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长安】

【听闻长安有一洛先生,善说书,善交文人异士,善清风对歌。喜朝饮一盏茶,暮煮一壶酒,喜踏遍天南地北,走访青山绿水。一世无忧亦无愁,一身青衫,一支长笛,静守这天长,无关风月】

暮更酒,朝起迟,散发闲吹故曲,忽忆起前尘,那年初相遇 ,是何人问了一句:“北城,顾北倾,公子何名?”

春青丝,秋白雪,提笔泼墨画上,犹记得昨昔,那日久相逢,是谁人道了一句:“在下,洛长安!”

【长安寻得洛长安,顾你一世安

北城觅得顾北倾,倾君一生天下】

那年我初到长安,正好赶上有人说书,就听闻这个地方有位洛先生很是风雅,喜着一身青衫,携一支笛在身,风流倜傥,潇洒风流,如晨山间的一缕清风,如远离尘世的仙人,不问朝夕,不念往昔,一生坦坦荡荡。当我感叹这世间竟还有这样潇洒的人时,那人叹了口气,流露出悲伤之情,

我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对?”那人道:

“可惜洛先生这一生懂他的人少之又少,连唯一懂他的人,也就在几年前死了,自那以后,洛先生就很少出门说书了。”

“那人是谁?竟如此懂他?”

“这你要去问洛先生,只是劝你还是不要提及那人,我只知那人姓顾。”

“那洛先生家住何处?”

“风吹梅蕊闹,雨细杏花香。”

我领悟不到这句诗的意思,便向那人请教,那人却只顾忙自己的事,不再言语。我只好去问长安城中有名的教书先生,教书先生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我将诗句说与他听,他神情有些激动:“这是晏几道的《临江仙》,洛先生住在临江仙,你找洛先生做什么?”

我说我只是仰慕洛先生才华特意想去拜访。教书先生面不改色道:“这些年仰慕他才学的人都去拜访他,将他家的大门都叩破了,先生依旧闭门不见客,你去,也是这个结果。”

我笑而不语,谢过教书先生,去了一趟北城后,便去拜访洛先生。听闻这长安最清静的地方便是洛先生的临江仙,我来到临江仙,轻扣门扉,门被打开一条缝,一个女子从门里探出头来,道:“是找洛先生吧!”我笑笑,摇头,指着背上的东西道:“我也是迫不得已,前几年有位顾公子将一样东西放在我这儿说是给洛先生的便送来了。”女子半信半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顾先生?可是顾北倾?”我点点头。她顿了顿才让我进去。我心中窃喜,进了门,映入眼帘的是郁郁葱葱的竹子排列在走廊两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清幽。原来这洛先生喜欢竹子啊,心里暗想道。走廊是用青色的石板铺成,一直通向花苑,花苑里的路都用石子铺成,简单而不失典雅。花苑中有许多奇花异草,都是我从未见过的,那女子告诉我都是些珍贵的药材,洛先生从其他地方得到的,有些有毒,让我别乱碰。一直穿过花苑,就听见流水的声音,我透过绿叶看见前方有座木桥架在荷花池上,而荷花开的格外的好。水清澈的可以照射出人的内心。走上木桥便闻到檀木香和荷花香,两种香既不混为一体,也不互相冲突,反而相得益彰。那女子说:木桥是用檀木所造,与荷花一起成为独特的风景,且二者缺一不可。我为之叹服。女子未带我四处观看,直接走了最近的路去洛先生那儿。女子带我来到了一个院子,园中正盛开着一簇簇的杏花,杏花从高处落下飘落在地上,桌上,以及那人的衣上发上书上,那人却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手中的书。女子将我带到那人面前,我始终未看清那人的脸,女子又走上前对那人说了写什么,那人微微一笑,继续看书。而那女子看了我两眼便退了下去。我不忍心打扰他看书,便站在一旁数花瓣。

“不知姑娘特意来此有什么事呢?”声音如清风般温柔,空远而好听。

我看向他,被他那双澄澈而好看的眼睛吸引,那是一双似初春山间清泉般的桃花眼,他乌黑的长发落满了杏花随意地披在肩后,发下是一张少见而好看的脸,他笑意淡然,就那么随意一笑都足以让一个女子误终身,他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地清新脱俗,气质格外的高雅舒服。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教书先生都那么尊敬洛先生了,不只是因为洛先生书说的好,大部分是因为洛先生气势让人觉得不可侵犯。

“久仰先生威名,特意拜访。”我恭敬地道。

“姑娘怕是不仅仅是拜访这么简单吧!”洛先生将手中的书轻放在桌子上。拿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也为我倒了一杯,“姑娘请坐。”我笑笑坐下谢过洛先生,这才看见桌上的书是佛经,顿时对洛先生更加佩服。我端起茶杯茶香扑鼻而来,轻饮一小口,顿觉心旷神怡。

“只是初来此地想听先生说书。”我又饮了一小口道。

洛先生笑意不减,漫不经心地饮着茶。

“姑娘见笑了长安不说书已有三年,如今怕是不能满足姑娘的心愿了。”

“没关系,先生随意说点儿都行。”

忽然杏花落在了洛先生的茶杯里,洛先生随意地把玩着茶杯,纤细的似玉著的手指仿佛留恋着杯中茶花。

洛先生洒脱的大笑一声,道:“你我相识也算缘分,我就给你讲我和他的故事吧。”

我一怔,不住地点头。突然想到什么,将背上的东西拿下放在桌上,打开,洛先生看着这把梧桐古琴似乎明白了什么,道:“这把琴怎么会在你这儿?”我笑笑,道:“我特意去了顾北倾那里,这是他的心愿。”洛先生却笑了,拿起笛子奏起了曲子,花瓣也飘落得美,我听的入迷,我看见洛先生眼中有光,我想这首曲子是他们共同所作的吧!

洛先生说他与顾北倾相遇那日正值阳春三月,天下着细雨,满城都飘着杏花,行人却很少。他撑着竹伞走在城中,看着这雨中的长安,内心却很平静。突然一个声音如清泉滴入水中般打破这沉寂的气氛:我以为这长安即使是下雨人也多得很,却不想看了半天就几个人。洛先生将竹伞微微向后倾斜,抬眼看见的是一张白净而俊秀的脸,少年那双如深潭一般深邃的眼似乎能看透这世间的繁华兴衰。少年眼眸里闪过一丝亮光,如三月桃花的唇微微上扬,在杏花的遮掩下,轮廓显得格外的精美,用完美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少年就倚靠在杏花枝上,一只手玩弄着花瓣,他轻轻将手中的花瓣吹落,挑挑眉看着洛先生,洛先生微微一笑,道:“下雨时节人难免会少些。”少年纵身一跃,落在落满杏花的石路上。雨打湿了他披肩的长发,修长的身子在白衣的覆衬下更是潇洒。洛先生将竹伞往他那边倾,少年笑容不减,声音好听:“北城,顾北倾,公子何名?”洛先生微微一怔,嘴角上扬:“在下,洛长安!”洛先生说记得那日杏花开的尤为繁盛,而他见过的千千万万的人中他印象最深的却只有他顾北倾一人。

至此之后,洛先生与顾北倾成为了知己,朝饮茶论世,观繁华盛世,手植奇花异草;暮饮酒对诗,抚琴奏笛,共看夕阳西下。一人倚卧花下手持佛经,一人傲气园中闲笑舞剑。一人提笔陌上写尽繁华,一人悠躺杏花思尽世事。两人并肩寻访世外桃源,走遍青山绿水,踏遍九州天下,观过沧海变桑田,观过世间悲欢离合,观过五月飞花,观过繁华人间。

【听闻北城有一书香子弟,年少慕长安,善作诗饮酒,善弹琴调香。喜舞刀弄枪,喜孤身一人走遍天下,一生无怨无悔,却负了他和一世繁华长安】

【洛先生说他护得了这长安的盛世繁华,唯独却护不了他顾北倾】

顾北倾住在北城却想来到长安,看看长安的繁华,他这一生只相信洛先生一人,他曾说:我顾北倾愿为洛长安倾尽一生

只为换他长安繁华,天下太平。

顾北倾是自由而潇洒风流的公子,却有着这世间少有的心境和情怀。他读过许多的经纶卷书,调过许多奇特而闻名的香,走访许多贵地村庄,见到过很多很多的人,却只遇到一个能把酒言欢的人。

长安八月,杏花早已凋谢,又是下雨的日子,这次是洛先生与顾北倾分离。国难当头,顾北倾身负重命,不得不上阵杀敌,走前他承诺说:“我一定会活着回来陪你看这盛世长安!”洛先生信了,也等了。然而长安城中杏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顾北倾却始终没有归来,有人说他战死了沙场,也有人说他去了一个没有人知道他姓名的地方安度余生。又逢一年杏花花开,细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洛先生如从前那般撑着竹伞走在长安城中,忽然他在一棵杏花树下停了下来,竹伞微微往后倾,眼光落在了杏花树上, 却不见当年的人儿倚靠在树上,那人指尖也再也没有飞旋的杏花,那人也不会再和洛先生喝茶饮酒,畅谈古今。洛先生伫立了良久,才缓缓道:“在下,洛长安,却未能顾你一世安!”声音似冰霜乍然凝结在空中,冻伤了飘下的杏花。

洛先生说他说了几十年的书,说过最长的就是他和顾北倾的故事。他说他和顾北倾做了这短短几年的知己,却要用一辈子来铭记。

洛先生说他一生走过许多的地方,看过不同的山水,尝过各种香甜或是苦涩的果实,酿过很多好酒,品过许多好茶,却只遇到一个能与他举樽共饮的人。

洛先生一生未欠过别人什么,就连当今皇帝都要对他尊敬几分。宫廷中人都说听洛先生说书就算是听上七天七夜也不觉得枯燥乏累。

皇上在长安听洛先生说书时曾说:得洛先生者能得天下!

【一别经年,再到长安,却再未见洛先生,洛先生走后只留下了那支笛子和满城的杏花,说是以后的长安让它们来替他守】

据说,洛先生走时满城的杏花都开了且散落到长安的各个角落,整个城中持续了七日细雨,杏花亦飘散了七日。长安仿佛一下子失去了繁华,整座城都在哀歌,人人都皆穿白衣,泪流满面。人们都说:没了他洛先生,长安再也繁华不起来了。

洛先生是走了,但是却也从未离开过。他与顾北倾的佳话,成了长安每个说书人必说的故事。长安的说书人说:不为别的,只为了报答洛先生对长安的守护。

多年后我再次来到长安,一切都不如从前,唯独满城的杏花开的尤为的好,我想万物皆有灵魂,而洛先生就是这长安城的灵魂。

而后我走过许多的地方听过不同的笛声,却没有一人的笛声比得过洛先生,我也看过不同的杏花,却没有一处的杏花能比得过长安的杏花,哪个地方也都比不上长安繁华。只是我离开那么多年,却再不见繁华长安,留在我记忆里的只是洛先生的那段长安佳话。

【长安有一洛先生,一身青衫,一支长笛,唯独爱杏花,却从未真正离开过盛世长安

北城有一顾北倾,一身白衣,一把古琴,唯独爱长安,却从未后悔过相遇长安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