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月季

六一儿童节到了,又是一波又一波美好的回忆。

第一次过六一儿童节,那时我还在幼儿园吧,也叫“育红班”,学校那时还在村里的西岭上,没搬迁。

我那时也没有上学的概念,六一那天,拿着母亲给煮的鸡蛋带着饭去过六一,那时的过六一就是附近几个村庄的学生集中到一个地方表演或看节目,我们是李小裕学区,所以去李小裕学区过六一。

不知怎么那天我去晚了,大家都走了,有人跟我说走了没多远,我就跟着追,最后没追上,也懒的去了,总之第一次六一就这样泡汤了,我好像一点也没伤心,又或许干嚎了两声吧,那时太小,才七八岁,很容易转移注意力,后来就自己玩去了。

到了二、三年级我们就开始表演节目,三年级时,表演的小品《东郭先生和狼》,好像那时这是小学生表演小品的必选节目,因为课本里有这个故事。

四年级时我们表演的是“父子骑驴”的故事。大意就是父子骑驴赶集,父亲骑驴的时候,儿子牵驴,别人说父亲不疼儿子,儿子骑驴父亲走路,别人又说儿子不孝顺,最后没办法都不骑驴,甚至抬着驴回家的故事。

这个小品还有个有趣的来历,我有天看电视,电视上好像是采访的范伟,(现在想来可能是范伟,当时也不记得了,而且那时也不认识范伟,)记者问他最近干什么,好像说在拍一个中国系列小故事,很多个小寓言故事,有很多名人参与,有点公益性质的,他演的故事就是《父子骑驴》,他大体讲了这个故事,我就记住了,后来六一时我就导演了这么个故事,然后还获得了好评。

当时大家都没想到我会有那么好的主意吧,其实我也是跟人家现学现卖。

五年级我们就去了镇中心小学上学了,已经住校了,那年六一可以说也是我们最后一个儿童节,我跟同学表演了一个相声《0和1》,讲数字零和一的争斗,比谁厉害,功劳大,相争相爱。

我演的是数字零,我跟同学每个人前边挂一张大白纸,纸上用蓝色粗笔写着数字。我胸前挂着零,他的写着1,我还记得我的第一句台词是“我叫胖墩零,样子像个 饼,别看我个小,肚子却涨蓬蓬”,总之,那是一段很朗朗上口的相声。

我也不知道当时的音乐老师倪老师为什么选我,可能太活泼好动吧,而且我那时有点胖。

那次的六一节目是全镇直播的,回家后好多村里人都看到了,都问那是不是我,因为化妆太浓了,我又有点婴儿肥,像个大姑娘,但很多人还是认出了我,我那时也没觉得骄傲,台上没害羞,事后反而挺害羞的。

六一儿童节的趣事还是挺多的,除了我的表演节目,还有一些记忆深刻的趣事。

小时候的六一,家长会给点零花钱,买点草莓味汽水喝,买冰棍雪糕,然后母亲给煮鸡蛋带着。

最有意思的是六一之前,学校老师写小红旗,纸都是裁剪好的,有黄的、绿的、红的、粉红,都是三角旗,每个人会从家里带来一个木棍,然后把旗子粘贴上,上边是老师用毛笔写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向锋同志学习”,“勇攀科学高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等标语。

大家会挑自己喜欢的颜色或标语,有的特意捎去比较顺溜的小木棍,就要用自己的木棍的那面小旗。

四年级那次,我晚上去我的同学家也是我的邻居家睡觉,我们四五个人都在他家睡觉,就怕错过了什么似的,那晚太兴奋,十二点多才睡,两三点就起床了,结果我们六点多才去从学校去李小裕学区。

六一前后的六点多已经是天很亮了,去领导老师讲了话,我们表演完节目就回来了,回去的路上有过亲戚家的,谁家的姥姥姑姑是那个村的,就可以顺便去了。

剩下的陆陆续续回家,那次回来时才九点多,我记得我铺着一个化肥袋子在家睡了一上午,真的好累啊。

那年的六一表演节目的奖品是一套卡通图片,共五张,挺精美,我保存了好多年没舍得拿出来,经过几次搬家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们过六一儿童节时,好像一到六一就下雨,反正天不是很好,大家统一排队,打着五颜六色的小旗,包里是好吃的,然后去参加六一儿童节。

如今要过六一的是我的孩子,妻子发来孩子的化妆照片,问我漂亮不,我想说跟妖精似的,一想还是算了,不要打击孩子自尊心了,老师统一给画的,而且小女孩么,或许孩子的认知范围内,那就是最美的。

我们的六一,我们的儿童节,曾经我们都是熊孩子,也都是好孩子,今天我们依旧童心未泯。

祝大家童心永驻,全天下孩子都快乐健康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