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亚东短篇小说

“柳叶青,菜花黄,谁家选我做娘娘。。。。。。”

灵芝婶一面熟练地干着她那老营生,一面笑嘻嘻地唱歌。

她娘家村有一个珍珠胡同。据说,早年那里曾经出过一个娘娘。娘娘回来省亲,把珍珠洒在生她养她的故土上让人捡,故那条街起名珍珠胡同。岁月沧桑,这个故事的真假已无从考证,但这个民谣在那个地方已经传唱好多年了!今天灵芝婶高兴,又想起来唱。

“你屎壳郎挂层霜,就变了个人了?还当娘娘?看你现在打扮成啥模样?老妖精一个!”

石头叔抬头看妻子,嘴上挖苦,心里倒是甜丝丝的,一阵赞叹!

“别看我那傻婆娘,那紧身裤一穿,大花褂子一披,又烫了个爆炸头,还真是像变了一个人!要不人都说,人是衣裳马是鞍。这话一点不假!就是我那一百多块钱打水漂了吆。。。。。。”

石头叔一面干活一面想,她也该打扮一下了!不说儿子看不起,就是现在有人给宝贝儿子提亲,当老人的也不能太邋遢不是?何况她也不太老。是自己没本事,让妻子一直跟着过苦日子!

石头叔正在那里检讨自己,儿子宝贝,不知什么时候立在了他们的面前,盯着几个人看,最后眼光落在了他娘的身上。

“儿子,我理的发好看不好看?还有这衣服。。。。。。”

石头叔没说话,灵芝婶抬头看见儿子,高兴地问。

宝贝儿子可是见过世面的半个城里人!灵芝婶把儿子当神人。

“赶快把头发给我弄回去。丢死人了!傻乎乎地只知道臭美!”

宝贝对他娘说完,气哼哼地转身就走。

“凭什么?凭什么要你妈把头发弄回去?我可是花了百十块钱给她整的!你看不惯,你看不惯算个球。她是我老婆!”

石头叔脸红了起来,双眉倒竖冲着儿子的背影喊,宝贝绕过一个墙角,已没了踪影!

石头叔本来是想把家庭整理一下,来收拢一下儿子的心,反而遭到儿子的反感。他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不愿意进这个家,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儿大不由爷。随他的便吧!”石头叔想,“我养大的儿子,我自己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宝贝出去几年,人生观和价值观变了!这在理论上属于哲学的范畴。人的世界观变了,人生观和价值观也跟着变了。别说石头叔弄不明白,那种潜移默化的侵入性改变,连宝贝自己也弄不明白!但他的确是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对这个世界进行了重新的定位、思考。他像一叶飘泊在港湾的小舟,既开不出去,又不能上岸。他的人生处在十字路口,不知往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