不可抑止地想念方子皓,她苦恼、悲哀、无奈、痛苦,她在各种情绪里挣扎,都是因为她不爱他。

“可是我们已经相处这么久了,他也对我很好。就算我不跟他结婚也要跟别人结婚。”

“所以你打算就这样将就一辈子?萧彤,你要考虑清楚你是在拿一生做玩游戏,你都不爱他要怎么跟他过一辈子。”

萧彤深深叹了口气“这恐怕也是我惶恐的原因,我不太敢去想像未来。飞扬,你说人是到什么时候就该做什么时候的事吗?”

“人的一生无非就是那么几件事,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养育后代。看起来是分了几个阶段,可是谁规定你就该30岁结婚,35岁生子。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都不能随心所欲,就更应该好好为自己活。如果我能选择的话我宁愿结婚的对象是你。”

陈飞扬灼灼的目光像融进了阳光,热烈得让人眩晕。萧彤心内为之一动,一切那么似曾相识。当初方子皓也曾是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神情。

“你这样说我很荣幸。”

“别跟我说这样的套话。我喜欢你,你的快乐、忧愁、善良都让我喜欢。只可惜我不能给你一生一世,所以我更希望你幸福,希望陪你一生的人能真正懂你爱护你。”

 “这是我听过的最真诚也最让人心碎的告白。”萧彤笑了,笑着笑着泪就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