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子岩买了王大娘爱吃的菜,推门进去,发现王大娘屋里来了一位陌生的男子,不由得一愣。王大娘见江子岩来了,对江子岩说:"这位是我请来的王律师。"

江子岩对王律师说:"你好。"

王律师微笑着点头致意。

江子岩像似在家里一样来到厨房,放下菜,回到客厅里。

江子岩问王大娘:"干娘,今天请来律师有什么事吗?"

王大娘说:"我今天要立遗嘱。"

江子岩很紧张,说:"噢。"

王大娘真诚地说:"我要把我这套房子赠给你,感谢你长期照顾我这孤寡老人。"

江子岩闻言,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要。"

王大娘说:"你别推辞了。"

江子岩说:"干娘,你别说了,我是坚决不会要的。"

王大娘和王律师都很感劝,不知说什么好。

王律师把遗嘱给江子岩看看。江子岩看也不看,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撼的动作,他把协议书撕碎了,扔到垃圾筒里去。王律师和王大娘来不及拦阻。

王律师眼含热泪,对江子岩说:"好感动啊,你是个好人。"

江子岩说:"什么好人?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老人总要照顾吧。我是邻居,我不照顾谁照顾。"

王大娘对江子岩说:"你不要,我心里怎么安噢?"

江子岩说:"干娘,别多想了,照顾你是应该的。"

王律师对王大娘说:"大娘,遗嘱撕了,还要不要再写一份?"

江子岩抢着说:"不写了,你请回吧。"

王律师对王大娘说:"大娘,你是什么意思?"

王大娘想了想说:"算了,不写了。"

王律师说:"不写了,那我就告辞了。"

王大娘说:"打扰了。"

王律师说:"没关系。"

江子岩说:"再见。"

王律师挥挥手,说:"再见。"王律师走了。

江子岩为王大娘烧好饭菜后才出来。

回到家,江子岩向妻子一五一十说了。

妻子惊讶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为什么还要拒绝?"

原来江子岩此人,城府很深,心思缜密。他对王大娘这套房子垂涎已久。江子岩就是要谋她的房子,他要王大娘心甘情愿地把房子送给他。他虚情假意,把王大娘哄得团团转。那为什么还要拒绝呢?他怕王大娘看出自己的动机,给王大娘看穿了就麻烦了,因为她可以重新立遗嘱,前面的作废,那时一切都完了。王大娘脾气有点怪,说不定试探他呢。所以他虚情假意地拒绝,以换取王大娘的信任,放长线钓大鱼。江子岩认为,时间一久,王大娘肯定会再赠给他房子,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这么做,她肯定过意不去,王大娘,他了解。

江子岩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妻子,妻子笑道:"好只老狐狸。"妻子夫唱妇随,也经常照顾王大娘。

江子岩叹道:"人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为了房子,我豁出去了。"

自从这次拒绝后,王大娘更加信任江子岩了。两人感情越来越好,江子岩一时忘了自己的目的。

王大娘年纪大了,生病住院,住院期间,江子岩送菜送饭,陪夜,像亲生儿子一样,把个王大娘感动得不得了。

让江子岩没想到的是,王大娘只字不提房子的事了。随着王大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江子岩一天比一天着急。如果王大娘不把房子赠给他,江子岩将一无所获,从法律上来说,江子岩和王大娘非亲非故,是个外人。江子岩很后悔自己自作聪明,太多顾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王大娘一病不起。眼看王大娘就要撒手西去,江子岩一不作,二不休,写好赠房协议书,让王大娘签字。

江子岩对王大娘说:"我照顾你这么久了,你应该报答我。"

王大娘吃惊地张大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江子岩。原来他照顾自己,是图自己的房子啊。王大娘有气无力地说:"上次你为什么拒绝?"

江子岩不好解释,说:"此一时,彼一时。没想到,我做了这么多,你一点没动心。这么多年,我白辛苦了?"

王大娘受到的精神打击太大了,她真以为江子岩是君子,没想到......,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王大娘不肯签。江子岩硬逼着她签,两人发生激烈争执,王大娘一口气没上来,一命呜呼。

江子岩见王大娘死了,拿起王大娘手,按了手印。

王大娘的亲戚料理了后事。江子岩不闻不问。

王律师来了,拿了王大娘的遗嘱。遗嘱上说,如果江子岩能够料理后事,那么房子就归江子岩。否则,由王律师负责房产出售,把卖房子的钱捐给希望工程,十万元的存折给江子岩,作为照顾的补偿。

王律师说,江子岩没有做到。江子岩后悔不已。

江子岩拿出自己伪造的遗嘱给王律师看,王律师惊讶不已,看了看,说,这不算数,既没有王大娘的亲笔签字,又没有经过公证,我这份才具有法律效力。

江子岩不甘心,给自己的一位懂法律的朋友看,朋友的意思跟王律师一样。江子岩心里不是滋味。

江子岩长长叹了一口气,唉,这么多年辛苦赔小心,只换来十万元钱,工钱也不够,竹篮打水一场空啊。