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云上时光

陈飞扬有事要办,交代了几句匆匆出门去了。收拾完早餐,百无聊赖的萧彤准备把别墅好好清理一番。还未及动手门铃响了,米莉笑盈盈地进来。

“又没打招呼不介意吧?”

“看你说的,我又没什么事,打扰什么,快坐下。”

米莉把手中精致的盒子放在茶几上“这是黄先生从韩国带回的糕点,我吃着不错,带过来你尝尝。”

“太谢谢了,你坐会,我切点水果。”

米莉拉住萧彤的手“别忙了,咱们坐下说会话。”

萧彤寻思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下“也好。你自己过来的?那个李阿姨没陪着你?”

“送我到门口就让她回去了。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不喜欢她在旁边。陈先生不在吗?”

“他有事出去了。”

“其实我也应该好好谢谢他的。”

“都是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你的意思我已经转告过他了。”

“我真羡慕你,有这样好的男朋友。”

“你误会了。飞扬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朋友。”

“这样啊。”

不知为什么,米莉闪过一丝笑意,似乎这是她期待的一个结果。

“彤,你有男朋友吗?”

“哦,有的。”

“那他一定长得很帅吧,你这么漂亮不是帅哥都配不上你。”

“别拿我开玩笑了。”

“有他照片吗?我能看看吗?”

“哦,好。”

萧彤翻开手机,沮丧地发现相册里居然没有一张林立阳的照片。最后还是找出林立阳的微信,看他的头像照片。照片上的林立阳刘海整齐的分向一侧,标准的国字脸上五官端正,鼻梁上架着黑色眼睛更显博学深沉。

米莉看了看说道:“看起来你们挺般配的。”

“是吗?”萧彤笑笑,拿过手机,仔细瞧了瞧。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林立阳握了握她的手,很简短的介绍自己。给萧彤的感觉是很中规中矩的一个人。林立阳对人的好像是春风,无声又柔和。而萧彤很快发现他其实对所有人都好,同时又礼貌的将外界与自己划清界限。很多时候萧彤看不懂林立阳,他的声音,他的情绪,很少起伏,她摸不着他的思想,他习惯沉默,习惯无声地陪在她身边。就是这样的沉默让萧彤倍感孤独。

眼前倏忽一闪,是米莉挥动的手,接着米莉笑眯眯地问道:“想他了吗?专心的把我都忘记了。”

萧彤有些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掩饰尴尬:“没有啦。”

“哎呀看你啦,想就想了嘛。”米莉用胳膊碰了碰萧彤,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你今天干嘛,揪着我不放,专门来看笑话的?”

“没有,随便聊聊。”米莉轻轻一笑。

两人聊着天时间过得也很快,送米莉出门时已是中午。萧彤一个人懒得做饭,随便找了些吃的将就过去。萧彤躺在沙发上,又翻出了林立阳的照片。对她来说这个男友依然陌生得很。萧彤翻出林立阳的电话想打个电话,自从她出来很少主动打给他。电话还在拨通中,萧彤又挂断了。她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们之间的对话总是还在表面的时候就戛然而止。

萧彤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陈飞扬的面孔,然后他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

“你不能结婚,你根本不爱他。”

“所以你打算就这样将就一辈子?萧彤,你要考虑清楚你是在拿一生做赌注,你都不爱他要怎么跟他过一辈子。”

“我喜欢你,你的快乐、忧愁、善良都让我喜欢。只可惜我不能给你一生一世,所以我更希望你幸福,希望陪你一生的人能真正懂你爱护你。”

“小彤,在这之前我没想过会喜欢上你,在这之后我也不会后悔喜欢上你。”

萧彤觉得自己像做了一场王子公主的梦,美好的那么不真实。

  萧彤闲逛的时候无意间走到一家正在承办婚宴的酒楼,巨大的LED显示屏上赫然标着新郎方子皓。萧彤知道这个方子皓不会曾经熟悉的那个人,但还是鬼使神差地走进去。大厅里黑压压的全是参加婚宴的人,透过人声鼎沸的人群萧彤寻觅到了身穿白色西服的新郎,萧彤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疾步走过去,在新郎背后停下。新郎的声音响亮高亢,分明是方子皓的声音。萧彤的心猛烈地抽动了一下,上前去正要搭话,新郎转过身,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竟然是陈飞扬。

“小彤,你来了。”陈飞扬说道。

萧彤刚要回答,林立阳走过来搂住萧彤的肩膀对着陈飞扬说道:“是啊,我陪小彤来的。”

萧彤诧异地看着凭空出现的林立阳,林立阳很温和的笑着,笑着笑着脸就狰狞起来,鬼魅一般扑向萧彤。萧彤大叫一声睁开眼睛,半晌才回过神,方才明白不过是做了一场噩梦。萧彤起身靠在沙发上,头昏沉沉的。看窗外明亮的日光,萧彤心下一片茫然。她爱过方子皓,爱上陈飞扬,却要和林立阳谈婚论嫁,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混乱不堪。看看时间已是傍晚,陈飞扬不在家,此刻偌大的房子格外空荡。萧彤不知道陈飞扬在忙什么,什么时候回来,她很想打个电话问问,犹豫再三还是放下了电话,萧彤知道自己已经太逾矩,她对不起作为男友的林立阳。萧彤提醒自己应该跟陈飞扬保持距离。

萧彤准备做晚饭的时候陈飞扬回来了。

“还没吃晚饭吧。”

“没有,准备做呢。”

“别做了,我们出去吃,有家做海鲜的餐厅很不错。”

萧彤想着下午给自己的提醒犹豫不决。

“想什么呢?”见萧彤不说话陈飞扬问道。

“挺长时间没见可馨了,挺想她的,叫上她吧。”

“也好,不如连子明也叫上,一起聚一下。”

  可馨和路子明是一同到的餐厅,许久没见萧彤发现可馨和之前不太一样,眉眼间全是笑意,整个人笼罩着幸福的光芒,看向路子明的眼光柔柔的满是爱意。萧彤知道那是恋爱中人独有的甜蜜。路子明还是满脸的不靠谱,一副浪荡子的模样。

“可馨你变漂亮了。”

“彤,你这样上来就夸我是不是太不含蓄了。”

“老实交代,是不是有情况了。”萧彤说完看了一眼路子明。

“既然这样我也不瞒你们,可馨已经答应做我女朋友了。”路子明搂着可馨说道。

“你小子瞒得挺好啊。”陈飞扬说道。

“我也不是故意要瞒着,是你太忙了,陈大少爷天天在那乡间别墅忙啥呢?”路子明递过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少来啊,我能忙过你!”

萧彤看了眼路子明,低头喝了一口红酒,努力不让自己的嫌恶之情溢于言表。正巧服务生过来上菜。

“这是您几位的凤凰虾。”

“这个虾是他家的特色,尝尝。”陈飞扬介绍道。

四个人动起了筷子。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萧彤放下筷子又对着可馨说道:“一起去吧。”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洗手的时候萧彤问道。

“也没多久。”可馨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我没想到你会跟他在一起。”

“很意外吗?”可馨转过头继续道:“我也没想到。路子明这人吧,看着挺玩世不恭的,接触下来还是不错的。”

“你一个人在这边能有人照顾你是挺好的,不过,找男朋友还是慎重点,别让自己吃亏。”

“你呀,总是一副操心的模样”,可馨调皮地笑笑:“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

“可是……”

可馨拉过萧彤的手打断她的话:“别可是了,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如果真的为我好就祝福我吧。”

“光说我了,你怎么样?”可馨问道。

“挺好的。”

“真的?”可馨凑过来挑着眉毛一脸坏坏地问道:“那么一个大帅哥天天在你身边晃悠没动心?”

“别瞎说,我们怎么可能。我有男朋友,他有未婚妻。”萧彤说着实情心里却很难过。像是童话里的灰姑娘,舞会再绚丽,自己再夺目,午夜一过所有的一切都要物归原处。她想知道当午夜来临,灰姑娘不是公主的时候,她会怀念那短暂的一切吗?

“那就奇怪了,前几天陈飞扬定制了一款钻戒,子明还问他是不是给唐小姐买的,他说不是。”可馨疑惑地看着萧彤,似在等待萧彤给出答案。

“也许是帮朋友买的”,萧彤说完看向可馨明白过来“你不是以为是给我买的吧。”

“这也不奇怪啊,你没发现他喜欢你吗?”

“你净胡说。”

“我哪有,虽然陈飞扬没实质性做什么,但是可以感觉出来的。”这次可馨说的很认真。

“好了,不说了,咱回去吧。”萧彤避开了这个话题。

  晚上萧彤倚在床上看书,身上一阵阵钻心的痒,手在皮肤上使劲抓,越抓越痒。皮肤上布满了小红点,一抓就是一片。萧彤吓了一跳,拿起镜子一看脸上也是一片片的红点。萧彤慌了神,想忍住不抓,却越来越痒。匆匆进洗手间把脸埋在洗手池里,顿时舒服不少,但很快又痒起来。萧彤迅速换了衣服慌慌张张下了楼。

“你怎么了?”看见萧彤神色不对陈飞扬从沙发上走过来问道。他很快发现了萧彤脸上和身上的红点。

“这是什么?”陈飞扬抓起萧彤的手臂细看了看“痒吗?”陈飞扬问道。

“痒”。

“像是过敏,走,去医院。”

“别麻烦了,去药店问问买点药就行。”

“那怎么行,药是随便吃的吗?”陈飞扬黑着脸,拉起萧彤出了门。

医生诊断是海鲜过敏,打了脱敏针,又开了药膏,回到家时已是深夜。萧彤进了房间正要换衣服陈飞扬敲门进来。

“这么晚了你休息吧。”

“给你上完药我再睡。”

“我自己能上的。”

“后背也能自己上?”

萧彤下意识地摸着后背,陈飞扬进了屋在床边坐下。

“好点没?”陈飞扬抓着萧彤的手臂细细看看。

“好多了。”

“以前没发现海鲜过敏?”

“没有。”

陈飞扬抹药抹的很仔细,半透明的药膏在皮肤上一圈圈涟漪般蔓延开,清清凉凉的极为舒服。萧彤低下头,一股男士特有的洗发水的味道飘过来,陈飞扬墨黑的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低下的脖颈后一颗明显的黑痣嵌在皮肤里。萧彤想起张爱玲所说的,每个男人的生命里都会遇到两个女人,白玫瑰与红玫瑰,得不到的红玫瑰久而久之就变成了胸口的朱砂。萧彤觉得朱砂更适合长在女人身上,于男人,应该是这样一颗镶嵌在皮肤里的痣,经世不散。

“又发什么呆。”陈飞扬的手指轻轻弹了萧彤的额头,萧彤吓了一跳。

“怎么了?”

“该后背了。”

萧彤看了看衣服,不自然地抓了抓衣领,脸又红了起来。陈飞扬轻轻摸着萧彤的头发,笑道:“看你这样子,好像我能把你吃了。就是上个药,要是不好意思我转过去你再脱衣服。”

说罢转过身背对这萧彤。萧彤的脸更热了,仿佛被看穿心思的小女生,红着脸脱掉了上衣,趴在床上。

清凉的药膏再次涂上皮肤,萧彤慢慢放松下来。下巴抵在手背上,瞥了一眼窗外的月光,满满的幸福感充盈在心头。许久以来她想要的幸福就是这样,有一个人陪在身边。两个人一起用餐,一起做家务,一起床头共话,一起为生活打拼。闲时聊聊天,听听音乐,散散步,静静依偎着彼此享受阳光,欣赏日落,相互扶持着慢慢变老,走完这漫长的一生。曾经以为方子皓是这个人,却舍她而去;林立阳似乎也不是,他们之间永远疏离大于亲密;陈飞扬是吗?如果他不是这样的身份,应该是。如果像是一条巨大的鸿沟,将他们分隔开来。萧彤迷茫了,这么多的阴差阳错,为什么还会有如此真实的幸福感。

萧彤的大脑从思考中抽身出来的时候蓦然发现耳边萦绕着男性沉重而急促的呼吸,萧彤侧过脸正对上陈飞扬灼灼的目光,是升腾的欲望在燃烧。

陈飞扬的手在萧彤脸上摩挲着“彤,你真美。”

“飞扬……”

陈飞扬的手指按在萧彤微启的朱唇上:“我爱你。”

接着便深深吻住了萧彤。萧彤她知道应该拒绝,在欲望的洪流滚滚袭来的时候她的抗拒微乎其微,萧彤放弃了挣扎,既然她阻止不了陈飞扬的疯狂索性就陪他一起疯狂。萧彤的身体像是一座水闸,再也抵挡不住汹涌的洪水,这样的汹涌亦是她深埋的渴望。两具赤裸的身体翻滚,纠缠,交融,萧彤的长腿攀上陈飞扬强健的腰肢,手里握着满把的健硕的肌肉。阴与阳,柔与刚,泾渭分明却又相辅相成。人性最原始的欲望挣脱了理性的牢笼,一发不可收拾,于奔腾咆哮间将原本毫不相干的一对男女紧密联系在一起。此刻,爱就是性,性亦是爱。窗外的月光泼洒了一地,映着眼前旖旎的画面,于斑驳间摇晃成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