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 :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

博主按:

20年前,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废都》首次出版。令众多读者耿耿于怀的是,书中处处可见“此处作者删去XX字”。有读者认为精致的情欲描写,在中国古小说中早已司空见惯,贾平凹不必羞羞答答;也有读者认为那些赤裸裸的性描写其实并不存在,只是贾平凹故弄玄虚,以吊读者胃口。

近日,博主从某出版社友人处得到《废都》本已排版,后因种种原因被删节的部分,20年悬案总算真相大白。现将被删节的部分照录于下,以飨感兴趣的网友。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不感兴趣的网友读完本按语就可以,请勿“深入”。切切为盼!

贾平凹《废都》删节部分

第16页

妇人高兴起来,赤身就去端了温热的麻食,看着男人吃光,碗丢在桌上,也不洗刷,倒舀了水让周敏洗,就亮着灯上床戏耍。女人一上床,就扭着身子要周敏为她脱,偏不肯自己动手。周敏除去奶罩,借了月光,见一对热烘烘的奶子如白兔般脱跳而出,便一头扎下,噙着乳头呜咂起来。妇人忍不住一声欢叫,死死抱住周敏,侧身将另一只奶子也挤过来。周敏在女人乳沟里一阵乱拱。一会儿,妇人便急切地叫道:“我湿了,你进来吧!”接着抬起腰身,自行将裤头褪了一截下去。周敏弓起一只脚插在妇人光滑的腿间,顺势轻轻一蹬,裤头就滑落床下。女人先是攥了周敏,接着却又将周敏按倒,起身骑了上去。周敏说:“你今天好威猛!要倒插栀子花吗?”妇人说:“你个没良心的,跑了一天,我怕累着你。”说着把周敏套了进去。周敏便不再吭声,只挺身去迎合女人。女人下身早已湿透,冲撞起来就叭叭地响,且不住地颤声浪叫着,周敏被撩拨得火起,忍不住一阵狂颠,二人便大呼小叫着同时过了,各躺在床上喘粗气。妇人问:“景雪荫长得什么样儿,这般有福的,倒能与庄之蝶好?”

第54页

庄之蝶知道自己耐力弱,就百般抚摸夫人,拖延着不肯进入。牛月清就急躁了,说:“别的男人做爱都是用鸡巴,你倒好,只会拿手糊弄自己女人,亏你是个大老爷们!”庄之蝶在暗中红着脸说:“这叫前奏懂不懂?亏你还是作家夫人,一点情调都不懂!”说着就插了进去,开始动作。牛月清说:“这多好!”庄之蝶哼道:“好!恐怕再好,我也不能让你这片地长出庄稼了!”牛月清说:“说不定咱也能成的,你多说话呀,说些故事,要真人真事的。”

第67页

女人说着,突然手在庄之蝶的下边摸去,一柄尘根竞挺了起来,便拉男人上去。庄之蝶直直的进入妇人身体,脑子里却映着汪希眠老婆的模样,便趁热打铁地一连百十下,女人久旱乍雨,在男人剧烈地抽送下,不觉叫了一声,身子缩成一团。庄之蝶说:“原来你也没能耐的?”女人说:“我没说你,你倒反嫌了我。你总说你不行,一说起汪希眠老婆,你就兴成那样了?!我哪里比得上你好劲头,你是老爷的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两处的家,什么事我不操心?”

第74页

庄之蝶一反腕儿搂了,两只口不容分说地粘合在一起,长长久久地只有鼻子喘动粗气。妇人颤栗着,将小衫内一对膨胀的奶子抵在庄之蝶胸前。庄之蝶空出口来,喃喃地说:“唐宛儿,我终于抱了你了,我太喜欢你了,真的,唐宛儿。”妇人说:“我也是,我也是。”

第75页

庄之蝶的手就蛇一样地下去了,裙子太紧,手急得只在裙腰上抓,妇人就把裙扣在后边解了,于是那手就钻进去,摸到了湿淋淋的一片。妇人便收紧了胯下,夹了那手。庄之蝶说:“那天送给你鞋,我真想摸了你的脚的。”妇人说:“我看得出来,真希望你来摸,可你手却停住了。”庄之蝶说:“那你为什么不表示呢?”女人说:“我不敢的。”庄之蝶说:“我也是没出息的,自见了你就心上爱你,觉得有缘分的,可你是我接待的第1个女人,心里又怯,只是想,只要你有一分的表示,我就有十分的勇敢的。”女人说:“你是名人,我以为你看不上我哩。”庄之蝶把软得如一根面条的妇人放在了床上,开始把短裙剥去,连筒丝袜就一下子脱到了膝盖弯。庄之蝶的感觉里,那是幼时在潼关的黄河畔剥春柳的嫩皮儿,是厨房里剥一根老葱,白生生的肉腿就赤裸在面前。妇人要脱下鞋去,彻底褪掉袜子,庄之蝶说他最爱这样穿着高跟鞋,便把两条腿举起来,立于床边行起好事。妇人体内的层层皱褶如同蚌肉一般鲜嫩饱满,将庄之蝶死死包裹住;又烫热如一簇冬日火焰腾腾地燃烧着他的下体。庄之蝶看着女人腿上细腻莹白的肌肤,手摸上去就感觉了暖玉一样的温润光滑,不由暗自里一阵眩晕。他生平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尤物,一时便忍不住用牙齿在那腿上轻轻咬了一口,妇人便呻吟着叫了一声。庄之蝶忙问:“咬痛你了吗?”唐宛儿说:“没有,我要你咬,我痛着舒服!”庄之蝶顺着妇人,又轻轻咬了下去。妇人便扭动着身子,哼哼叽叽地叫了起来。直到妇人白腿上已有了一排红红的牙印,庄之蝶才换做了舌头去舔。妇人于舌头的撩拨下不禁周身一阵阵酥麻,两条肉腿开始在他肩上用力地蹭来蹭去,屁股一耸一耸地凑上来,逼着庄之蝶向她体内深入。庄之蝶却清楚自己有早泄的毛病,一时不敢竭力迎合,怕自己过于激动而早早地完事,让女人得不到满足,从此小看了自己;或许以后再不会同他亲近。他太爱眼前这个女人了,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女人,他不想失去。他这样想着,便将舌头死死顶了上腭克制了自己,只肯缓慢地来回抽送蠕研,并不急切地用力。妇人沾着动着就大呼小叫,这是庄之蝶从未经历过的,顿时男人的征服欲大起,竟数百下没有早泄,连自己都吃惊了。唐宛儿早满脸润红,乌发纷乱,却坐起来说:“我给你变个姿势吧!下床来爬在床沿。庄之蝶仍未早泄,眼盯着那屁股左侧的一颗蓝痣,没有言语,只是气喘不止。妇人歇下来,干脆把鞋子丝袜全然脱去,带着细汗的香泽,一副全裸的美腿便展现在庄之蝶面前。庄之蝶从后面一把揽住妇人腰胯,妇人却将臀部翘起,两腿绷直,于是呈现了1个雪白的滚圆。在那两股间也开出了一瓣粉红色的荷花。庄之蝶就忍不住俯下身去亲吻了那瓣荷花,荷花就一阵颤抖,仿佛不胜了凉风的娇羞。妇人颤声说:“你快进来吧!我要流了,我等不及了!”就回过头来伸手抓了庄之蝶的东西,急切切地塞了进去。女人臀部犹如氢气球一样柔软而有弹性,令庄之蝶销魂不已,他禁不住一时兴起,兀自剧烈冲撞起来,任女人在自己身下起伏如波滔汹涌,叫个不停。片刻,只见妇人回过头来,蹙着眉叫道:“我来啦!我快不行了啊!”庄之蝶醉眼看妇人如虫一样跌动,嘴唇抽搐,双目翻白,猛地一声惊叫,双手死死抓住床单抖个不停。也便趁势直顶妇人花心,感觉自己仿佛被一簇柔软的蕊瓣儿跳跃着缠绕了,也就一泻如注。

庄之蝶穿好了衣服,妇人却还窝在那里如死了一般,他把她放平了,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吸烟,一眼一眼欣赏那玉人睡态。妇人睁眼看看他,似乎有些羞;无声地笑一下,还是没有力气爬起来,庄之蝶就想起唐诗里关于描写贵妃出浴后无力的诗句,体会那不是在写出浴,完全是描述了行房事后的情景了。

第103页

唐宛儿这么想着,手早在下面摸搓开来,一时不能自己,唤声“庄哥!”便颤舌呻吟,娇语呢喃,于凉床上翻腾跃动了如条虫子。不一会儿,妇人只觉得身下一热,忍不住将食指幻做了庄之蝶的东西插进去,在体内来回勾抹。待凉床咯咯吱吱一寸寸挪移靠着了梨树,一时里眯眼看起枝桠上空的月亮,不觉幻想了那是庄之蝶的脸面,就吐闪着舌头,要把一双腿往庄之蝶身上去搭,于是也就蹬在了树干上。一挺一挺身子,梨树就哗哗把月亮摇乱,直到最后猛地蹬去,安静了,三片四片梨树叶子却就划着斜圈儿一飘一飘下来,盖在妇人身上。

第107页

庄之蝶就去里间浴池里放水,让她去洗,自个平静下心在床边也脱了衣服等待。一等等不来,兀自推了浴室门,见妇人一头长发披散,一条白生生身子立于浴盆,一手拿了喷头,一手揣那丰乳,便扑过去。妇人顿时酥软,丢了喷头,双手搂了庄之蝶的脖子,仿佛失了骨头一般,无力地向后仰躺下去。庄之蝶一手挽住女人后腰,一手抓了奶子轻轻揉搓着,接着张口噙了另一只乳头,随女人一同滑进水盆,水花儿便在女人的叫声中四溅开去。庄之蝶腾出一只手,捧了女人脖颈死死拥着,就亲吻起来。妇人的头枕在盆沿,长发一直撒在地上,任庄之蝶在仰直的脖子上咬下4个红牙印儿,方说:“别让头发沾了水。”庄之蝶才爬起来,关了喷头,将她平平的端出来放在床上。床头是一面小桌,桌上面的墙上嵌有一面巨镜,妇人就在镜里看了一会儿,笑着说:“你瞧瞧你自己,哪儿像个作家?”庄之蝶说:“作家应该是什么样儿?”妇人说:“应该文文雅雅吧。”庄之蝶说:“那好嘛。”就把妇人双腿举起,去看那一处穴位,羞得妇人忙说:“不,不的。”却再无力说话,早有一股东西涌出。随后就拉了被子垫在头下,只在镜里看着。直到妇人口里喊叫起来,庄之蝶忙上来用舌头堵住,两人都只有吭吭喘气。

良久,妇人才挣开说:“庄哥,你还不要进来吗?你都硌疼我了。”庄之蝶扮了个鬼脸,明知故问道:“哪里硌疼你了?”“你坏!”女人娇嗔着,就拿两只粉拳来捶他。庄之蝶说:“宛儿,先让我好好看看!”就不顾了女人的躲闪,伏下身去,用手去掰了细看。只见一顶粉红的阴蒂湿嫩如刚抽吐的萼尖儿,兀自微微颤动着,两片阴唇覆盖下现出一处小穴,正一翕一张吐着泡沫儿,泡沫儿下仿佛有个黑点儿抖了一下又消失了,庄之蝶急用手一抹,却是一颗痣。想起自己的上面也有,一时竟觉了天意似的,便起身将龟头对准了那处妙穴,轻轻嚅研,随着妇人一声欢叫,毫不费力地插了进去。女人下体的滚烫再一次让庄之蝶眩晕,这眩晕是如此美妙。多少年来多少年来早已销蚀殆尽的激情又被眼前这个女人重新召唤了回来,他不禁一阵百感交集,忍不住伏下身去,将女人紧紧地箍在怀中。妇人经他一用力,禁不住筛糠似的发抖。庄之蝶说:“宛儿,我现在真想和你化做一团火!”妇人却已经迷离了双眼,喃喃地说:“我也是的,我也是的。”只把一双白乳在庄之蝶胸膛用力地蹭来蹭去。庄之蝶被妇人撩拨得兴起,身下就猛得接连抽送了数百次,直至体内有一股温热循经下传,知道自己已不能控制,便索性更用力冲刺着说:“宛儿,我要忍不住了!”女人呻吟着叫道:“一起的,一起来!我也想要来哩!”说着就竭力去迎合庄之蝶的剧烈冲撞。顷刻,两人同时叫着,犹如两座城堡,缓缓地轰塌下来。

妇人听说她那里竟有一颗痣的,对着镜寻着看了,心想庄之蝶太是爱她。潼关的那个工人没有发现,周敏也没有发现,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就说:“有痣好不好?”庄之蝶说:“可能好吧,我这里也有痣的。”

第111页

庄之蝶说:“我行的,我真行哩!”说着,就拉着女人的手下去握了自己。女人唬得一吓,说:“咋又硬了?还大了一号似的,你真是越来越能了!”庄之蝶说:“宛儿,这都是你,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男人的自尊,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唐宛就1个媚眼过来,说:“我不要你感激,我只要它来这感激!”说着牵了庄之蝶那柄尘根儿来把玩。庄之蝶抚摩着女人小腹,将嘴凑到女人耳根儿说:“宛儿,今天我想再好好强奸你一回!你怕不怕?”女人说:“我怕,我只怕你强奸得不够狠哩!”说完,偏紧紧并拢了两腿。庄之蝶一手将女人两只手腕交叉按了在她枕着的被子上,另一只手便朝女人阴处滑了下去。女人扭动着身子,却将两腿死死地绞住,不使分开。庄之蝶试了两次,未能得手,见女人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媚态,索性用手掌在她阴阜上猛地一阵揉搓,妇人顿时方寸大乱,高叫了一声放松开来。庄之蝶顺势跨进一条腿,膝盖在妇人裆间轻轻一顶,接着又一揉一晃,便觉又有一股潮热涌出。只见女人呻吟着叉开了两腿,庄之蝶的下面早已坚硬如杵,在阴蒂处稍作盘桓便长驱而入,女人不呀不呀地叫着,一面将身子左右摇晃着,一挺一挺地拱动着来配合,一面假装出苦楚的姿态。庄之蝶心下大悦,不禁为这妇人的善风情而暗自喝彩,一时便也极尽心思地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变换着花样去讨好了女人。这时,就听得楼道里有人招呼:“开会了!开会时间到了!”

第13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