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是少年》听歌有感


这首歌,第一次听,也许,歌词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辞藻,但是却是一个少年的曾经的所有写照,感谢遇见一首即使是旋律没有那样引人入胜,第一次听不是很容易就记住的歌曲,但是歌词却是那样的令我动心和震撼。


我们都曾是少年

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

我们有着天真的笑脸

我们有着那一股拼不完的冲劲

我们面对着困难从不低头

我们偶尔也会因为遇到一个对的眼神

而害羞的低下头

我们也曾因为在自己中意的人面前要表现得很完美

而总是错误百出

但是我们从来都不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件看起来很可笑的事

因为我们曾经年少

我们相信自己

我们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遵循自己的内心去做的

所以即使没有得到中意的你的青睐

也会挥一挥衣袖

依然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因为我们曾经年少

所以我们不会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止步不前

我们总是相信当上帝关上了一扇门的时候

他会小心的为我们打开一扇天窗

等待着我们冲破黑暗去寻找那一扇有着亮光的窗

然后继续追寻着自己人生的酸甜苦辣

继续着快乐与痛苦交加的生活

我们都是说走就走的少年

我们对于自己土生土长的的家乡是那样的熟悉

熟悉到家乡的一草一木都在我们回家的路上

迎风对着我们招手

似乎在欢喜的迎接着我们的归来

每天早上

我们都背着自己的书包

在田野间穿梭着

与在路上的伙伴们追逐打闹着

比赛着

看看谁第一个冲到教室

看看谁总是是最后一个到教室

被老师罚站在门口

然后大家上课的时候总是拿着纸揉成一团

在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空档

赶紧把纸团对着那个罚站的同学砸去

然后正中目标

啊的一声

引起老师的转身

那个打中的同学卖力的忍住不笑出来

但是

还是被老师发现了

于是

走廊上又多了一个被罚站的身影

……

渐渐的,我们小学毕业了

上了初中

再也不会有乡间小路的陪伴了

我们要离开这小小的乡村

到小县城里去上学了

田野上不再有我们嬉戏打闹的身影

我们也不再有理由不去相信

我们已经长大 了

我们不再为一点点的小事而打闹了

我们变得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我们希望自己有一个足够的个人空间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们进入了大人眼中最头疼的事情

青春期

我们从一个乖乖小屁孩长成了一个个子高高的大男孩

或者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女孩

我们开始格外的关注自己的外表

我们开始格外在意异性的眼光

我们开始喜欢在上课的时候

桌子上面摆的是课本

桌子下面放的却是各种漫画书和小说

我们开始相信小说里那王子公主的故事

开始去幻想自己的公主骑士梦

我们开始关注星座

关注班级里的谁谁是哪个星座的

我跟某某人的星座是不是配

我们也开始喜欢在下课的时候

蹲在宿舍走廊的围栏上

看着操场上

健步如飞的身影

然后谈论着

哪个班的某某打篮球可帅了

某某班的哪个是校草

那时候的我们

是那样的充满着阳光与期待

对于学习

我们更是游刃有余

考试前一个星期

临时抱佛脚

考试也能考个A

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二大考

中考要来了

我们开始学会了收敛

我们的课桌上

满满的都是各种英语数学语文化学物理政治的工具书

我们每天有做不完的各种试卷

我们每天有背不完的单词古诗词句物理化学公式

我们每天有解不完的各种难题

但是看到自己定的目标

某某市重点高中

突然瞬间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的投入到学习中

我们从初一的懵懵懂懂的半学半玩

到初三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大家都坚信

只要这最后一年

我拼尽最后的力气

也要去努力

就能考上理想的高中

那一年

我们再也没有心思去留意

操场上谁谁的球技高超

谁谁的投篮可准了

哪个班又转来了一个大帅哥或者大美女

统统都不在能入我们的耳中了

我们一心都只在了学习上

我们更加在意这一次模拟考试

谁谁又冲进了前十

谁谁的数学拿了满分

谁谁的作文又拿了最高分

那一年

我们过得如此紧张而又如此充实

我们每天都是最后一波人去吃饭

我们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

我们恨不得不睡觉

去写未写完的试题

去解开未完成的难题

去探讨这次模拟试题出的新题型

我们担心自己每天起晚了

我们担心自己每天睡觉睡早了

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在学习上

然后,中考就在我们忙碌而又充实的日子里

来临了

我们满怀着信心进考场

考场上的你我他

都在奋笔疾书

考场静得掉一根针的声音都清脆刺耳

考场上笔尖与纸张触碰瞬间发出的沙沙声

犹如夏日密密麻麻的的雨滴打在了树叶上

那样的掷叶有声

考试结束了

我们把课本都一本一本的收集好了

我们开始可以大声的欢笑打闹了

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跟同桌开玩笑了

我们笑着笑着就哭了

因为我们开始了各奔东西的前程

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写好同学录就要说再见了

那一年

我们有着那样的纯真与美好的笑容

那一年

我们有着发自内心的不舍与留恋

我们的眼泪是那样的珍贵

当老师说我们该去照毕业照的时候

多少人在下面偷偷的抹去眼角的泪水

然后在抬头的那一瞬间

逞强的露出笑脸

对啊,毕业照我们一定都要笑

都要笑

那是我们不约而同的约定

终于中考结束了

大家都到了自己要去的高中去报到了

好开心

因为第一天上课你就遇到了初中同学

原来很多人都考上了这个县级高中

你的心里既惊讶又开心

大家都棒棒的

大家又能回到了一起

真好

高中的课程变得多了

学习的知识也深入了许多

高中的我们开始长大了很多

我们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兴趣

理科还是文科

即使在选择的时候

是如此的纠结

但是最后定下来了

还是安心的去学习自己的所选

理科与文科班

就这样我们被分成了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

我们在各自的学习领域里

孤军奋战

看到每一节课时间的流逝

看到每一个老师的面孔从陌生到熟悉

看到分到新班级的一个个陌生同学到最后变成了统一战线的战友

这三年

我们过得那样的飞快与匆匆

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去想怎么过这在我们入学第一天看起来漫长的三年

就在我们不经意间的回头

发现早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周末只有半天的休息时间

其余的时候不是上课就是自习

我们对于高中学校那道高高的围墙望尘莫及

我们对于每个周末的星期天下午三点的期待值频频高升

我们期待校门为我们打开的那一刻

我们就像被囚困在牢笼中的小鸟一般冲出校门

就像小鸟如获重生般的欢呼雀跃

好像我们的自由来得那样的不容易

我们不喜欢星期天晚上的自习

因为我们7点之前必须要从校门外回到教室的座位上

安静的自习

我知道

那时候我们的心其实还在校门外

根本没有收回来

所以我们不喜欢星期天的晚自习

人在朝营心在汉

我们假装拿着课本

握着笔

端坐在座位上

假装在认真的看书做题

其实我们的心

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时间总是匆匆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在那长着郁郁葱葱小草的球场上留下我们健步如飞的身影

我们就已经迎来了人生的第三个重大转折

高三就这样没有预兆的来临了

我们的心跳在每一次模拟考试结束后加快

一次比一次快

我们是那样的向往老师口中所说的理想中的大学生活

那样的自由美好的大学生活

在大学里

可以去自己想听的课旁听

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花前月下

在大学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由的安排着

我们更加憧憬的是名牌大学

考上了既有面子又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所以黑暗的高三在我们看来

是充满着光芒的星光大道

因为通过它

我们可以去到自己向往的大学

我们所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在向我们招手

于是我们日夜不停的去看书写作业

我们天天早读时间大声朗读着语文英语

我们睡觉之前在内心大声呐喊着我们内心的憧憬

我们每天马不停蹄的写着习题

下课10分钟时间也变得宝贵起来

我们赶着问学霸们难题

学霸们赶着向老师讨教高深的战术

我们都那样的充满斗志

看着高考倒计时一点一点的减少

我们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停下来

我们带着父母的期望

我们带着老师的千叮咛万嘱咐

我们带着自己一年来在心底早已根深的目标

我们浩气凌然的走上了考场

我们坚信读万卷书

下笔应有神助

我们坚信自己这三年了的蛰伏就为了这是三天

我们一定可以拿出自己的最佳实力来应对这次考试

三天

对于我们来说

只是眨眼一瞬间

在英语下考的那一刻

如梦初醒

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参加了高考了么

高考就这样考完了么

我们就这样毕业了么

所有的疑问在瞬间在脑子里打架

然后

混沌的走回了宿舍

看到有舍友在收拾行李的时候

才真的相信了

我们真的考完了

我们真的毕业了

最后一次班会课上

班主任那熟悉又伟岸的身影

班主任脸上的笑容熟悉又陌生起来

故作轻松的语气

与我们其实有些沉默的氛围

有着些许的不和

平常课桌上堆放着高高垒砌成的课本高墙

在最后一次班会上

变成了空荡荡的课桌

显得那样的不习惯

我们曾经的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的见证人

班主任那晚显得特别的和蔼可亲

他不再是板着面孔的老班

他不再是对我们严厉的班主任

就像一个可爱的引路人

在跟我们讲解大学生活的场景

在告诉我们关于毕业查成绩的注意事项

志愿的填写等等

我们甚至都有点不安了

因为离别在即

明天又是一个终点与起点

听着班主任说着那句话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瞬间感受到了人生的离别说来就来

离别与再见是每一个人都必经的一个场景

我们不得不去面对

明天以后

这个班就永远的成为了历史

只能回忆不能重现

这个教室里会进来新人

你的座位会有新的主人

尽管你的座位也会时常想你

少年

你渐渐的就这样被岁月推着往前走了

上了大学

你可能如愿的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

你也可能因为高考发挥失利

而被迫回到高中复读

也可能因为高考失利

而被迫选择了一个自己不想去的职业学校

在大学里

你参加社团

你也会因为选错了专业而经常翘课

你也许会因为特别不喜欢某个老师而不认真听他的课

或者在他的课上捣蛋

但是大学的老师

并不清楚你的目的

他只是上课的时候出现

然后把他要讲的东西讲完下课就走人

不在意你是否学得用心

大学的老师告诉你

我们不会像高中的老师整天追着你的屁股后面催着你去学习

逼着你去写作业

全靠大家自律自学

于是你茫然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突然空出了很多的自由时间

你的无拘无束的也不会给老师带来什么影响

周末再也没有课程

图书馆大得你要走一天才走完

你却突然没有高中那样炽热的心钻到书堆里里寻找知识

你只是对图书馆的设计有点小兴趣

然后就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你对校园的美丽环境有了兴趣

却唯独对专业课没有了兴趣

上了大学

你借口说需要电脑学习

于是你手里有了一台在父母看来高大上又昂贵的电脑

你远离了父母来到陌生的城市里

你的一切只能通过电话来传递给远在故乡的他们

大学三年的时光

你过得轻松自如

在别人眼里你过得很潇洒

在父母心里你过得很风光

在老师心里

你只是一个我的学生而已

其他的

只有你自己知道

大学三年

你过得到底是轻松还是纠结还是痛苦还是迷茫

都只有自己知道

这三年比高中时光流逝得还要快

你甚至都没有记住辅导员的脸就要与他说再见了

学校里的某一条小路 你甚至还没有踏上

就已经要离开这个校园了

三年时间

每个人选择的路都不一样

各种外界的诱惑

各种社团的活动

各种校园歌手大赛

各种校园挑战杯大赛

各种辩论赛

你就像走马观花一样的路过

在学习上

班级前十名不再是你的目标

你的目标是不挂科就行

前十名神马都是浮云

你要自己的自由

你要玩游戏

你要去跟中意的那个TA约会

你要去参加校园十大歌手比赛

你要拿冠军

神马专业作业上网百度一下就可以了

你不要求质量

只要求可以完成就行

这样的你

少年,你还能有天真的笑容么

你当初的奋斗去哪了呢

也许

自由并不是好的

大学三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你终于在纠结的写毕业论文苦苦挣扎中毕业了

是时候到社会上去历练了

你期待着在去大城市闯荡

你不顾父母反对北上

当了北漂

蚁居

生活是那样的艰难

每天辛苦的早出晚归

晚上回到拥挤又昏暗的地下室

你由开始的斗志昂扬

到渐渐的磨平了性情

那个有点自以为是的傲气少年

如今已经成为了商场的精英

眼光锐利而个性沉稳

大家都说你成熟了

你只是笑笑不说话

那个曾经天真无邪的少年

如今只能在心底了

在一次次的面试中

你不再是那个坐在下面忐忑的面试者

而是高高在上的面试官

岁月在你身上留下的痕迹

是那样的清晰

看着来面试的那一张张陌生而又似乎熟悉的面孔

看到他们跃跃欲试的激情饱满的面容

你突然恍惚了

好像那个曾经年少的你

那样久违的青涩的面庞

那样久违的青春的气息

那样洋溢着活力的少年

如今你在何方

S.H.E《你曾是少年》歌词(电影《少年班》主题曲)


演唱者: S.H.E

作词: 肖洋

作曲: 杨子朴

有些时候 你怀念从前日子

可天真离开时 你却没说一个字

你只是挥一挥手 像扔掉废纸

说是人生必经的事

酒喝到七分 却又感觉怅然若失

镜子里面 像看到人生终点

或许再过上几年 你也有张虚伪的脸

难道我们 是为了这样 才来到这世上

这问题来不及想

每一天一年 总是匆匆忙忙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站在寂寞的阳台

只想从这无边的寂寞中逃出来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象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飞越高山和海洋

许多年前 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相信你会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习惯说谎 就是变成熟了吗

有一套房子之后 才能去爱别人吗

总是以为 成功之后 就能抚平伤痕

欲望边埋着 错过的人

当青春耗尽 只剩面目可憎

你我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

曾经发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却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来 像被命运叫醒了

它说你不能就这样过完一生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象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远方

感觉有双翅膀 能飞越高山和海洋

许多年前 我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爱上一个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当我和世界初相见 当我曾经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