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告别

萧彤正在厨房准备早餐,一双大手温柔地从背后抱住她,洗发水的清香随即就飘了过来。

“这么早。”

“没有你早啊”,陈飞扬说着紧了紧手臂:“早上吃什么?”

“面包片和煎蛋,还有咖啡。”

“今天怎么吃西餐?”

“吃了这么久中餐换换口味,我猜你平时的早餐应该是西餐多吧。”

“这么贴心。”

萧彤笑笑,贴了贴陈飞扬的脸“去餐桌等着吧,你这样我都做不了饭了。”

陈飞扬轻吻了萧彤的脸颊“遵命。”

“一会我会出去,中午不回来吃了,你自己也别对付。”

“知道了”,萧彤咬了口面包片“你最近好像很忙。”

“都是生意上的事。前几天东方集团的董事长来度假,我想趁这个机会跟他谈谈合作的事,如果能跟东方集团合作的话也可以解决我们陈氏目前的危机。”

“这可是大事,希望你能成功。”

陈飞扬喝完最后一口咖啡 “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陈飞扬这句话说的格外认真,起身在萧彤额上印上一吻“等我回来”。

陈飞扬走后很久,萧彤还呆呆地坐在那,恍惚如在梦中。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吻别,方子皓给过她,也曾出现在梦中,温暖的让人想流泪。

米莉来的时候萧彤正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这一次米莉拿了一个鞋盒大小的礼盒。

“你这又是干什么?难不成来一次拿一次东西不成?”萧彤接过米莉手中的礼盒放在茶几上。

 “这款包是黄先生不久前给我买的,还没用过,希望你能喜欢。”

“你太客气了,我想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一款好包。”萧彤说着把果盘放在茶几上。

“最近挺好的吧,宝宝也好吧。”

“挺好的。”

“小彤,你快回去了吧?”

萧彤没有具体想过,或者说她不愿意去想,但她知道自己的归期已是指日可待。

“快了。”

“我恐怕要比你先走。”

“为什么?”

“这几天黄先生来了,他要带我回北京待产,说北京医疗条件好。”

  “那你今天是特意来跟我告别的。”

  “嗯。”

  “还以为我会先走,没想到却是你先来告别了。”萧彤有些伤感

  “我也没想到。”

  米莉淡淡笑了笑,很无奈。这样不由自主的命运除了无奈还会有什么呢?米莉一直很吸引自己,无论是她的美丽,她的温婉,还是她的才气,可是她又偏偏有着这样尴尬的身份。萧彤忽然想到了妙玉,那个一直想超脱物外清透如玉的女子,终也难免落入泥污。是不是这个世界从来就不允许完美存在,即便存在也要被毁灭,最终成为不可逆转的悲剧。萧彤的目光在米莉的身上流连,白皙的腿,凸起的小腹,修长的手指,最终停留在她恬静的脸上。

   “不知道你会走得这么急,没什么能送给你,希望你今后的生活能越来越好,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早点离开他吧。”萧彤拉过米莉的手。

  米莉抿抿嘴唇,很用力地点点头。

“彤,我想跟你说件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米莉抬头说道。

“说吧。”

“前几天,有个陌生男人找到我,向我打听了你的一些情况,呃……还……给了我一笔钱。”米莉心虚地看了看萧彤,见萧彤没什么反应,再次抿抿嘴唇继续道:“他问的是你的一些基本情况,你家住哪里,什么工作,有没有男朋友,还有就是……跟陈飞扬是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的?”萧彤问道。

 “我……实话实说。”

  萧彤锁着眉看着低眉顺眼一脸愧疚的米莉,心像被一块石头死死压住。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米莉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即便是当了第三者,也是应为年幼无知被人欺骗。她用欣赏的眼光看待她,以惋惜的心态对待她的遭遇,更以好友的责任忧虑她的未来。萧彤自认为她们是认识不久却相知甚深的朋友。没想到在金钱面前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自己。

“钱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萧彤声音低沉,散发着寒意。

米莉抬起头迎上萧彤质问的目光“小彤,你愿意听我解释吗?”米莉弱弱地问着,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反正你也要走了,走之前把话说清楚也好。”

米莉搓了搓手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好。收了人家的钱又把你的信息告诉别人,说白了就是把你卖了。”

萧彤冷哼一声。

“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记得你对我说的话。我打算离开黄先生,所以我得攒些钱。黄先生钱管的很严,我只能偷偷攒。上次,那人找到我,这钱挣的这么轻松我确实很动心。不过能让我这么做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米莉盯着萧彤,眼神很坚定,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和:“找我的人没有说明他的身份,但肯定跟陈飞扬有关。了解你的情况我想也是因为发现你们的关系有点……有点……特殊,小彤,你跟陈飞扬,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萧彤疑惑的看着米莉,声音凌厉起来:“这跟你有关系吗?我的生活不需要你的干涉!”

“彤,你别误会,我并不想干涉你。”

“那你要干什么?你还想知道什么,然后再去跟人家换钱吗!”萧彤脸涨的通红,眉头高挑,恶狠狠地质问米莉。

米莉又急又愧,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这副模样落在萧彤眼里更激起了她的反感,厉声说道:“不要再装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把你的眼泪留给你的黄先生吧。”

“没什么事的话米小姐请回吧。”

“我不想你跟陈飞扬扯上关系!”见萧彤不再理睬自己米莉急了,喊出这句话。

“你说什么!”萧彤转过脸有些震惊地看着米莉。

“你说过你跟他是朋友,但是我总感觉你们之间不止是朋友。”米莉停顿一下,平静下自己激动的情绪“你希望我幸福,我也希望你幸福。陈飞扬是富二代,他不适合我们这样的人。”

  米莉走到萧彤面前,定定地看着萧彤:“你看看我,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在这些有钱人的眼里不过就是玩物,是他们消遣的工具。或许他会娶你,可是他不会一辈子都爱你。”

  “你,这么想的?”米莉的话让萧彤冷静下来。

  “是的。我怕你糊涂。”

  米莉的一席话让萧彤悲喜交加。她高兴自己没有看错人,她真心对待米莉,米莉也同样真心对她。在与家乡远隔万里的异乡,能有一个这样为自己的人萧彤很感动。米莉的话同样也让她到意识到喜欢一个人任凭你如何伪装在别人眼中都如同春雨冬雪一般一目了然。

  “莉莉,谢谢你。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知道该怎样做,我不会糊涂的。”萧彤语气缓和下来。

  “既然这样我就不多说了。”米莉嘴上说着担心忧虑却丝毫不减。

 “我刚刚那样对你,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米莉盈盈一笑。

  “我喜欢听你弹钢琴,能再听一次吗?”萧彤请求道。

  “没问题的。”

  月亮升起的时候萧彤还沉浸在米莉的琴声中。从黑白琴键中的流淌出的音乐像是一群可爱的小精灵,跟随萧彤从米莉的住处回到这里,身前身后地围绕着她,贴心地跟她耳语。

  “亲爱的,在想什么呢?”陈飞扬好似凭空出现。

  “回来了。”

  “嗯。”陈飞扬在萧彤对面坐下。

盛夏时节,南方的夜晚要舒适得多。海风徐徐吹过来,带来海的潮湿,椰林的清香,拂过人的面颊,撩动着发丝,然后又穿堂而过,倏忽不见。

“今天忙什么了?看把你累的”

“陪郑坤那个老东西玩了一天。”

“东方集团的老板?”

“嗯。”

“他同意合作了吗?”

“那个老东西狡猾的很,不会轻易同意的。”陈飞扬起身走到阳台上,俯下身双手扶住栏杆,目光投向窗外沉沉的夜 “如果哥哥没出事的话,一定比我有办法。”

这样无力甚至有些绝望的陈飞扬让萧彤很心疼,她走去手搭在他的肩上“别太自责,尽力就好。每个人都各有长短,不必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比。我们怎么可能让一个画家唱出最好听的歌呢?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萧彤的声音溪水般温柔,眼睛里溢满了爱怜与疼惜。

陈飞扬转过头看着萧彤,伸出手摩挲着她的脸,眼里亦是无限温柔“彤,你真像个天使。”

萧彤的脸紧贴着陈飞扬的掌心,看着陈飞扬笑靥如花。

“我当不了天使,天使太完美了。”

萧彤款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