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浩

果然不出我所料,第二天公告板旁,挤满了人。

我走近,听见几个八婆在哪攘攘:这不是那个天天洗衣服的土豪吗。现在怎么成通缉犯啦。

切土豪也比你们鞋子衣服一起洗的土鳖强。本姑娘活得潇洒。

学校为了杀鸡儆猴,特别赐予李早早洗衣大使的光荣称号,让他看守洗衣机,不但没工资,还要为学校创收点收益。

李早早挨个宿舍游说,广大女同胞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充分展现了女生在什么时候是最团结的,落井下石踩两脚的素养充分展现出来。

“童冉冉不是挺爱洗的吗。”

“我们又不是高智商,哪里有脑细胞去发明啊。”

什么叫毒妇人心。

哎,如果真不是她拿我当挡箭牌,我也不会沦落到街头求哥哥拜姐姐的。

童冉冉不但没有负荆请罪,还冒充狗头军师给李早早出谋划策,,竟然让我去男神的宿舍楼招揽生意。

这个计策是用了物理学上电荷同性相吸,异性相斥的原理,靠,这都不懂,你脑容量有没有鸵鸟的大。

计划实行中……

这几天女生宿舍似乎少了一个人,对,就是李早早,她把自己头围起来,戴着口罩,把自己弄得像打扫厕所的老大妈一样。

“要不要洗衣服,一件三块,十件二十,校园感恩回馈,机不可失。”

“你看你那鞋,大老远就有一股臭虾酱味,都不考虑洗一下吗。”

“哎,这位同学,你这件黑衣服都开始发光了,再加2块钱,我可以送货上门哦。”

天呐,这件木乃伊套装真不适合在夏天穿呢,早知道就让童冉冉自己来了,估计她现在在宿舍,边吃冰棒边上淘宝吧。

天呐,再找不到生意,我真的要热挂了。

终于,有位男生走进宿舍又回过头问:“你好,你叫李早早是吗。”

额,竟然被认出来了。下次是不是要把黑袋子直接套头上才认不出来呢。

“ 我听说过你,你就是那个天天给林浩晨写情书被拒绝的是吗,不过,我挺佩服你的,竟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李早早指着牌子说:“一件三块,十件二十,你洗的越多越不吃亏。”

我简直想将我的两个耳朵割掉,每听一句话简直就是造孽。

瞬间我有幼小的心灵遭受轰炸。

虽然我叫李早早,但是我能说情书不是我写的吗。

童冉冉不是发誓就写一封的吗,可能不会有人喜欢和一个只会在情书里写天气预报的人做朋友吧。

李早早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被绑在柱子上快被烧死时,童冉冉和自己男神坐在下面品味红酒。

正当她正在各种死法的沉浸中后面传来:“十五十五。”

李早早瞬间清醒,这次反应不慢,这是要砸场子。

顿时肌肉隆起,就要把木乃伊装撑破,下一秒中,消防车赶到扑灭大火。

怎么是男神……

刚才还是母夜叉,现在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

“你是李早早?”林浩晨抛来一个能让女生看一下流一天鼻血的媚眼。

难道我就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吗,明明已经捂得很严实了,莫非是我平时走在学校都那么耀眼吗。

我怎么能像自己的bestboy说自己的真名呢,那不是黑自己吗。

“我和她长得很像吗,大侠你认错人了。”

“哦,对不起,我本来还有一大堆衣服呢。”天呐,我刚刚错过了什么。

“喂喂,你刚刚说什么,好吧,刚刚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我就是李早早,衣服给我吧。不过,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呢?”

“额……难道你带的学生卡不是自己的吗?”

我往下看看,只见一只红绳穿过的卡片直直的挂在那里,名字和照片很清楚。

……造孽啊!!!

“好吧,三块一件。”

“我那正好十件。”

“那就二十”

“十五。”

别以为自己是校草我就会便宜你“一口价,十八。”

“十三。”

有这样砍价的吗,幸好是你在砍价,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趴地下了。

“好吧,就十五。”

不过,你这些脏衣服都是哪来的,每件的臭味都不一样呢。

欢迎大家积极对我的作品作出中肯的评价,以便改进,谢谢。

QQ:2392927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